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八成网民支持彻查德堡:美政府狂删病例档案,知情人被暗杀

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暴发以来,已经有3200多万人感染、42万多人病亡,所有数据都在紧追美国。而比感染和死亡人数激增更凶险的是:由印度向世界蔓延的新冠病毒变异株——德尔塔。 德尔塔正在全世界大规模肆虐。看起来,整个世界会因德尔塔再现至暗时刻。

 

2021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暴发以来,已经有3200多万人感染、42万多人病亡,所有数据都在紧追美国。而比感染和死亡人数激增更凶险的是:由印度向世界蔓延的新冠病毒变异株——德尔塔。

按钟南山的说法:德尔塔变异株在人体内的病毒载量比普通株高出100倍,传播力更强,而且在身体内的潜伏期缩短至1~3天、转阴时间也长达13~15天(普通株7~9天)。

传播太快了。2020年10月,德尔塔在印度被最早发现后,2021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WHO)才将这种编号为B.1.617.2的新冠变异毒株命名为德尔塔(Delta)。但从5月到8月,不到3个月的时间,德尔塔快速传遍世界132个国家。欧洲疫情因德尔塔大幅反弹,而美国更是凶险,截至北京时间8月4日6时30分,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6021038例,累计死亡病例630438例。

拜登政府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随着德尔塔变异病毒引发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美国情况可能变得更糟。今年秋天,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或再次达到20万例。

东京奥运会期间,日本东京的新冠病毒感染新增病例更是屡创新高,由于确诊人数激增,东京都的医疗体制濒临崩溃。菅义伟首相被指责防控疫情不力,内阁支持率已经跌破了30%红线。

因南京禄口机场的疏忽大意,德尔塔也输入了中国,在十几天的时间里,全国多个省市累计发生了数百起“输入感染本土”的病例。

德尔塔正在全世界大规模肆虐。看起来,整个世界会因德尔塔再现至暗时刻。

14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钮文新

德尔塔来势汹汹。

美国政府不去破解本国民众之忧,不伸手救助世界弱国民众于生死,而是把大量精力用于没完没了地甩锅中国,抹黑中国,甚至绑架世卫组织,要求对中国实施所谓“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工作”。

但真相如何?很显然,这场荒诞闹剧从特朗普开始,当WHO不同意栽赃中国,他则领着美国退出WHO,而拜登上台后,急匆匆挤回世卫组织,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绑架WHO针对中国。但不仅中国不买账,坚决反对借助疫情溯源而大搞政治操弄,同时,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针对病毒溯源问题发表了“尊重科学”的看法。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50多个国家致函世卫组织,强调新冠病毒溯源是一项论证严谨的科学工作,不应加入其他政治色彩,同时许多国家要求世卫组织官员,尤其是总干事谭德塞:请尊重此前在中国进行“病毒溯源”的调查结果。另有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个政党、社会组织以及智库提交《联合声明》,呼吁世卫组织本着专业精神全面展开全球病毒溯源工作,并坚决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

17 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生物三级和四级实验室的外部。

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生物三级和四级实验室的外部。

谁是病毒源头?

什么是“全面展开全球病毒溯源”?实际上,伴随着“病毒溯源”的全过程,一个比“反对溯源政治化”更加敏感、更醒目的“世界级诉求”是:请WHO对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发起首轮调查。一项主题为“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应该前往美国进行溯源调查”的调查结果显示:在YouTube、推特等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以汉语、英语、西班牙语、法语、阿拉伯语和俄语为母语的网民中,有83.1%的人支持世卫组织赴美调查。事实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开始呼吁世卫组织前往美国,尤其是德特里克堡进行调查。

德特里克堡(以下简称“德堡”)生化实验室什么来头?1942年,美国陆军接收了美国空军的一个训练机场——德堡机场,并在此建立了秘密的生化武器研发基地。它占地13000英亩,拥有近600座建筑,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院、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等均坐落于此。据资料显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堡研制了著名的“炭疽炸弹”,数量高达100多万枚;而“二战”结束后,德堡整体接收了纳粹和日本“731部队”的罪恶遗产,并帮助“731部队”头领石井四郎逃避战争审判,将其任命为德堡生化实验室顾问,一直到死。

