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杂志 > 中国经济周刊 > 第1期 供给侧改革5问 总第 601 期 2016年1月4日出版
往期回顾: 查看
封面故事

“供给侧改革”这么火,能给我们带来哪些实惠?

2016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也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对于各级领导干部来说,“十三五”时期能不能开好局、起好步,关键就看能不能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件大事抓好抓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怎么看”“怎么干”,成为举国上下都在思考、探索的重点。

独家看点

万科缺乏股权保护架构 宝能不会是最后一个野蛮人

2015年年底,宝能系举牌万科的资本市场大事件,成为年度热闹大戏。在万科复牌之前,万科和宝能系之间仍在激烈博弈。应该看到的是,以险资为代表的金融资本正在凶猛地扑向产业资本,“宝万之争”背后的“资产荒”更应成为被关注的问题。

京沪两地一周内争推科创板

2015年12月28日9时30分整,随着上海市市长杨雄敲响开盘锣,备受期待的上海“科创板”正式开板。

张江高科葛培健:国资流失最重要是人才流失

“国企改革一定要莫忘初心,才不会迷失方向。深化国企改革的关键是勇于找准‘痛点’,善于破解‘难点’。”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葛培健在2015年12月22日召开的上海国资高峰论坛上说。

科技部原副部长张来武:什么是影响中国未来的第六产业 ?

2015年12月25日,刚从科技部副部长职位退休、现任中国软科学研究会理事长的张来武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表示,可以在第六产业发展中突破瓶颈,发现中国的未来。

一个PPP案例引发的“劣币驱逐良币”大讨论

“这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讨论PPP内容最专业的一场会议。”2015年12月18日,第十五届中国经济论坛在北京人民日报社举办,其中关于“如何让PPP落地生根”的讨论引发场上嘉宾和场下观众的热议,谈起参会感言,一位与会者这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宁高宁调任传闻背后:中粮面临许多并购后遗症

和宁高宁打过交道的研究集团管控的专家白万钢对宁高宁的评价是:“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有时候主动跳出来代表一个群体发言,有点堂·吉诃德的气质。”外界希望宁高宁可以再走一程,利用他的国际化经验交出新的答卷。

张国宝:我亲历的中亚天然气管道谈判及决策过程

2015年12月14日,中亚天然气管道正式开通运营六周年了。六年来中国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累计进口天然气1350亿立方米,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建设起我国第一条陆上能源进口大动脉。

视觉:“抓拍”2015中国经济

2015年,“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大潮兴起,波澜壮阔。

全景报道

人大常委为何考这7位部级领导 审计“牛皮癣”被治好了吗?

12月26日,周六,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等七部门负责人齐聚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针对《201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的报告》(下称“审计整改报告”)进行的专题询问。

P2P监管靴子落地 行业“松了一口气”

2015年12月28日,银监会牵头制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发布,对于这份业内期待已久的新规,一位来自P2P行业知名平台的高管第一时间向记者发来微信,只有一句话:“松了一口气。”

雨润地产快速扩张成吸金黑洞 累及旗下实体企业陷入危局

2015年3月,祝义财突然被检察机关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各大银行和非银机构纷纷收紧对其融资贷款,造成雨润的资金链几欲断裂,融创中国跟进收购雨润食品未能成行。目前,祝义财还没有安全着陆,庞大的雨润帝国依然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百度无人车自称技术与谷歌处同一梯队 在政策上能获更大支持

2015年12月14日,百度宣布正式成立自动驾驶事业部,并正式透露了百度无人车的最新进展。“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计划三年实现自动驾驶汽车的商用化,五年实现量产,十年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百度公司高级副总裁、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全球最大汽车半导体商亮相

2015年12月7日,荷兰恩智浦半导体公司在上海披露,关于收购美国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的程序已经过相关政府部门批准,以汽车电子业执牛耳者身份亮相的“新恩智浦”呱呱落地。

【产业·公司】生态老土茶:打造“互联网+健康”的产业链

走进鹤顶山之巅的生态老土茶园,如同来到世外桃源。1.9亿年前火山喷发,形成浙江苍南县第一高峰鹤顶山,这里富含钾、钠、铁、镁、铜、锌等矿物质的火山岩土壤,特别适合老土茶种植。游园所至,都能看到工作人员在人工除草。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茶园不仅不使用除草剂,还用灯照灭虫,不使用农药。

中国将再造“新三峡” 清洁能源“十三五”漂亮开局

2015年12月16日,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对已列入国家相关规划、具备建设条件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项目予以核准。这是继溪洛渡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建成投产后,金沙江下游水电开发的又一重大里程碑,标志着我国兴建的第三个“三峡”正式进入主体工程施工阶段。

专家:油价或长期维持1克黄金换1桶油

2015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政府支出及税务法案,正式解除了美国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12月23日,媒体报道称,美国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公司将于2016年1月的第一周将60万桶轻质低硫原油出口至荷兰。

南非VS巴西,谁是最先褪色的金砖?

