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金融·资本】鸡蛋也能“炒”?

证监会批准鸡蛋期货合约上市,业内人士担忧交易难活跃

鸡蛋本身不具有大宗商品属性,鸡蛋能否适应期货交易需要打问号。一些投资人士则以美国、日本为例,这两国也曾上市鸡蛋期货,但目前均已摘牌。中国的鸡蛋期货能走多远也不确定。

p-58

鸡蛋期货的推出,或能为生产、运输销售鸡蛋的企业提供价格避险工具。CFP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勇 | 北京报道

“鹅蛋、鸭蛋、鹌鹑蛋,我们也要上市。”听闻鸡蛋期货获批上市的消息后,有网友如是调侃。

9月27日,中国证监会批准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上市鸡蛋期货合约,大商所透露将适时挂牌交易。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能从大商所获悉鸡蛋期货上市交易的确切时间表。

但这一消息却引发了现货市场热议,更引发了资金对相关概念股的热炒。

不过也有期货业人士向记者表达了担忧,鸡蛋本身不具有大宗商品属性,鸡蛋能否适应期货交易需要打问号。一些投资人士则以美国、日本为例,这两国也曾上市鸡蛋期货,但目前均已摘牌。中国的鸡蛋期货能走多远也不确定。

对于业界的上述担忧,大商所回复《中国经济周刊》称,美国鸡蛋期货退市是美国鸡蛋市场发展趋于平稳从而不需要期货工具避险的结果,但目前,我国鸡蛋价格波动频繁,鸡蛋产业较为散乱。上市鸡蛋期货有助于推广鸡蛋行业标准,帮助相关企业规避风险,提升鸡蛋产业整体水平,使其向规模化发展。

由于鸡蛋期货的投资门槛较低,全民“炒”鸡蛋的时代似乎已经来临,相较于已走入历史的美国和日本的鸡蛋期货,中国的鸡蛋期货又能走多远?

鸡蛋经销商正学炒期货

在全国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禽蛋交易厅,有60多家经销商在此销售鸡蛋,市场火热。新发地市场的鸡蛋销售周期一般为2~4天。由于销售周期短,鸡蛋价格每天变动频繁,经销商时不时会出现亏损。

一家销售规模较大的鸡蛋经销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她所在的店面每天鸡蛋销售额在5万元左右,销售鸡蛋在1万斤到1.5万斤之间。她告诉记者,鸡蛋的进货渠道是北京周边的河北、内蒙古、辽宁等地,进货的价格在发货前已经确定。而自己店面销售鸡蛋的价格则根据当天的市场行情来确定。

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9月29日,鸡蛋销售价格是3.92元每斤,而在9月27日,其鸡蛋的进货价格是4元每斤,这样按销售1.5万斤计算,其要亏损1200元左右,再加上运输及储存的损耗,损失更甚。

“市场价格低于进货价格时,不卖还不行,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跌呢,而且鸡蛋讲究新鲜。”店主嘟囔着抱怨道。

上述店主的遭遇并不是孤例,由于鸡蛋价格的频繁变动,鸡蛋经销商及背后的蛋鸡养殖企业极易遭受损失。

《中国经济周刊》从新发地市场获得的行情信息显示,9月初,鸡蛋批发的平均价是4.83元/斤,9月末是3.92元/斤,一个月价格就下降18.84%。

“9月鸡蛋价格开始下降,而且下降的势头一发不可收拾,到月末都没有出现止跌企稳的迹象,养鸡场的经营状况重新陷入亏损的边缘。”新发地市场行情分析人士表示。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上市鸡蛋期货有利于进一步完善鸡蛋价格体系,健全鸡蛋价格形成机制,有助于鸡蛋市场的平稳运行,同时为鸡蛋生产、贸易和消费企业提供必要的避险工具,推进鸡蛋产业化、规模化经营,促进现货企业的稳健发展。

上述经销商向记者透露,前几天他们老板拿了一本关于期货方面的书让自己学习,说是期货公司人员过来推荐鸡蛋期货给的书。显然鸡蛋期货的推出,已经得到农产品经销商们的关注。

