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空场”也要坚持办奥运

东京奥运会的“经济账”

对运动员来说,奥运会是一场盛大的比赛,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有家人的庆祝,有朋友的喝彩。世界级的体育明星在世界级舞台上大放异彩。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周瑞峰  编译

对运动员来说,奥运会是一场盛大的比赛,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有家人的庆祝,有朋友的喝彩。世界级的体育明星在世界级舞台上大放异彩。

但,这次却是个例外。

在7月23日即将开幕的东京奥运会上,主办方正在出台新一轮的措施,以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近日,东京奥组委表示,东京奥运会将在没有观众观赛的情况下举行。

早在7月1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就宣称:“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不排除空场办奥运的可能。”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也对此表示同意,她说:“我们不能无视当前的局势,不管不顾地让观众入场观赛。”

7月8日,菅义伟宣布,东京都将再次进入紧急状态,实施期限从7月12日至8月22日。这是东京都因新冠肺炎疫情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该命令要求餐馆提前关门,不提供酒水。人们还将被要求避免不必要的旅行,但与之前的紧急状态时期一样,公共交通将继续运行,大多数商店将继续营业。

今年3月,主办方宣布禁止外国观众入场。但在6月份,随着日本新冠肺炎病例的下降,日本官员们讨论了允许有限数量的当地观众观赛的计划。但是近日,随着病例数再次回升,这个计划最终被放弃。

98

99 7 月9 日,日本东京,东京奥组委就门票问题召开媒体见面会。

7月9 日,日本东京,东京奥组委就门票问题召开媒体见面会。

日本对病毒的担忧与日俱增

美联社称,新冠病毒仍在肆虐,在疫情期间举办奥运会,日本“压力山大”。

东京奥运会将于7 月23 日开始,虽然可能根本没有观众,但组织者决定继续举办。尽管日本在为民众接种新冠疫苗上取得了显著进展,但由于疫苗供应短缺,后继乏力。

随着数以万计的游客涌入这个接种率仅为 13.8% 的国家,日本的入境防疫方面已经出现了纰漏,尤其是在新抵达的乌干达代表团中发现了感染病例,而且感染的是高传染性的德尔塔变异毒株。

7月3日,东京报告了716例病例,为5个星期以来最高。7月5日,报告了342例,东京连续16天确诊新病例……人们不由得担心奥运会将成为传播病毒的温床。

在一次政府顾问会议上,专家们警告说,奥运会期间感染人数可能会激增,预计每日病例数将超过1000例。他们表示,这将给医疗系统带来巨大压力。在最坏的情况下,每天可能会有数千人感染,医院将人满为患。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政府新冠病毒咨询委员会负责人敦促加强边境管制,在机场检测和隔离被感染的入境人员,以防止感染从东京蔓延到郊区。

在一个令人震惊的案例中,6 月 19 日,乌干达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在抵达成田国际机场后病毒检测呈阳性,并在那里被隔离。其余9人乘坐包车前往大阪,在那里进行赛前训练,行程超过 500 公里。几天后,该团的第二名成员病毒检测呈阳性,与他们密切接触的7名官员和司机不得不进行自我隔离。另外,该团本身也正在酒店隔离。卫生官员说,这两名病例都感染了德尔塔变异毒株。

在一片批评声中,6月28日,菅义伟前往东京羽田国际机场视察了机场检疫现场。随着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官员和媒体进入日本,他誓言要确保完善的入境防疫措施。

另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东京奥组委7月6日宣布,在7月1日和2日,两名东京奥运村的工作人员相继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指出,检测呈阳性的这些工作人员被发现和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一起吃饭,这违反了奥组委的防疫措施。

不过,与这两名确诊患者曾同桌就餐的另外两名密切接触者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东京奥组委广报科负责人称,今后将进一步加强管理,并已要求全体工作人员提高警惕防止感染。

此外,东京奥组委宣布,与东京奥组委存在业务往来的人员中又出现了3例新增确诊病例。自7月1日起,东京奥组委发布第三版预防感染对策“规则书”以来,除了入境日本参加集训的外国奥运代表团成员,仅持东京奥运会ID卡的工作人员中,确诊病例就已达到12例。

为什么不直接取消?

