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网 >> 杂志 >> 独家看点 >> 特别报道 >> 浏览实时文章
重庆换树风波
时间: 2010年09月27日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期数:2010年第38期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被移种来的胸径96公分,价值30多万元的百年银杏,已成为当下重庆市南岸区江南大道上最显目的景观。本刊记者 南焱︱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南焱  夏一仁  ●曾娟|重庆报道

  9月下旬,尽管重庆秋季造林的序幕刚刚拉开,但春季换树风波的余悸仍未挥却,“换树”依然是当下重庆政府部门的敏感词汇。

  “种树”与“换树”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这与两年前,重庆市提出的“森林重庆”的绿色新政有关。在未来几年里,这两个词汇在重庆市各级党委政府的工作中都会占据重要位置。

  两年来,重庆所有的公园已免费开放,小区里也有公园可逛,市民已感受到“森林重庆”新政带来的变化。而且,这些变化是在市财政投入有限的情况下发生的。

  从小叶榕到银杏的争议

  重庆长江大桥南岸,并不太直顺的江南大道,如今因为一棵棵粗壮高大的银杏树整齐排列而光彩夺目,一跃成为重庆其它区县前来学习的榜样。

  然而,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样的模范工程,不久前却成了重庆市网民抨击的焦点。

  早在今年春季,重庆市南岸区政府从财政拿出1亿多元投入江南大道的树种改造。改造前,江南大道上生长了数年的小叶榕分列道路两旁,灌木镶嵌道路的中央。今年4月,江南大道上小叶榕和灌木换成了一棵棵比碗口要粗出数倍的银杏树和桂花树,小叶榕被移栽到朝天门大桥。

  今年春季,重庆多数区县都在经历“运动”。据重庆市南岸区园林局相关人士介绍,今年春季,在重庆的高速公路上,差不多每天都有30辆~50辆运输银杏树的车辆进城,仅4月,从广西就采购了2000株胸径在25公分~100公分的银杏树,那壮观的场面至今仍令他怦然心动。

  一边是现实世界政府的轰轰烈烈,一边是虚拟世界网民的质疑与讨伐。

  为什么常绿树种小叶榕长得好端端的,要换成银杏和桂花这样的落叶树种?

  面对网民的质问,南岸区政府副区长黄红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小叶榕树阴多,光线差,重庆阴天比较多,在景观大道上,会显得采光不足。银杏属于落叶树种,落叶后很亮堂,而且银杏的树干非常直,也很高,能够把路的气势撑起来,这样和周边的建筑也相匹配,所以就换掉了那些树。”

  记者浏览网上论坛,网民争议最多的意见是:这么大的改造工程,为什么不征询市民意见?

  黄红说,工程是经过区里四套班子充分论证的,并且报市园林局审定,网上也公示了,但公示没有具体到换树种这样的细节。至于为什么没有公示细节,黄红的解释是在这方面没有具体规定。

  重庆市园林局副局长汤勤则认为,像江南大道这般换树的做法有点过。“景观树该换的要换,好的要保留,不能一刀切。有些区出发点好,度没有把握好。”

  按程序区里方案要报市园林局审定后才能实施,为什么此方案能够通过呢?

  汤勤说,市园林局是宏观上指导,实际中,江南大道已经超出方案中换树的规格。

  真的超规了吗?据南岸区副区长黄红介绍,在方案中,江南大道的银杏树胸径规格是40公分~50公分,但在实际操作中,有3株银杏超出了此规格,他们分别达到了96、115、125公分。树龄在100年以上,每株价值在30多万元。

  国家林业局有关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 表示,从生态角度,他们主张大苗(8公分)进城,不主张大树(20公分)进城。因为移植大树会破坏大树原生地生态。100年以上大树应属古树,古树是受法律保护的,像重庆这样移植古树是不应该的。

  正是江南大道的大规模换树行动让南岸区,乃至重庆市政府饱受争议。

  到了今年10月中旬,南岸区在即将启动的8公里长的南滨路景观改造中,已经理性了许多,在规划方案中,主要树木就选择了重庆的市树黄桷树等本地树种。

  另一方面,市民在诟病换树的同时,也渐渐感受到了“森林重庆”带来的变化。今年8月,大渝网,通过网民投票,江南大道被评为“重庆市最美丽的街道”。这或许让备受争议的南岸区政府的官员得到了些许安慰。

点击浏览下一页

江南大道上小叶榕和灌木如今已被换成高大挺拔的银杏和桂花树,重庆政府的官员没有想到,这份美丽却遭到了网民的质疑。本刊记者 南焱︱摄

  纳入政绩考核

  本轮重庆的造林工程力度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换树成为轰轰烈烈的运动也是史无前例,究其原因,市委将植树造林与政绩挂钩的考核举措才是真正推手。

  早在2008年,重庆提出“五个重庆”的发展思路,即“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其中“森林重庆”被称为“绿色新政”,当年7月,重庆市出台了森林工程10年规划(2008-2017);同年9月1日,重庆市委、市政府下发了《关于实施森林工程的决定》的文件,正是这份文件,为重庆的森林工程发展定了调。

  也是当年8月,重庆市森林工程建设领导小组成立,组长为时任重庆市长王鸿举,现为现任市长黄奇帆。在市林业局设置办公室,局长吴亚任主任。“森工办”是为了配合“森林重庆”而设的临时协调机构,主要职能是,任务下达,组织实施、监督评选等。