德堡生化实验室干过哪些坏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发动“侵越战争”,在越南10%的土地上喷洒了落叶剂——橙剂,其主要成分是剧毒物质二英,它以癌症、先天缺陷、皮疹以及严重的心理和神经系统等疾病,伤害了480万越南民众,而这个“橙剂”的研制就出自德堡生化实验室。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德堡一直在研究大杀伤力生物武器,其中著名的包括埃博拉病毒、登革热病毒等。同时,德堡也是美国中情局(CIA)“精神控制研究中心”的藏秘之地,并在此实施过臭名昭著的“大脑控制(MK-ULTRA)计划”。据资料显示,1954年,肯塔基州的一个监狱隔离了7名黑人囚犯,并连续77天强迫其服用大剂量迷幻药,没人知道受害者的结局,但能够知道的是:这是CIA“精神控制研究项目”的组成部分,而这个项目的基地正是德堡。

还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它发生在“9·11事件”之后一周,美国出现骇人听闻的“炭疽匿名信件”,它被寄往美国各大媒体机构和多位国会议员办公室,并导致22人感染炭疽热,其中5人死亡。从信件内容看,它似乎是恐怖分子所为,但随后有美国媒体报道称:美国陆军的德堡生化实验室曾经多次丢失“炭疽杆菌样本”。

在德堡周边,奇怪的病症时有发生。比如,2008年之后,周边上千居民患上癌症,成为美国的“致命的癌症集群”。当地美国人为阻止势态,在网上发起请愿。据请愿者称,在一个家庭中,居然出现11人被诊断患有癌症,而住在同一条街上的57人被诊断出癌症;一位请愿者证实,2008年以来,其两名家庭成员罹患罕见癌症,而他本人一年之间竟参加了32位朋友的葬礼。这些请愿者认为,德堡生化实验室渗入地下的污水导致该社区遭受癌症摧残,并呼吁国会采取行动,通过立法,清理德堡并赔偿受害者。

很显然,德堡臭名昭著,而其最大的泄漏事件或许就发生在2019年7月之前。据《纽约时报》报道,德堡生化实验室之所以在2019年7月被关闭,就是因为其“蒸汽消毒工厂出现故障”,而基地为解决实验室废水、废料处理问题,聘请了一家“极不负责”的垃圾处理公司承担清理任务,由此产生了实验室病毒泄漏。

德堡到底泄漏了什么?美国政府不仅以“国家安全”为名拒绝一切触碰,而且对来自世界的质疑装聋作哑,不说、不查、不评论,讳莫如深。但是,越来越多的事实指向新冠病毒源头与德堡之间的联系。

18 1978 年3 月17 日,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的研究大楼。

1978年3月17日,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的研究大楼。

病毒学家离奇死亡?

德堡被暂闭之后,附近出现大面积“不明原因肺炎”,以致与德堡最近的两家养老院发生群体性感染事件。随后,这种“不明原因肺炎”在马里兰和与之接壤的各州急速扩散,再之后就是所谓的“电子烟白肺病”大流行,同时在全美暴发“大流感”。现在看,已经有足够多科学证据证明:不管是“不明原因肺炎”,还是“电子烟白肺病”以及“大流感”,其中包含了许多新冠病毒早期感染病例。

很遗憾,美国政府频频出手干预,快速删除甚至篡改了大量美国媒体和有关机构曝出的病例档案。2020年5月5日,美国《棕榈滩邮报》、《今日美国报》等多家媒体报道说,根据佛罗里达州在其卫生部门网站公布的确诊病例数据,该州有171名确诊病例在2020年1月到2月间就出现了新冠肺炎相关症状。最关键的是:这171名患者均无中国旅行史,其中103人甚至没有任何出国旅行记录。这意味着171位患者均属于美国本土的原发病例。