“炒”鸡蛋仍存隐忧

根据大商所公布的鸡蛋期货合约草案,其交易单位是5吨(1万斤)每手,最低交易保证金是合约价值的5%。以鸡蛋每斤4元计算,一手合约的价值为4万元,以最低交易保证金计算,意味着一手鸡蛋期货合约只需要2000元。

“2000元,相对于动辄需要几十万资金才能参与的股指期货来说,门槛确实很低。监管层及交易所希望通过低门槛吸引更多交易量。”北京一家期货公司的农业分析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另一家大型期货公司的高层则认为,鸡蛋期货很难成为交易活跃的期货品种,鸡蛋不具有大宗商品易流转、储存的特点。

“鸡蛋对品质的要求很高,不同品质的鸡蛋价格也会出现差异,国外根据鸡蛋的品质进行分级销售,而我们不是这样。虽然交易所已经对交割的质量标准进行细化,但是这并非等同于国家标准,在交割时恐怕仍会引起争论。”上述期货公司高层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论及鸡蛋期货的投资功能,这位人士更加不乐观。她表示,作为投资人如果到期获得巨量鸡蛋实物,由于鸡蛋不易保存,而且不容易处理掉,也吃不完,砸在手里会很难处理。

而资本市场的资金则更加敏感。鸡蛋概念股罗牛山(000735.SZ)、雏鹰农牧(002477.SZ)自9月27日至10月15日分别上涨13.46%和11.81%。

针对鸡蛋概念股的炒作,前述期货公司的农业分析师则认为,尽管上市公司本身是鸡蛋产业链的上下游,开展鸡蛋期货业务,将有助于公司避险甚至获得更佳收益,但现在,鸡蛋期货的推出能给上市公司带来多大效益还很难说。

这一说法亦得到上市公司的印证。

罗牛山董秘办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主要是参股子公司生产鸡蛋,上市公司本身不生产鸡蛋。目前,在鸡蛋期货正式上市后,公司会不会参与鸡蛋期货还不清楚。不过这位人士认为,以参股子公司生产鸡蛋的量来看,还没到需要以期货来避险的地步。

雏鹰农牧的人士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公司还没有参与鸡蛋期货的意向。另一家被热炒的民和股份(002234.SZ)董秘办人士则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其公司主要生产肉鸡,并不生产蛋鸡,对市场炒作自己也很奇怪。

能走多远?

美国的鸡蛋期货,在1919年开始挂牌交易,交易至1982年时退市;日本的鸡蛋期货,在2004年正式上市交易,但交易至2010年,由于交易量萎缩便被迫摘牌。鸡蛋期货的寿命似乎越来越短,中国的鸡蛋期货又能走多远?

一位大商所高层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大商所在设计鸡蛋期货时,已经充分考虑到了目前中国鸡蛋市场的发展阶段。

他解释称,美国在20世纪初,鸡蛋市场价格非常不稳定,随后美国推出鸡蛋期货。初期鸡蛋期货交易非常活跃,在顶峰时,成为美国三大期货交易品种之一。而到了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鸡蛋生产进一步集中,只有200家鸡蛋生产企业,集中化高。养殖场直接向超市供货,减少了中间环节以及价格波动,鸡蛋价格趋向稳定及可预测性。

“随着价格波动的平抑,期货的套期保值需求自然降低了,直至最后鸡蛋期货退市。”这位高层人士认为,目前中国鸡蛋市场的情况远远达不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高度集中时代,现在推出鸡蛋期货具有重要意义。

数据显示,在2010年,我国蛋鸡存栏量500只以上的企业占81%,100万只鸡以上的企业占30%。而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100万只鸡以上规模的企业占87%。

上述高层人士说,目前,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需要鸡蛋期货。“不是说国际上没了,中国就不需要了。像美国很多大宗商品品种,需要推出期货时就推出来,不需要时就摘牌。每一个期货品种有自然的生命周期,这是很正常的情况。”

也许,中国鸡蛋市场日趋规模化集中,鸡蛋价格日趋稳定时,就是鸡蛋期货完成使命之日。


(网络编辑:林灵)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