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  中央新闻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创建“读书会”、入局元宇宙,消失的微商去了哪儿?

微商只是一段经历,潮水退去后如何选择才是他们接下来该思考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石青川 | 重庆报道

2021年12月29日,张庭夫妇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被曝出因涉嫌传销已被立案,而一个月前,在网络上被一些人称为“微商教父”的龚文祥也在微博宣布破产。“微商”这个近两年已经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名词被再次提起。

但这次更多的是与退场有关的事件。《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前几年在朋友圈励志刷屏的微商们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热,微商似乎正在退出这个时代。他们消失后,都去向了何方?

11

图片赚钱模式:先入行者捞金,后入行者成“垫脚石”

当看到龚文祥解散“触电会”老社群,宣布退出微商行业并破产时,曾经做过多个微商项目、目前卖医美产品的小雨正在经历痛苦的面部过敏。

由于小雨做微商时自己试用,质量参差不齐的产品使皮肤越来越敏感。看到自诩为“微商教父”的龚文祥宣布破产时,小雨没有太多感触。小雨说,微商里自称“教父”“第一人”的太多了,甚至“太平洋区总裁”“联合国特聘教授”的头衔都屡见不鲜。破产一个“教父”简直太平常了。2019年,小雨卖完最后一批产品后基本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做下去,“钱不那么好赚了,能赚钱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小雨接触微商的时间其实很早。小雨说,她的微商之旅可以追溯到2006年,她的初中时期。那时还没有微信,小雨在QQ空间发布商品对接买家,而主流商品是“非主流”的假发与美瞳,还有一些服装。

由于当时电商不发达,对网商的不信任与网上支付不方便催生了他们这群QQ空间里的“倒爷”。

小雨说,他们基于QQ好友关系建立信任,然后通过银行汇款达成交易。小雨不是货源,也是在网上购买的过程中认识“上家”,她的QQ好友较多,能在好友圈子帮上家达成交易,这些交易可以让她拿到金额不算太大的介绍费。

这种业务形态持续到2012年微信出现,小雨将好友圈子与交易挪移过来。

这个阶段小雨依然做“素颜神器”之类的美妆护肤网络爆品,由于有之前的基础,业务顺风顺水。之后因好友介绍,她代理一款叫“茜婷”的护肤微商品牌,该品牌卖过护肤品、营养品等,“从那个牌子开始,微商里不断出现‘模式’这个说法”。

小雨所说的“模式”即多级代理商+代理入门费以及收下级代理,这也是张庭夫妇公司的模式。

“模式”的出现让小雨这样最早进入行业的微商开始加速赚钱,而后面进入的人成为前期进入人员的垫脚石。小雨亲眼看到,一个跟她一起做微商的“95后”小姑娘,靠这种“模式”在几年前买了玛莎拉蒂。

微商不重产品研发的秘密

在龚文祥、张庭夫妇公司接连出状况时,曾经也想成立微商品牌的阮博文正在被催收骚扰。

由于市场与资金问题,阮博文的微商项目并没有成功。与小雨不同的是,阮博文进入微商这个圈子时,微商已是鼎盛时期,各类玩法转为“社交电商”。随着2019年京东推出“芬香”、淘宝推出“淘小铺”,几乎所有电商都加入了推荐返利与代理商元素。

主要做护肤产品却销量不佳的阮博文将目光移到了微商上。而微商的竞争激烈程度却超出他的想象。

在2018年成都“美博会”上,除了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与医美用品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护肤品品牌聚集了大量人气。这些品牌很多是微商品牌,他们在现场举办培训课程让阮博文觉得,原来微商竞争也这么激烈。

此后,阮博文更是发现,微商基本上已经成为美妆与个护行业趋势。阮博文在现场看到,除了医美产品外,至少有一个展馆的场地全是OEM/ODM(代工的两种模式)工厂的展位,而这些OEM/ODM工厂除了提供代工外,还直接提供配方与原材料。

阮博文说,不需要有什么技术,想要做相关产品仅需要一个商标,工厂直接提供原材料、配方还有包装。“美博会”现场甚至有一家代工厂表示,他们帮修正药业代工过面膜,如果找他们代工,可以用修正面膜的配方,客户只需要注册好商标,剩下一切不用管。

产品问题解决后,“美博会”现场还有分销系统提供商。一家公司告诉阮博文,他们可以提供全套的分销解决方案,包含软件与代理商分级制度的提成比例测算,客户只需要提供产品成本与市场定价,而批量注册微信号、自动添加附近的人、一键生成微信转账截图以及进销存管理等软件全部由他们提供。

整个“美博会”逛下来,阮博文最直观的感受只有一个:个人只需要注册一家公司和商标,剩下全都可以外包搞定,这已经不是做产品的时代。

在这样的环境下,新品牌已经很难再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阮博文说,他前期的产品投入基本打了水漂,自己也陷入了债务当中,但工厂以及售卖营销系统的,肯定赚了。

22

网上流传的元宇宙新零售大会海报

微商去向何方?转战短视频、小程序

小雨说,她依然在做医美方面的工作,但跟微商已经没什么关系。小雨经常看到不少消失的微商品牌依然有人在卖囤货,“这些就是上家已经做不下去了,但下家还有货又不想砸在手中的常见现象。”

除了龚文祥因税务问题宣布破产、张庭夫妇公司被立案调查外,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微商“大咖”们去向了何方?

记者在几年前曾接触过另一个微商大咖“五哥”,其创立的“微领袖”账号已在2018年12月20日后再无更新。“五哥”也已另起炉灶,创立了董浩读书APP的新项目。之前微领袖的微商营销培训群也全部改为董浩读书APP群。

记者发现,该项目是以青少年读书为主打的育儿类产品,但早期运营中加入了多级代理返现与代理层级升级机制,依然能看出一些微商的影子。

转型跨度比较大的微商从业者还有很多。近日,一张“元宇宙”大会海报在网上流传,据相关人士称,里面各个头衔为创始人、合伙人的所谓大咖都曾出现于前几年的微商大会中。

而更多微商转型则进驻了短视频平台。小雨说,在她的圈子中,还在做微商的基本都已摒弃了朋友圈发布广告的模式,建立了小程序或者APP,然后转战短视频平台。记者发现,曾有“微商一姐”之称的初瑞雪便曾将其美妆护肤业务搬到快手上,而随着其丈夫辛有志(网名辛巴)因售假被“锤”,相关业务也受到了影响。

小雨说,微商只是一段经历,潮水退去后如何选择才是他们接下来该思考的问题。

(文中小雨、阮博文为化名)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