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讽刺!“法律科技第一股”董事长涉嫌违法被刑拘

9月22日,华宇软件(300271.SZ)股价大幅跳空低开超6%,直接原因是公司在9月21日晚间公告称,董事长、总经理邵学因涉嫌单位行贿,于2021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吕江涛|北京报道

9月22日,华宇软件(300271.SZ)股价大幅跳空低开超6%,直接原因是公司在9月21日晚间公告称,董事长、总经理邵学因涉嫌单位行贿,于2021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华宇软件本身就是一家深耕于法律科技领域的公司,建设了国内22个省级法院大数据平台、16个省级法院人工智能平台、21个省电子诉讼平台、11个省微法院,在市场上被一些人称为“法律科技第一股”。也正因如此,邵学被网友调侃为“知法犯法”。

更让投资者愤怒的是,邵学在今年3月份就已经被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并实施留置,但华宇软件直到8月29日晚间才首次对外披露,隐瞒了这一重大利空消息长达5个月。

迟到5个月的信息披露

9月21日晚间,华宇软件公告称,公司于9月18日收到北京市监察委员会《解除留置通知书》,主要内容是:决定对被调查人邵学解除留置措施。同时,公司还了解到,邵学家属收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拘留通知书》,主要内容为:邵学因涉嫌单位行贿,于2021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

此外,华宇软件的子公司近日也有原高管被有关部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当事人曾任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高管。

回溯前情,8月29日晚间,华宇软件在披露上半年业绩的同时还公布了一项重大消息:公司未收到董事长邵学关于2021年半年度报告相关议案的意见,邵学将不能在本次董事会履行董事职责。邵学于今年3月份因涉嫌行贿被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并实施留置。

消息一出就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因为邵学不仅是华宇软件的董事长、总经理,同时还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公司拖延了5个月才对外披露,引起了投资者的强烈不满。

对此,华宇软件当时的说法是,“上述情况仅针对邵学先生个人,与公司无关,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经营秩序正常,各项业务按照年度经营计划稳步推进。”

这一事件迅速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关注。8月30日,华宇软件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公司及邵学家属截至目前就邵学涉嫌行贿的具体事项所掌握的信息,公司判断相关事项“仅针对邵学先生个人,与公司无关”的依据及合理性,说明未及时披露邵学被实施留置事项的原因,是否符合《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等。

9月1日,华宇软件又收到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北京市监察委员会决定对北京华宇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的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

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华宇软件表示,3月22日,邵学家属及公司先后收到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的《留置通知书》和《立案通知书》,截至发布公告前,公司未曾收到对公司开展调查的通知,同时经询问,家属也不了解进一步情况,因此公司初步判断邵学被立案调查的事件仅针对邵学个人、与公司无关。

而对于投资者最关心的“未及时披露董事长因涉嫌行贿被留置”的原因,华宇软件表示,公司基于当时对证监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2021年修订)》、《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相关规定和条款的文义和适用情形的理解,考虑到邵学被留置调查期间,能够履职,且公司日常生产经营预计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公司未对相关事项进行披露。

一泻千里的股价

对于华宇软件没有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的原因,投资者和法律界的专业人士并不认可。

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规定,公司因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受到重大行政处罚、刑事处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调查、采取强制措施或者受到重大行政处罚、刑事处罚;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无法正常履行职责,或者因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调查、采取强制措施,或者受到重大行政处罚、刑事处罚,上市公司都应当立即披露。

证监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2021年修订)》第二十二条第十七款也明确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或者职务犯罪被纪检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且影响其履行职责,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

刘国华认为,邵学既是华宇软件的董事长、总经理,同时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涉嫌违法的情况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华宇软件没有立即披露相关情况及对公司的影响,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事实上,无论公司如何辩解,这一事件已经对华宇软件的股价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影响。8月29日晚间消息被爆出后,华宇软件的股价在8月30日直接“20CM跌停”(创业板股票,最大单日跌幅为20%),此后三个交易日,该股分别下跌11.75%、4.18%和8.47%。截至9月2日收盘,华宇软件收于10.58元/股,四个交易日的累计跌幅超过41%,市值蒸发超过40亿元。

投资者还关心,华宇软件延迟披露这一重大利空,是否有知情人在消息公开之前完成减持,因此受益。

对此,记者对比了华宇软件2021年一季报和2021年半年报中的高管持股相关情况,从已披露的信息来看,确实没有高管在此期间减持公司股票。

不过,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华宇软件的普通股股东总数为24144人,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末,普通股股东总数已经增加至31968人。通常来讲,股东人数增加可能意味着持股集中度下降,也就是说可能有部分持股较多的股东完成了减持,由更多的资金实力不强的小散户接盘。

对于有多少人在公告前就已经知悉了邵学因涉嫌行贿被留置的情况,华宇软件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表示,2021年3月22日下午17时左右,北京市监察委员会两位工作人员来公司送达《留置通知书》和《立案通知书》,公司两位工作人员接待并知悉了邵学被留置调查一事。

不过,华宇软件并未披露信息知情人是否持有公司股票,以及在此期间其持股情况是否发生变化。

此外,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公司股东持股情况的截止日期是上半年末,如果有公司高管在7月1日至8月29日期间减持股票,应该是在华宇软件2021年三季报中予以披露。对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编:郭霁瑶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