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网 >> 杂志 >> 独家看点 >> 高端访谈 >> 浏览实时文章
专访波兰前副总理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
中国应对通胀,不能单纯控制价格
时间: 2011年11月21日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期数:2011年第45期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本刊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璐晶︱北京报道

  尽管不再是政府高官,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教授还是处处体现着政客般的强势与决断。

  守时、不允许错误、关注细节、直接说“NO”、要求迅速的反应和最直接的提问。总之,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必须要随时随地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

  11月11日,科勒德克来到北京,专程出席其中文版新书《真相、谬误与谎言》的首发式。

  这位在波兰经济转型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领导者,曾两度担任波兰副总理和财政部长,将一度通胀高居不下的波兰经济带出困境,为波兰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和欧盟铺平了道路。

  现在的科勒德克是一位“高产”的教授,并担任波兰智库的院长,他的40多本着作被翻译成25种文字在全球发行。“我永远也不会退休,永远。”科勒德克说。

  世界银行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说,科勒德克的书,凝聚着发展中的经验与教训,“这些源自一位身处现实政治与经济转型时期的思想者、实践者毕生的工作与观察。”

  11月12日,科勒德克教授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深度解析欧债危机、波兰加入欧元区的时间表以及中国如何应对高通胀等相关问题。

  欧盟的衰退不可能是大规模的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复苏缓慢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科勒德克:我认为与2010年、2011年相比,2012年的增长还要缓慢一些。实际上从2008年金融危机袭击美国开始,危机逐渐蔓延至其他经济体,过去三年的世界经济增长率平均在4%左右,这是因为面对危机,各国政府采取了紧缩的财政政策,从而使世界经济增长开始放缓,我认为2012年的增长率要小于4%,会降到2%。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从表象来讨论经济增长,而忘记了与经济发展相关的非可再生资源的问题、气候等问题,谈得最多的还是金融危机和银行业的危机。但如果自然环境、不平等、移民、安全等问题没解决,即使金融危机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我们在未来还将面对更多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世界经济会否出现“二次探底”的可能?

  科勒德克: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我对未来的一个比较现实的假设是:我们目前的金融危机会得到控制。比起以前的7国集团、8国集团,我更加信任现在的20国集团,我们必须对这种相互依赖的全球经济进行监管。我预测在主要国家明年的大选后(美国、德国等),各国政府将在G20的框架内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合作。

  但是经济衰退是可能的。如果把欧盟看作一个整体,现在已经有一些国家出现了衰退,比如希腊,但是希腊的财政赤字只是欧盟总体GDP的0.2%,占总量很小,所以希腊的状况不会如美国巨大的财政赤字一般,给全世界带来多米诺骨牌般的扩散效应。西班牙、爱尔兰也有衰退,也有可能会在主要的经济体比如意大利出现衰退,但衰退不可能是大规模的,比如20%的衰退,有可能是1%、2%的衰退。

  世界仍然有能力从整体上避免衰退,但不排除局部衰退的可能。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希腊是否会改变欧元区“只进不出”的规则?或者说希腊是不是应该退出(编者注:目前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10个成员国未加入欧元区,其中丹麦、瑞典、英国为自主选择不加入,波兰等其余国家还暂时未达到加入欧元区的标准)?

  科勒德克:打个比方来说,美国的50个州也不是想独立就独立。但是从逻辑上来说,世界上没有永恒和一成不变的事物,虽然可能应该有一种退出机制,但我不觉得目前有任何国家应该退出欧元区。

  还有一种说法是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是否意味着也要退出欧盟?这就变成一个法律的问题,是欧洲宪章的问题。我认为,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允许更多的国家加入欧盟,比如克罗地亚今年6月谈判成功将成为加入欧盟的第28个国家。巴尔干地区其他国家如塞尔维亚、黑山、波黑等也有可能要加入欧盟。除了上述比较贫困的国家,我认为一些比较富裕的国家也应该加入欧盟,比如挪威、冰岛等。

  波兰要叩开欧元区的大门会难一些

  《中国经济周刊》:欧元危机愈演愈烈,波兰的经济情况如何?

