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  中央新闻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大佬支招共享经济如何冲破垄断

文章导读: 3月24日晚,新浪财经、正和岛邀请参加博鳌论坛的嘉宾和新闻记者,围绕“共享经济冲破垄断”话题,共同探讨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创新及背后的商业文明本质。

大佬支招共享经济如何冲破垄断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崔晓林) 3月24日晚,新浪财经、正和岛邀请参加博鳌论坛的嘉宾和新闻记者,围绕“共享经济冲破垄断”话题,共同探讨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创新及背后的商业文明本质。

共享经济怎样冲破垄断

会议中,滴滴出行董事长程维认为 ,共享经济需要满足“大众、高频、刚需”三个特点,而滴滴所在的出行行业正满足这样的特点,而正是互联网的出现,才使得共享经济成为可能,否则“成本太高”。

“在博鳌要讲信心,滴滴是一家在非常残酷的环境里面发展起来的企业,当年拿着80万来北京创业,没有任何政府背景,一年中有14次被地方政府封禁。”程维在现场回忆起了当年创业的“辛酸史”。

程维回忆称,滴滴最想做的事情是用互联网连接所有道路上的交通工具,把所有的用户的需求,从线下拦车移到互联网上来,打造一个最高质量的这样一个交易引擎,在云端去做最优的这种匹配,去提高整个城市的效率,提高每一个用户的体验。他通过“衣食住行”领域的创业企业取经,还向经济学家们如李稻葵、周其仁请教“共享经济”的实质内涵,以此实现“其成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的平台目标。

对此,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中华民企联合会会长保育钧表示,中国共享经济若要真正发展起来,首先要打破垄断,“恐怕程维也是过五关斩六将,今天过关斩将的那个苦没有讲出来。”保育钧坦言,光是垄断势力还不可怕,政府权力部门还代表垄断势力的利益,以政府内部、以法治内部来管理,那是更可怕的。

此外,保育钧还提到真正发展共享经济所需要两大举措:要讲信用和依靠法治。他曾早年前写过一篇警惕立法自私的文章,“诸多法律无法执行的原因的是,这个法第一是代表既得利益,代表他们利益的,第二,执行过程当中是选择性执法,这个很厉害。”他建议,民营经济、或者创新创业的这批企业家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参与立法,影响立法,这才有希望。

新秀集团董事长施纪鸿则建议,企业把接单、把产品设计、公众品牌的推广全部都揽起来,把几百家企业共同做一个共享经济,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有可能会出现我们跨过了很多中间商,挑战一些品牌。

共享经济的“风口”和“坑底”

如今,随着中国滴滴快的、携程去哪儿等“独角兽”出现,也让人产生更多忧虑,并关心更多的共享经济模式爆发的新领域。程维认为,“风口还是在资源紧缺的地方,把有限的资源分享给更多的人用,这种地方我觉得就是机会和风口。哪些地方是紧缺的吧,在我看来都会有机会的。”

而据Star VC 联合创始人任泉今晚透露,每年有1000家消费类创业企业来找他,希望拿到Star VC的投资,但是他在选择项目时非常谨慎,在认真思考哪些资源可以分享,是否可以延伸为一种商业模式,“共享是一种生活态度和情怀。”

KEYS潮宿的创始人兼CEO林璐则在介绍房产领域的共享经济时称,中国人需要的不是一套被提供的闲置的房子,而是一个家。在家的背后是一个非常熟悉的环境,一个非常温馨的气氛,最重要的,是一个服务。

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品牌战略专家李光斗则认为,共享经济关键在于企业的并购,而不是做产品,未来会出现小众品牌和社交众筹的概念。

拍拍贷CEO张俊则在现场“诉苦”,称旧的传统金融对待互联网金融的态度并不友好,各种监管政策对互联网来讲有很大的挑战,但坚信新的共享经济能够满足大量用户的需求,能够极大的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

“所以我也希望我们的政府也好,我们的经济学家也好,我们的从业者也好,大家都能够向我们规则的制定者、政府部门建言献策,共同来促进新经济的发展,我觉得这个与国与民都是有极大的利益的。”张俊说道。

面对当前的互联网金融陷入规范洗牌期,水皮则认为,领导比较开明才会让当前互联网金融撕开了中国最垄断领域——金融领域口子,得到一定发展,“但你很难指望在体制下成长起来的领导真的革自己的命,但是你们来革命的时候他不阻拦,这已经相当不错了。”

中国共享经济模式的本地化

“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共享,但是你要把它变成商业模式,这是要思考一下,不是盲目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去投资变成共享的经济。”Star VC 联合创始人任泉呼吁,年轻的创业者不能盲目追求共享经济概念,选择本土化的市场策略。

实现本土化,人才必不可少。中国与全球化的理事长王辉耀则表示,中国人是在13亿人里选人才,美国是在70亿人里选人才。中国能够把全球的人才纳到中国的版图上,能够广纳天下英才为中国所用的时候,中国共享经济的辉煌就要到来。

正和岛副董事长、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则认为,中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高品质服务的瓶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没有愿意去做服务,没有人愿意真正的踏下心来给用户更好的服务。

“为什么在北美,像Uber他们发展了五六年的时间,大概每天有100多万单,但是滴滴我们有1000多万单涌过来,是在共享经济和拥有经济之间的性价比之间使得用户更快的迁移过来,所以我们相信中国有可能是共享经济发展最快、发展最大的市场之一。”程维则分析称。

让程维担心的是,中国很有可能错过智能汽车浪潮。他认为,传统汽车产业被智能汽车颠覆只是时间问题,甚至大胆预测,六年内,到2022年,无人驾驶即可实现,“前3年是技术的演进,后3年是硬件成本的降低,实现商业化”。他还分析称,无人驾驶会改变国人生活,“十年以后,你买一辆车,会跟买一匹马一样奇怪。”

KEYS潮宿创始人兼CEO林璐则对“独食”一词情有独钟,“共享是模式,但滴滴的烧钱模式不可持续,要取缔平台垄断方式,独食不应该成为通用的模式,我们应该回归商业本质去创业,而不是拿着一个‘大众、高频、刚需’的PPT去创业。 ”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