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杂志 > 中国经济周刊 > 第31期 互联网金融农村拓荒记 总第 631 期 2016年8月8日出版
往期回顾: 查看
封面故事

互联网金融农村拓荒记| 京东、阿里与1000多个县的新生意

农村金融正被互联网公司视作一个大风口,另一方面,正如农业部原常务副部长万宝瑞在一篇文章中所讲的那样,互联网能成为解决农村工作难点的手段。从互联网在农村发展的趋势来看,将会展现出继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的我国农村又一次重大变革。

独家看点

2016年295个地级及以上市政府财政透明度排行榜

市政府怎么花钱?如何让每一分财政资金的用途有迹可循?如何让每一位纳税人知道钱用到了哪里?全国城市中财政透明度最高是哪些?5年来名列前茅的城市有什么共同点?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 施行,问责的“板子”怎么打?

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下称《条例》)。7月8日起《条例》施行。7月17日,《条例》全文公布。7月19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用担当的行动诠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解读《条例》,指出“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

【中国PPP示范项目巡礼】山东宁阳县引汶工程项目:“打包组合”破解基建项目经营性短板

山东鲁珠集团副总经理孔令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PPP模式要始终坚持契约理念。宁阳县政府不仅严格遵守市场经济的契约精神,按签署合同办事,而且还帮助企业协调建设、融资等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让企业吃上了定心丸,有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企业不再受外界干扰,专心搞好项目设计、建设、运营,节省了人力、物力和财力。”

【全球科技创新权威发布平台】张江高科:成功利用PPP模式开发建设高新园区

目前,PPP模式主要适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产业园区综合开发没有明确列入国务院、财政部、发改委文件规定的项目适用范围,以PPP模式进行产业园区综合开发尚缺乏明确的法规、政策依据,加上现行土地出让收支管理制度的限制,园区综合开发PPP模式面临一定的法律和政策障碍。

视觉:高温袭击22省份,给一线劳动者点赞

7月20日以来,我国出现持续的高温天气,以范围广、强度大、持续时间长为主要特点。

全景报道

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21城万人拥有量不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高校、公立医院全面取消事业编制,将在部分城市三甲公立医院试点

如果未来全国高校和公立医院全面取消事业编制,意味着以后招聘的新进人员全部没有编制,全面推行聘用制及按照劳动合同法律法规统一管理。很多人更关心,编制取消了,是不是目前在编人员的“铁饭碗”要没了?

江海证券“借道”哈投股份曲线上市 国资背景券商寻求上市“第三条路”

7月26日,上市公司哈投股份(600864.SH)发布公告,称已完成标的资产江海证券99.946%股权过户手续及相关工商登记程序,根据黑龙江证监局的批复,至此,江海证券100%股权过户已经全部完成,哈投股份成为江海证券唯一股东。

过半上市券商遭降级 全A时代结束

全行业超过一半的券商被下调评级,这在过去从未有过。证监会数据显示,在95家参评券商中,58家评级下滑,30家评级持平,仅7家评级上升。一位金融行业分析师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评级发布之前曾经预想到部分券商会遭遇评级下降,但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大的规模,几乎是对这个行业的一个否定评价。

南京化纤搬迁后 3.7亿返还款和4万余平米土地去向成谜

几年前南京市政府决战“化工围城”,斥巨资搬迁主城区重点污染企业。地处栖霞区燕子矶街道伏家场地块的上市公司南京化纤股份有限公司(600889.SH,下称“南京化纤”)被迫搬迁。

发展非钢产业 首钢曹妃甸建协同发展示范区

7月下旬,记者开车在唐山市曹妃甸区采访的路上,导航中的画面经常显示是在一片蓝色的海洋中前行。因为这里绝大多数土地都是填海而来,地图更新的速度显然跟不上曹妃甸开发建设的速度。

优步中国会像快的一样“消失”吗?

在数轮辟谣之后,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同样在数轮辟谣之后,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原滴滴打车)宣布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爱情奇迹再次发生,又一对冤家在一起了。

国产手机悄现“涨价潮” 价格战之后拼什么?

一直以物美价廉、性价比高打市场的国产手机,正在变得越来越贵,消费者会愿意继续买单吗?价格战之后厂商们要拼什么?

