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  中央新闻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谁在为这个全国百强县违规新增隐性债务?

披露案例中,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湖南省宁乡市新增隐性债务11.24亿元、化债不实4.17亿元,时任宁乡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某某等相关责任人被问责,引发外界关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志强

5月18日,财政部公开曝光8起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责典型案例,这是时隔3年多,财政部再度集中披露违规举债案例。

此次披露的8个案例中,新增隐性债务、化债不实案例集中发生在2016年8月至2020年4月。有市场分析称,疫情冲击下,区域财政压力增大,财政部此举意在警示地方不得违法违规举债、新增隐性债务和虚假化债。

披露案例中,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湖南省宁乡市新增隐性债务11.24亿元、化债不实4.17亿元,时任宁乡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某某等相关责任人被问责,引发外界关注。

11

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新增隐性债务、化债不实

所谓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是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直接或者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以及违法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的债务。

今年4月,民生证券的研报《还有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认为,新增隐性债务的方式方法并没有太大变化,即为公益性项目建设而违法违规举债,相关债务偿还由财政直接承担偿还责任。

据悉,宁乡市为湖南省辖县级市,由省会长沙市代管,同时也是中部地区为数不多的全国百强县之一。近年来,先后经历2017年特大洪灾和融资担保函作废声明风波,宁乡市化债工作也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2017年,宁乡市遭遇了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特大洪灾,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约90亿元。当年8月,湖南省宁乡市人民政府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被曝光,该份声明直接宣布,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在国有公司融资过程中出具的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这一声明直接将宁乡政府推向风口浪尖。事后,宁乡市人民政府迅速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收回前述融资担保函作废声明。

微信图片_20220608165056

而2015—2018年这段时间窗口也正是宁乡政府推进化债工作的关键时期,《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前几年,宁乡政府债务余额一度出现缩减趋势,但从2018年之后,政府债务余额出现逐年增加趋势。2018年-2021年,宁乡政府债务余额从101.28亿元升至173.66亿元。财政部披露,宁乡市两大城投平台于2018—2019年间,共新增政府隐性债务11.24亿元,这一新增隐性债务印证了宁乡政府债务余额增减趋势。

这两大城投平台分别是宁乡市城发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宁乡县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宁乡城发集团”),宁乡市国资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宁乡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宁乡国资集团”)。

据披露,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宁乡城发集团通过融资租赁、银行贷款等方式融资4.07亿元,用于应由财政预算安排的沩水流域综合治理工程等灾后重建项目支出。2019年,宁乡国资集团通过信托、银行贷款等方式融资7.17亿元,用于应由财政预算安排的金沙路等灾后重建公益性项目支出。以上两项共造成新增隐性债务11.24亿元。

一边是新增的政府隐性债务,一边是政府着力推进债务化解工作。2019年9月23日,时任长沙市主要负责领导在宁乡市围绕“化解债务风险,推动高质量发展”进行座谈交流,其中明确指出,宁乡要严守目标底线,全面提升化解债务能力水平,坚决杜绝隐性债务问题,扎实做好政府性债务总体管控,确保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5月19日,一位在国有银行负责政府融资平台业务的负责人罗兴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前几年,在平台融资不规范的情况下,很多城投平台公司可能通过融资租赁、信托做了一些非标融资。而这类非标融资成本高、债务期限结构不合理,拉高了融资企业的财务成本,导致债务到期后财务压力非常大。但实际上,城投平台这种不规范的融资行为目前已经很少见了。”

宁乡政府两大城投平台负债几何?

根据公开信息梳理,财政部自2018年集中披露过湖南湘潭、湘阴县、长沙县违法违规举债后,近3年未公开披露湖南其他违法违规举债问题。

“2017年7月中旬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这给各级政府城投公司划了一条底线——不能增加政府的隐性债务。这次,财政部再度曝光湖南宁乡等地新增隐性债务问题,这确实在行业引发不小震动。”罗兴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2020年11月,广发证券对湖南省127家城投平台数据分析发现,从债务率方面看,2019年县级市宁乡市债务负担较重,债务率远高于长沙全市其他区域,达993.1%。而长沙县债务率最低,为132%。

宁乡市有4家重要投融资平台,上文提及的宁乡国资集团和宁乡城发集团因新增隐性债务被财政部此次点名曝光,它们究竟负债几何?

公开数据显示,宁乡国资集团负债总额逐年增长,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出具的2021年宁乡国资集团评级报告称,公司2019—2021年6月的负债总额分别为171.83亿元、209.18亿元、234.28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19%、67.03%、67.41%。

大公国际资信评级报告指出,2018—2020年末,宁乡国资集团负债总额逐年增长,负债结构以非流动负债为主,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公司整体偿债压力增大。

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通报中,点出宁乡城发集团新增政府隐性债务行为集中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

时间回溯,2018年8月17日,宁乡城发集团由宁乡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宁乡城投”,更名前为“宁乡县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整合市域内26家国有公司(含13家融资平台公司)组建而成。宁乡城投成为宁乡城发集团全资子公司。

宁乡城发集团的负债情况较少见诸媒体,但根据宁乡城投的负债规模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信用评级机构东方金诚数据显示,2018—2020年宁乡城投负债总额分别为239.4亿元、268.21亿元、279.86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88%、56.92%、55.97%。

东方金诚出具的2021年宁乡城投评级报告称,公司在建及拟建项目投资规模较大,全部债务或将进一步增长;公司资产流动性较弱,经营活动现金流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此外,联合资信评估出具的2021年宁乡城投评级报告也关注到,公司未来投资支出压力大,资产流动性较弱,债务负担较重等因素对其信用水平带来的不利影响。

(文中罗兴为化名)

责编 | 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