  如果说,以上工作是为“森林重庆”工程拉开大幕作铺垫,那么“市委组织部将森林工程纳入各级党委政府绩效考核,则是保证有力执行的推手。”重庆市园林局副局长汤勤向记者表示。

  重庆各区县党委政府的绩效考核,总分为100分,2007年前,林业指标是2~3分,2009年,一下增加到5分,考核的内容也增加了许多。

  2007年前,园林工作在党委政府考核中没有严格的指标规定,2010年后,主城区园林,占了5~6分,郊县占3~4分。这些分值的考核直接决定每个区县的排名先后,恰恰这种排名反映的就是各级党委政府的政绩情况,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据重庆市林业局副局长邓东华介绍,市委组织部每年对区县的绿化的考核,是参照市林业局和园林局提供的各区县的有关数据作参考的。由此林业和园林自然成为“森林重庆”的权重部门。

  除了考核区县完成情况以外,下达任务指标,统筹组织、监督实施也是各职能部门的重要工作,市园林局副局长汤勤说,尽管市里没有对园林局进行具体考核,但区县任务完不成,职能部门也要承担相应责任,所以压力都非常大。

  “生态轴线、景观廊道”,这些最能体现“森林重庆”的目标任务,自然成为各级党委政府的政绩追求。改造提升景观道路,将过去不好看的树种换成高大挺拔的树种,也自然演变成了一场时尚战役。

点击浏览下一页

类似融侨半岛小区建公园,在重庆目前已有27家,随着“森林重庆”绿色新政进一步深化,未来这个数字将会更多。 本刊记者 南焱︱摄

  引入社会资本

  穿过售楼处,顺阶而下, 湖泊、亭台、银杏广场、香樟林、林荫小道尽入眼帘,让人疑惑,这里到底是商业楼盘,还是城市园林。其实这是记者9月8日在重庆融侨半岛正在销售的楼盘里见到的景象。类似于这种商品住宅建园林,已经成为重庆绿化的主力军。

  重庆市财政每年拨付给园林局的资金就5000万元,这对诺大的重庆市区园林绿化实在微不足道。市财政捉襟见肘,区财政也无法包揽天下。重庆市的创新之举,是将绿化任务推向社会。

  记者从重庆市园林局得知,目前,社区园林绿化已经占到重庆绿化面积一定的比重,而这不仅仅是铺铺草坪的低端绿化,各区政府给开发商不但规定了集中的绿地面积,而且还制定了对公园绿化的高标准。

  何谓高标准?

  重庆市南岸区副区长黄红表示,高标准不是说只有绿化就行了,要有公园的景观,公园的景观是有很多指标的,包括品质、绿量、树的品种、植物的搭配,植物的多样性等等,要符合美学要求。还有面积,低于50亩的,区政府不管理,而是由开发商自己管理。

  开发融侨半岛的融侨集团拿的3000多亩土地,其中有200多亩是公园绿化用地,为此,他们投入了1亿多元,建设完成后,交给区园林局管理。类似融侨这样小区建公园,目前在重庆有27家,未来这个数字将会更多。

  重庆开发商建公园,是在住建部规定的最低30%绿化面积以外的投入,面对这样的巨额投资,对于以追求利润为目的的开发商来说,他们图什么?

  重庆市园林局副局长汤勤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华宇雅源小区里面有个山头,当初开发商准备建别墅,但后来修改了规划,投入巨资建了一个公园,没想到公园建好后,房子价格很快就涨得很高,而且很好卖,最后不但没有亏,还赚了。融侨半岛也是如此。

  对于开发商建公园的做法,重庆各区政府已开始制定相关的奖励政策,其中南岸区正在出台对开发商建设绿地每平米奖励100元的鼓励政策,此项政策是对所有开发商的。细算这笔奖金,与投入一个项目动辄上亿的费用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政府此举是花了小钱换得了政绩。

  人挪活,树挪死,换树成活率往往只有50%。但重庆各区政府通过招标和约定化解了换树成活率风险。

  曾星模,曾是江南大道5标段的施工项目负责人,他原来所在的重庆市园林建设工程公司,就是5标段的施工单位,曾星模负责的项目标的300多万元。移植小叶榕100多株,种植银杏树100株。

  按照合同规定,移种的树必须成活。此项工程为2年期限,因为银杏需要两年的检验才能知道是不是真正成活。按约定,工程费用也是分两年来支付的。两年时间,如果没有成活,园林公司必须自己掏钱去买树来种。

  在“保活”的巨大压力下,在数百米的标段上,可以看到每天都有十多人进行维护,有的为了让大树尽快成活,甚至给大树挂起了点滴输送营养。

  重庆的森林运动仍在进行,换树还将继续,经过春季的风波之后,重庆秋季森林建设的脚步会不会走得更理性一些?

相关文章
·京广高铁今日全线贯通 区域经济发展新引擎
·北京诺德中心填补京城区域空白
·治霾应实行区域联防联控
·楼市回暖仅仅是区域性的?
·李克强主持召开区域发展与改革座谈会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上一篇:中国老总们的“达沃斯秀” 下一篇文章:“燃烧”的宜黄
我也说两句

连接到新浪微博 连接到腾讯微博 连接到搜狐微博
周排行榜|月排行榜
    您喜爱阅读《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的原因
     获取更多的财经资讯
     了解经济发展的最新趋势
     探秘经济现象的幕后故事
     熟识企业风云人物
     增加财经类知识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客户服务 | 周刊动态  | 通告栏 TOP △  
Copyright China Economic Weekly Limited 2011. ICP备案号:京ICP备05064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