中国制造高峰论坛董明珠再开讲:创造改变世界

7月23日,由科技部指导,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中国质量协会、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等联合主办的“让世界爱上中国造•自主创新”第二届中国制造高峰论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北京价值商业投资,诺德商街成新贵受热宠

2016年,在投资市场中,在经历了股市、基金等众多的风险投资洗礼后,更多投资商将目光转回地产。当今在一线城市,住宅市场已经形成土地饱和与供不应求的矛盾,极具发展潜力的商业地产,无疑成为能够安全保值并且稳定收益的投资趋势,在投资界中已经备受热宠。

四个直辖市,三个进入“无县时代”

7月22日,上海市委、市政府举行“崇明撤县设区”工作大会。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崇明撤县设区,标志着县级行政建制在上海成为历史。

唐山市丰南区黄各庄镇:产业兴镇,探索新型城镇化之路

地处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中心腹地的黄各庄镇结合自身实际,积极探索,大胆实践,走出一条依托名牌企业建设现代化城镇的发展路径。

现实版韩剧《继承者》 三星的豪门恩怨

李健熙现年74岁,是韩国家喻户晓的传奇企业家。在他的领导下,三星成为世界上最大、最成功的企业之一。一辈子耍了无数心机手段、干倒兄弟姐妹,掌权庞大的三星帝国30年后,谁也没料到,这个王一样的男人被曝出招妓丑闻。而他的儿女们正在上演家族财产争夺战。

观察评论

中国经济时评:抑制资产泡沫需要釜底抽薪

要抑制资产泡沫,从货币、资金入手釜底抽薪绕不过,等不得。

国际金融市场反常滞胀迹象重现

中国应当怎么办?我认为,不管国际市场、全球经济未来存在多少不确定,我们必须做好应对最坏情况发生的准备。未来的中国经济政策应当更多地倾斜于国内经济稳定。

英国脱欧或引发连锁危机,世界又该何去何从?

我们该走一条“新实用主义”的道路,在国内、国际和全球经济范围内让市场制度和国家干预完美结合协同发展,最终实现经济、社会和环境的三方平衡。

我国绿色建筑将迎来四片新天地 市场规模高达15万亿

我国绿色建筑即将迎来四片新天地,这是很多行业都可把握的新机遇。

服务

【悦读】五个大招拯救P2P网贷

本书通过通俗易懂的形式,紧密结合时政,对财经、央行政策、金融、互联网+金融、理财等相关领域进行了探讨和分析,阐述了金融不再是那么晦涩难懂的理论,而是丰富有趣、人人都可以学会的事情。

专栏

做O2O需要“互联网+工匠精神”

生鲜O2O也好,还是其他O2O公司,行业洗牌是必然趋势,而市场较量之中,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把任何形式的“产品”做到极致的那一家——“互联网+工匠精神”才是每一家做O2O的公司必须具备的。

一周资讯

发改委:更好地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

8月3日,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在其官网发表题为《更好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的文章,对今年上半年我国投资运行情况做了综合分析。文章还提出下一步加快民营银行审批节奏,鼓励商业银行创新信贷产品和担保方式,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等多项政策措施。

【图话】去库存半年,部分城市面临 “库存荒”?

6月底,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全国70大城市住宅库存报告指出,当前70城市库存规模继续下滑、去库存周期继续加快。部分城市存销比数值小于8个月水平,出现库存不足的情况。

祁斌调任中投副总经理

8月3日,多家媒体披露了一则新闻立刻引爆了金融圈。证监会国际部主任祁斌已被任命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8月3日已上任。祁斌在国际部任职期间积极推动沪港通,探索简化H股上市的行政审批工作,也为A股纳入MSCI指数路演奔波。

“快递第一股”将上市 赵薇“潜伏”圆通获利数千万

2016年以来,圆通、顺丰、申通、韵达等多家快递企业竞相开启上市模式。近日,随着大杨创世(600233)公告的发布,圆通成功借壳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登陆A股的快递企业。据悉,作为圆通战略投资者、云锋新创股东之一的影视明星赵薇,在圆通上市后,可获利数千万元。

#延迟退休方案预计年底出台,年轻人饭碗会被抢吗#

近期延迟退休消息频发,这被业内认为是人社部在为推进延迟退休铺路。7月13日召开的2016年二十国集团劳工就业部长会议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延迟退休方案预计今年出台。

#故宫也要当“网红”#

北京故宫博物院与腾讯公司宣布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以北京故宫博物院IP形象或相关传统文化故事为原型,在创意、跨界合作和创新人才培养等方面深度合作。这样的合作方式,你能接受吗?是“圈粉”,还是亵渎历史?

雅虎落幕:昔日互联网巨头风光不再

里约如今正在为奥运会加紧挽救城市形象,避免在全世界面前出丑。

【CONTENTS】August.8 2016 China Economic Weekly

Rural finance has long been one of the weakest links in China’s financial system, and therefore it is regarded as a constrain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e, the countryside and far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