南非祖马政府任性地在5天之内换掉两位财政部长,导致南非全国2015年12月16日爆发大规模游行,成千上万的抗议者举着“祖马必须下台”、“向腐败说不”等标语,出现在开普敦、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等城市。

观察评论

中国经济时评:新常态、新动力、新气象

岁月更替又一年。新的一年中,中国经济注定更有新气象。

钮文新: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还坚实吗?

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已经持续了70年。70年间,每一次美元的变动都牵动世界,而美国也正是利用这样的牵动制约着整个世界经济。

私募股权新三板挂牌政策不能“忽上忽下”

2015年12月22日,关于证监会暂停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挂牌新三板的传言开始在网上流传。事后有些媒体证实传言基本属实。这一消息一经传出,在市场上便一石激起千层浪。

评论:绿色债券是雾霾天的金融“净化器”

经济发展依赖于资源要素的合理组合,而金融本质上是资源的优化配置过程。因此,绿色债券有望在金融和产业层面实现跨界融合,用市场的力量向雾霾宣战。这与交通管制、限产停业的行政干预相比,将更为恰当、有效。既然雾霾的产生是经济长期扭曲发展的结果,那么其治理理应回到经济的领域和方式上来,方是治本之策。

评论:欧债危机依然无解

2016年对欧元区的经济来说,仍然面临诸多挑战。

服务

谷歌:升职和加薪,老板说了不算

在本书中,谷歌首席人才官拉斯洛·博克结合自己9年来领导谷歌人力部门的实战经验,首次公开谷歌人力和团队管理的核心方法。

专栏

电商进村:不要用刷单去祸害朴实的农民兄弟

早在18世纪60年代英国工业革命如火如荼展开之前,17、18世纪的农民已经发现,通过浇灌生物肥料和种植豆类植物可以增加土地肥力,使农作物增产。19世纪30年代收割机和打捆机的出现,真正使得农业生产率得以大幅度提高。打捆机的出现,甚至使得美国的农业小麦收割对劳动力的需求下降了80%。相对应的是,英国城市人口从19世纪初的19%,上升到19世纪末的68%。而1961年到1970年美国农业人口的比例年均下降4.4%,欧共体(即后来的欧盟)下降4.6%,日本下降4.5%。

【人民艺术】吴为山:艺之大者,胸怀人文

吴为山作品蕴含的不仅是一个国家,更是全人类的灵魂。——联合国秘书长 潘基文

一周资讯

【一周要闻】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全面振兴东北意见

中央政治局2015年12月30日召开会议,听取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2015年工作汇报,研究部署2016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审议通过《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

【图 话】数说2015年P2P网贷平台

【图 话】数说2015年P2P网贷平台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P2P网贷累计平台已达3769家,累计成交量已突破万亿元。 与此同时,2015年以来问题平台不断现身,一些非法集资、庞氏骗局更是趁机披上了互联网金融的“外衣”。

【一周人物】常小兵:中国电信董事长被调查

2015年12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一周公司】上市公司“奇葩公告”:一卡车财报被盗

中国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2015年12月28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一辆卡车装载有截至2014年底四个财政年度及本年度所有财务文件正本于保定市清苑区被盗。公司股票已于2015年3月30日起在联交所停牌,以待刊发2014年年度业绩。公司股票将继续停牌,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微博热点·围观】#网络购票时代,农民工如何买票#

春运将近,然而作为春运大军的一部分,许多农民工由于不熟悉网络,或是不具备上网条件,无法享受到网络带来的便利。

【微博热点·微吧】五成网友认为“万宝大战”让万科走下坡路

谁的万科?这是近来资本市场上最多人关心的问题。

【媒体速览】苹果支付3.18亿欧元了结意大利避税案

苹果已经同意向意大利支付3.18亿欧元的费用,结束针对该公司在海外避税的调查案。

【CONTENTS】Jan.4 2016 China Economic Weekly

The Central Economic Work Conference ended on December 21st, 2015 in Beijing. The “structural reformation of the supply-front” became the most popular economic word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