但是,2020年5月4日晚,佛罗里达州卫生部从官网短暂撤下了这份病例数据,而恢复之后的病例表格中,删除了患者发病的时间。佛罗里达州政府至今没有说明删除信息的原因,但无可辩驳的事实是:当时负责管理数据库的一位工作人员,因对修改数据提出疑义,而在第二天被告知,她失去了进入数据库的资格。不久后,遭到解雇。如果这些事情不是被美国自己的媒体提出质疑,那这些信息恐怕永远无法被外界知晓。

无独有偶,2020年8月12日全球网络上疯传一则爆料,震惊世界。一位曾在德堡工作、名叫Hill的印度裔美国人爆料:新冠病毒源于美国德堡生化实验基地。Hill的上司是Ralph S Baric教授,这位教授在中国发现的SHCO14基因片段上合成了这种新冠病毒。Hill表示,新冠病毒并非故意传播,而是德堡生化实验室在2019年5月发生的泄漏中最先感染了附近居民。更为令人震惊的是,Hill写道:当时他的导师Frank Plummer准备与中国合作,试图利用掌握的资料去阻止疫情传播,但结果是:Frank Plummer在飞机上被暗杀。

真有人敢为掩盖真相而杀人灭口?这则爆料有待证实,而美国政府的神秘和异常表现引发了世界的猜测:新冠病毒背后是否真的隐藏了“惊天阴谋”?

19 街头的武汉军运会标志

街头的武汉军运会标志

“0号病例”之谜

回看2019年10月18日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新冠肺炎疫情的“0号病例”很可能就潜伏在美国代表团当中。事实是:武汉军运会结束之时恰为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暴发之日。而2020年3月20日,美国华盛顿调查记者乔治·韦伯在视频社交媒体中指出: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女运动员贝纳西,很可能就是最初引发武汉疫情的“0号病例”。

根据美国军方报道,2019年10月20日,贝纳西参加武汉军运会“80公里公路自行车赛”。她第四圈还在领先位置,但最后一圈却发生了碰撞,并导致贝纳西头盔损坏,肋骨骨折。这本应立即被送往医院治疗,但贝纳西拒绝,始终不肯离开自己的自行车。后来,美国媒体透露,贝纳西是来自德堡附近的军事基地,在她参加武汉军运会之前,德堡附近社区已经暴发“特殊疫情”,不过美国官方拒绝提供一切数据。这很难不引发质疑:武汉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与德堡附近的“特殊疫情”之间很可能存在关联。

武汉军运会期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实是:美国代表团中5名士兵因突发“疟疾”而被送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此后,美国派专机接走这5名士兵。疟疾?一辈子和疟疾打交道的中国著名药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指出:新冠病毒感染初期的症状和疟疾是很相似的。问题是:这“5名疟疾军人和贝纳西”是否真是武汉疫情的“0号病例”?其实只需查一下他们的血样,一切都将真相大白,但这些人已如人间蒸发。

更为蹊跷的是:同是2019年10月18日,武汉军运会开幕当天,美军进行了一场代号为“201事件”的模拟演习。此次演习的内容是:模拟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由巴西的蝙蝠感染给巴西家猪,然后经由美国和中国传遍全世界,模拟设定疫情死亡人数达6500多万。

为什么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过程、结果与演习设定的情景如此相像?是美国未卜先知,还是这场疫情本身就是美国策划并实施的“生物战争”?演习中甚至测算出:暴发疫情后,美国政府严厉防控不如听之任之,因为听之任之的经济代价最小。这个结论是否指导了美国政府在疫情发生发展过程中的所作所为?

还有一个事实是:这场演习的总导演之一是美国中情局前副局长艾薇儿·海恩斯。现在,她供职于拜登政府,负责新冠病毒溯源工作。

如果前面所述还只是通过梳理逻辑链而追问新冠病毒源头,那更为鲜活的事实是:社交媒体推特上有1000多名用户说自己或家人、好友在2019年12月甚至更早时间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据统计,这些推特用户分布于世界各地,其中来自美国的用户占比超过75%,也有用户来自欧洲、南美洲等地区。很多线索显示,新冠病毒可能在2019年年底之前已在世界多个地方出现。

