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  中央新闻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中药企业爱炒股?康美造假董事长被判12年,云南白药炒股亏15亿

“康美的独董这次真的惨了,以后当独董必须要小心。”11月17日,一家医药上市公司的高管向楠如是评论康美药业(600518.SH,下称“ST康美”)造假一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 湖南长沙报道

“康美的独董这次真的惨了,以后当独董必须要小心。”11月17日,一家医药上市公司的高管向楠如是评论康美药业(600518.SH,下称“ST康美”)造假一案。

在中药行业,ST康美是龙头企业之一。其官网简介显示,公司成立于1997年,于2001年在上交所上市。

当天,广东省佛山市中院对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等12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马兴田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他责任人员11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此前,11月12日,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决,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代表原告5万余名投资者,获判赔约24.59亿元。

不仅如此,此次判决还第一次明确,ST康美时任董监高应承担连带责任,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兼职的独立董事同样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是个人最终承担,这些独董可能被罚得倾家荡产还不够。”向楠说。

制药1

中药企业爱炒股?

资料显示,康美药业2016年~2018年期间,累计虚增收入291.28亿元,虚增货币资金886.81亿元。

不光是造假,根据证监会之前的通报,“公司与相关关联公司存在88.79亿元的资金往来,该资金被相关关联公司用于购买公司股票”,即涉嫌操纵自家股票。

在业绩爆雷之前,ST康美是医药市场知名的“大白马”。

2021年,爱炒股被抓现行的还有汉森制药(002412.SZ)实控人刘令安。

汉森制药是总部位于湖南益阳的一家中医药企业,前身为国有企业益阳制药厂,1999年改制更名,被刘令安“拿下”。

除了汉森制药,刘令安旗下还有主营血液制品的南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前身为广州军区后勤供血研究所。汉森制药前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南岳生物非常赚钱,资本市场此前一直有传言刘令安有可能将南岳生物“装入”汉森制药。

2021年10月27日,汉森制药公告称,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证监会对刘令安立案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多方信源了解到,2020年上半年,刘令安的操盘手已经被调查,涉嫌操纵股价,且有可能是操纵汉森制药股价。

据证监会湖南监管局的监管函,刘令安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以个人账户转账的形式,为汉森制药全资子公司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账外代垫销售费用。经核查,上述代垫费用事项对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影响数合计为1564.19万元。

2020年5月27日,汉森制药公告称,刘令安辞去在公司的任何职务。有业内人士评价,这是为了切割与上市公司的关系,降低风险。

不过,两个月后,汉森制药又聘请刘令安担任顾问委员会主席,顾问费为60万元/年。

近年来,汉森制药股价“跌跌不休”,历史高点是2015年6月15日的23.45元/股,2021年11月18日收盘价为5.13元/股。

医药龙头里,云南白药(000538.SZ)也爱炒股,但不是炒自己的股票。10月27日,云南白药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83.63亿元,同比增长18.52%;实现净利润24.51亿元,同比下降42.38%。

营收和净利润之间的差距里藏着秘密:前三季度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5.55亿元。大白话的意思是“炒股亏了”,光是投资小米集团(01810.HK)就浮亏6.1亿元。

今年2月18日,云南白药股价一度创造历史最高点159.38元/股,此后震荡下行,10月28日一度下探至84元/股,近乎腰斩。

制药2

钱太多了没地方花?

针对云南白药炒股亏损,《经济日报》评论:中药公司不是投资银行,应认清自身,理性投资。其实,公司在拓展中药、日化和美妆等业务进程中,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在提高市场竞争力上更是亟待科研经费的投入。公司却将看似多余的资金用来炒股,将稀缺资源配置到“股神梦”中去,太不应该。

向楠认为,不少药企炒股,其实就是“钱多了没地方花”。至于研发,中药企业可能花不了几个钱。

今年前三季度,云南白药研发支出1.9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不足1%。2018年至2020年,云南白药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1亿元、1.74亿元和1.81亿元,占总营收比的0.41%、0.59%和0.55%。

与云南白药一样,同为中药龙头,片仔癀(600436.SH)号称“药茅”,2020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只有1.5%,研发费用 9755.16 万元,花费最多的研发项目是“基于现代疾病谱的片仔癀病症结合创新研究”,用了2824万元。

片仔癀在2020年年报中还晒出同行们的研发投入占比情况:同仁堂2.01%,中新药业1.92%,葵花药业3.28%,哈药股份1.15%,东阿阿胶4.51%。相较之下,片仔癀的研发投入比不算太低。

制药3

这些都还不算最“抠门”的。至2020年底,信邦制药(002390.SZ)研发人员只有7名,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低至0.18%。公司解释称,这是因为2020年出售子公司中肽生化有限公司及康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相应减少研发人员数量和研发投入金额。

并不是所有的中药企业研发投入都如此小气。

比如,康缘药业(600557.SH)2020年研发投入3.95亿元,占营收比达到13.04%。桂林三金(002275.SZ)研发投入1.54亿元,占营收比为9.85%。不过,桂林三金的绝大部分研发投入是花在化药、生物药方面,而不是中药。

有意思的是,康缘药业在晒出同行业研发投入情况时,选择对象与片仔癀无一雷同,但这些公司显然比片仔癀所选的同行更舍得在研发上花钱。

制药4

“靠一两个独家品种,可以吃上几十年,何必花钱搞研发。”向楠一语道破中药企业研发投入低的秘密。其所在公司主营也是中成药,但近年研发投入主要是化药仿制药和原料药仿制药。

多年来,汉森四磨汤始终是汉森制药当家主营产品,2020年贡献一半的营业收入。

片仔癀同样拥有国家绝密配方。某电商平台上,其主导产品片仔癀3g一粒装的售价590元。公司前三季度营收61.12亿元,净利润20.11亿元,毛利率高达52.97%。

东阿阿胶(002423.SZ)2021年半年报称,东阿阿胶已成为OTC(非处方药)第一大单品,滋补养生第一品牌。上半年,阿胶及系列产品占营业收入比重达86.14%。

一招鲜吃遍天的风险不小。一旦主导产品在市场受挫,企业发展就可能停滞甚至下滑。

济川药业(600566.SH)是一家儿童药中成药企,营收主要靠两大独家品种——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然而,近年来,这两大品种相继被剔出各省市医保。2021年10月21日,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发布《关于暂停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采购资格的通知》,为期一年。

此外,有了化药集采的先例在,市场普遍认为,一旦全国集采纳入中成药,一轮“灵魂砍价”不可避免,这也就意味着中成药企业现有生存与发展模式将有大变化。

今年6月30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4126号建议的答复》回复了全国人大代表卢庆国提出的“关于加快中药及配方颗粒进入集中采购的建议”。

国家医保局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的意见》(国办发〔2021〕2号)明确提出,“探索对适应症或功能主治相似的不同通用名药品合并开展集中带量采购”,为中成药集中采购提供了基本遵循。目前,青海省、浙江金华、河南濮阳等地,已针对部分需求大、金额高的中成药品种开展了集采探索,取得了积极成效。

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将会同有关部门在完善中成药及配方颗粒质量评价标准的基础上,坚持质量优先,以临床需求为导向,从价高量大的品种入手,科学稳妥推进中成药及配方颗粒集中采购改革。

11月18日,云南白药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公司产品(气雾剂、白药膏、白药胶囊、散剂、创可贴)因受到国家绝密配方护城河的保护,预计经营情况不会受到集采的影响。

谁知道呢?!

(文中向楠为化名)

责编 | 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