  科勒德克:波兰的情况还不错,但关键是你怎么定义不错,和谁相比?如果和波兰周边的国家比,波兰是唯一避免经济衰退的国家,即使在2009年情况最糟的时候,波兰经济还有1.7%的正增长,我们不缺钱填补赤字和偿还公共债务,我们也没有出现有些国家出现的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成功,没有几个国家比我们做得好。

  波兰从1989年开始体制改革,在那之后我担任了财政部部长、副总理,参与了经济体制改革的主要工作,从更长期的角度说,改革后我们的GDP比1989年有了大幅度的增长,现在是1989年的190%。经济增长的速度远高于前中东欧国家的平均水平,如果其他国家的增长是30%、40%,那么波兰是90%。

  《中国经济周刊》:波兰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有哪些?

  科勒德克:虽然波兰经济没有衰退,但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从生产者的角度来说,现有产业的生产力比较低。生产力仅发挥了75%的效率。因为缺少有信心的投资者,政府也缺乏有效的管理机制,所以在现有产业发展尚不充分时,也没有兴趣发展新的产业。

  第二就是人的问题:人才流失和高失业率。自2004年5月1日加入欧盟后,波兰的GDP增加了1.5%。但是7年后,我们有200万人移民到西欧国家。这些人大部分是年轻人和受过教育的人。现在的情况依然是移出去的人多,移进来的人少。即便如此,波兰仍然是失业率非常高的国家,高达12%且久居不下,引起了许多社会问题。我不能说这是波兰的危机,但这是我们的典型情况。

  第三,财政状况不佳。我认为2009年下半年以来,政府并没有对金融危机做出恰当的反应,他们不应该采取激进的收缩太多的财政政策,导致赤字增加,经济增长减速。

  《中国经济周刊》:波兰原定于2012年加入欧元区的计划已经推迟,现在波兰是否还想加入欧元区?

  科勒德克:波兰仍然想加入欧元区。加入欧元区对波兰有利,因为使用相同货币后,外贸中因汇率变动带来的风险将被大大降低。我们和德国、法国、意大利的外贸量都非常大,现在的问题就是汇率的波动。因为投资者、外贸商、管理者不知道在未来1~5年内波兰兹罗提对欧元的汇率是多少,所以无法确定成本和最终的受益。在使用共同货币后,从政府到外贸商到生产者再到消费者都会更放心,不用担心风险,且在区域间转账产生的费用也没有了。但目前欧元区正在受到金融风险,我们也应该停下来再看一看。

  《中国经济周刊》:波兰加入欧元区的困难有哪些?

  科勒德克:去年波兰的财政赤字是GDP的7.9%,今年是5.5%~5.8%,但是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要加入欧元区的国家必须满足财政赤字不能超过GDP 3%的条件。尽管我们没有衰退,但是我们财政赤字比较严重,政府定的目标是明年将财政赤字目标降到2%,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是一个比较高的期望值。我认为明年的财政赤字仍然会在4%左右。

  一个理想的经济政策首先就是要设定合理的目标,最后得出的政策结果不应该和需求相混淆,不是你要达到3%的结果就设定3%的目标,设计政策必须以合理的经济政策为依据,要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

  《中国经济周刊》:现在波兰加入欧元区有无时间表?

  科勒德克:没有时间表。10个身处欧盟但不是欧元区的国家,只有丹麦、英国和瑞典选择了在欧元区之外。波兰是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表达了想加入欧元区的愿望。但必须要符合欧盟标准,才能够加入欧元区。这就是理论和政治上的一个区别:什么是你必须做的,什么是你应该做的,什么是你有能力做的。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应该加入欧元区,但我们没有达到标准。而且,即使达标也需要至少保持2年内的稳定。我认为可能是2017年到2018年比较有可能达到要求,加入欧元区。

  但是现在对欧盟来说,欧洲央行并不希望欧元区有新的成员,尤其是当他们没有一个稳固的经济基础之时。2010年一个很小的富裕国家爱沙尼亚加入了欧元区,它的人口只有140万,它的加入相比人口3500万的波兰来说要容易许多,我们要叩开欧元区的大门要难一些。

  不能让经济增长服从于政治需求

  《中国经济周刊》:您在书中提到全球危机产生于美国,具体是指哪个方面?