2020年11月30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人员在美国《临床传染病》半月刊上报告说,他们检测了美国红十字会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间采集的7389份血液样本,结果发现其中106份含有新冠病毒抗体。这意味着那时候新冠病毒或已在美国出现,早于美国官方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时间——2020年1月21日。

欧洲的最新发现,更将矛头直指德堡。据英国《镜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意大利生物学家在参与肿瘤筛查试验的959名志愿者血样中,发现了111个存在新冠病毒的特异抗体的案例。这些血液样本的提取时间是2019年10月到12月;检测工作的时段是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

2021年6月9日,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公开向WHO提交了这些含有新冠病毒抗体的血液样本。WHO随之介入,样本被送往意大利和荷兰的实验室。在那里,样本将被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重检,而最新公布的结果是:这两家实验室重新检测了29份原始样本和对照样本,在原始样本中都观察到了新冠病毒抗体。而且,两个实验室都检测到:抗体样本中最早采集的样本时间为2019年10月。

为什么这些意大利人远比中国人更早感染?问题又关联美国德堡。原来,一个名为“武装部队血液项目”(ASBP)是美军的血液保障体系,也是多年为美国海外武装部队提供血液的官方供应渠道。这个ASBP项目从包括德堡、安德鲁斯联合基地在内的美国国家中心地区(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军事基地采集血液,然后每两周将血液运送到位于英格兰和意大利的美国空军基地,血液运输要求3天内完成所有程序和冷链运输。按照常规流行性疾病溯源逻辑,德堡显然脱不了干系,而欧洲人确信:欧洲新冠病毒的源头就是德堡。

欧洲传来如此爆炸消息突然吗?其实,早在2020年6月19日法新社就有报道: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份公开声明称,2019年年底,其研究人员在米兰和都灵收集的污水样本以及2020年1月份在博洛尼亚收集的污水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SARS-CoV-2)的基因痕迹。当时认为,意大利至少在2019年12月已经发生疫情,但“血液事件”把时间点大大提前了。欧洲普遍认为,这是意大利早期疫情远比欧洲其他国家严重的关键原因。

尽管,截至目前WHO在意大利的调查尚未给出结论,但美国方向传出的最新消息再次惊醒世界。2021年6月15日,美国媒体披露,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美国多地采集的2.4万份血液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它证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已在美国本土低速率传播。特别需要注意的4个事实是:一、样本采自美国各地,非常具有普遍性;二、结果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生物学家提供,是科学而权威的检测结果;三、科学结论否定了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现的时间:2021年1月21日;四、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早于中国武汉。

20 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

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

追问病毒源头

最近,媒体又扒出了新的事实证据:有称“冠状病毒之父”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拉尔夫·巴里克的研究团队,专门研究改造冠状病毒基因、病毒增强技术等,并在2008年11月的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发表论文,介绍了人工合成冠状病毒——从设计到创造再到复活,从刺突蛋白的构建到感染实验的全过程。这项研究证明:美国至少是人工合成冠状病毒的、无可争辩的源头。更重要的是:美国德堡生化实验室与巴里克研究团队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往来,共享着所有研究专利。

美国德堡生化实验室是否就是新冠病毒源头?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世界级谜团”,而查清德堡真相更是一个“世界级诉求”。

至少这些问题无法回避:

为什么美国不敢披露武汉军运会参会美国军人患病的真实数据?被疑为武汉疫情“0号病例”的5位军人和贝纳西现在何处?美国是否应当配合国际社会共同检测这些可疑对象的有效血样?

为什么美国对2019年8月已经轰动世界的“不明原因肺炎”“电子烟白肺病”“大流感”等奇怪病症讳莫如深?为什么这些怪病都指向德堡生化实验室?德堡是否已经拥有大量“人工合成”的冠状病毒制剂?它与新冠病毒之间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美国权威部门频频从怪异病例中明确检出新冠病毒抗体而美国政府却对此视而不见?同时,如何解释美国政府任由疫情在美暴发和快速蔓延?

为什么科学家检测结果早已充分证明欧洲和美国新冠肺炎病例先于中国,而美国却不遗余力地拼命甩锅中国?

这些线索表明,如果不去美国进行新冠病毒溯源,那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结论都将是失实的。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15期)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