  科勒德克:这场席卷全球的危机是新自由主义导致的。美国人和英国人将政治和经济混在一起,不断让经济增长服从于政治需求,一直在降低政府的能力,认为政府控制得越少越好,对金融市场的管理越少越好,最后是不良资产的大爆炸。

  我是自由主义的支持者,自由主义意味着自由贸易、私有制、竞争力和民主机制,我批评的和不赞成的是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是将自由主义发展成为把少数人的利益置于大多数人利益之上的意识形态。

  新自由主义的特征是打反对政府的牌,把境外的敌人放在第一位如反恐等,同时缺少金融监管,推崇弱政府,为少数人服务。打个比方,美国工人每小时拿到的平均工资自1979年以后就没有增长过,购买力还下降了,那么这么多年美国经济的增长,钱去了哪里?答案是都去了富人的手中。从1979年开始占美国人口1%的富人就掌握着全国GDP 10%的财富,这个数字在2007年增长到20%,新自由主义就是为这一部分富人而服务。

  解决中国高通胀:逐步实现浮动汇率

  《中国经济周刊》:波兰曾经面临过高通胀的问题,针对中国目前的通胀问题,您有什么建议?

  科勒德克:我并不认为目前的中国通胀情况和波兰相似,波兰的通胀没有中国这么严重,而且我前面提到的目前波兰存在的三个问题中也没有高通胀这个问题,我们的通胀率控制在4%以内,并且还在下降,能够达到我们央行所设定的标准在2.5%的基础上正负不超过1%,即1.5%~3%的标准。

  通胀是一个很恼人的问题,对投资者、生产者、消费者来说都有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关于中国如何控制通胀,我认为不能单纯控制价格,必须控制货币供应、信用增长等,中国也可以让人民币升值,但不是说要马上实行浮动汇率,只是汇率改革的步伐要加快。

  这样的话,中国的进口货物就会变便宜。所以提高人民币汇率是一个对抗通胀的好办法。但是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提高汇率会影响出口。中国是外向型国家,有大量的出口产品,但在美国浮动汇率的施压下,如果中国真的实行了汇率浮动必然会带来人民币升值,可能会涨到5元兑换1美元,那么中国的出口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但同样中国消费者买进口的东西花的钱就少了,要知道,中国不仅是一个很大的出口国,也是一个很大的进口国。所以一个更强硬的货币政策和对货币更好的控制,以及人民币浮动汇率改革的加速等,这些都是对抗通胀的方法。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让市场的竞争力在其中发挥最大的作用。

点击浏览下一页

  《真相、谬误与谎言》摘录

  ●中国正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参与世界经济的竞争。已将很大一部分资金用于国内经济投资的中国,也将把这些巨额盈余投向国外。此外,中国的人民币也将成为世界主要的储存货币之一。

  ●尽管不同国家的情况差别巨大,但整个欧元区的情况非常平衡。预算赤字(将欧元区所有国家的赤字计算在内)仅为该区域国内生产总值总和的0.7%,并且经常项目顺差也相对较小,为0.1%。与此相对应,美国的经常项目顺差是1.2%,赤字是5.8%。这是在比较大西洋两岸经济情况时应该记住的。

  ●在现实层面,美国经济将被迫实行其推迟很久的结构改革和调整。美国人将继续他们的透支生活,很少储蓄,并通过其他国家的储蓄来支持美国绝大部分的经济增长,不断大幅推高其事实债务。不幸的是,美国可以通过其特 殊的机制为其预算和贸易的巨额双赤字筹集资金,使得上述情形得以实现。这个特殊机制就是积极鼓吹美元是世界的储备货币。

相关文章
·本刊社长评2012 CCTV经济年度人物
·于丹的尴尬
·85岁褚时健赴北京卖橙 引发王石等感慨(图)
·郭树清证监会履职一年
·农业产业化是全局性、战略性的大事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上一篇:让红十字会在骂声中变革 下一篇文章:袁纯清与新山西的“五年之约”
我也说两句

连接到新浪微博 连接到腾讯微博 连接到搜狐微博
周排行榜|月排行榜
    您喜爱阅读《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的原因
     获取更多的财经资讯
     了解经济发展的最新趋势
     探秘经济现象的幕后故事
     熟识企业风云人物
     增加财经类知识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客户服务 | 周刊动态  | 通告栏 TOP △  
Copyright China Economic Weekly Limited 2011. ICP备案号:京ICP备05064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