取消东京奥运会无疑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经济学家们表示,取消东京奥运会将对已经处在双底衰退(编者注:又称“W型衰退”,指在经济已经触底逐渐回升时,经济复苏可能失去动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再一次触底)边缘的日本经济造成进一步损害。彭博社指出,取消东京奥运会可能会抹消日本2021年的大部分经济增长。

彭博经济(Bloomberg Economics)的益岛由纪(Yuki Masujima)表示,在紧急状态延长的情况下,在最后一刻取消奥运会,将给经济带来额外的负担,减缓人们期望的夏季复苏,并使日本今年的经济增长至多下降1.7个百分点。

《纽约时报》称,如果东京的新国家体育场在开幕式当晚空无一人,那将意味着日本154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因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而追加的费用就高达30亿美元),大部分会付之东流。这笔巨资在以庞大著称的奥运会预算中也创下了纪录。

不过,除了金钱损失外,日本的声誉损失将更是不可估量的。在日本生活了30多年的投资顾问杰斯珀·科尔(Jesper Koll)说,东京奥运会是一场面向世界的品牌宣传活动。归根结底,问题不在于建设成本能否收回,而在于日本的国家品牌形象能否得到提升。

东京奥运会没有观众可能会导致高达8亿美元的票务损失。分析师利亚姆·福克斯 (Liam Fox) 表示,在疫情暴发前,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组织者最初预计将提供780万张奥运会门票。但是根据第一阶段销售过程中的强劲需求,这一数字被调整,最终提供了900万张门票。这原本可以创下奥运会门票销售最高纪录,预计将为2020年东京奥组委带来8亿美元的收入,并且有助于支付12%的筹建总预算。

7月9日,负责本届奥运会门票业务的东京奥组委市场局次长铃木秀纪表示,门票都将进行退票处理。对于观众不能到场观看比赛一事,铃木秀纪含泪道歉称:“对于期待已久的观众们,我充满了抱歉的心情,没能满足大家的期待。”

东京的餐饮业原本希冀的旅游收益也大幅下降——东京奥组委今年3月禁止了国际观众观赛。而那些获准进入日本的奥运游客也无法体验到东京的魅力,因为按照规定,他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奥运场馆之内。

另外,如果东京奥运会不能举行,主办和运营奥运会的国际奥委会将可能不得不退还40亿美元的电视转播权收入,这笔钱占国际奥委会收入的73%。与奥运会相关的赞助也有数亿美元,取消奥运会意味着这些公司可能会要求退款。

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对其他国家的体育事业也具有积极意义。对许多国家的奥委会来说,国际奥委会的慷慨解囊是一条至关重要的生命线,涵盖了从行政费用到培训补贴,再到青年发展等一系列项目。例如,据国际奥委会前官员理查德·彼得金(Richard Peterkin)说,在加勒比岛国圣卢西亚,国际奥委会的资助占该国奥委会年收入(60万美元)的1/4。

一些较大国家的奥委会也依赖这笔资金。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奥林匹克协会(编者注:即英国的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在年报中提到,如果今年夏天的奥运会被取消,可能会导致其财政危机。该协会的董事近日总结道:“奥运会如果在2021年5月之后被取消,会产生实质性的不确定性,可能会让人怀疑机构能否继续运营下去。”

不得不提的是,奥运会能带来丰厚的广告收入。夏季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体育资产之一, 2020年3月,拥有奥运会美国转播权的NBC环球宣布,它已经售出了价值12.5亿美元的广告。这超过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广告销售额,后者为公司创造了16.2亿美元的总收入和2.5亿美元的利润。

即使东京奥运会延迟一年举办都不会损害NBC的盈利。NBC环球首席执行官杰夫·谢尔(Jeff Shell)在投资者会议上表示,东京奥运会“可能是公司历史上最赚钱的奥运会”。

101-1 7 月9 日,日本东京,2020 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场地。

7月9日,日本东京,2020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场地。

101-2 7 月10 日,日本东京,一名戴着口罩的人在东京国家体育场的观景台上拍照。

7月10日,日本东京,一名戴着口罩的人在东京国家体育场的观景台上拍照。

是否有观众对运动员的发挥有影响

东京奥运会的延期迫使成千上万的运动健儿(200多个国家的约11100名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另外4400名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生活暂停一年,重新投入了训练。他们中有人推迟了结婚计划,有人推迟了大学入学,甚至推迟了生育计划。因此,几乎世界各地的体育选手都渴望着东京奥运会能够举行。

“我的人生本该早已进入下一篇章。”22岁的德兰·约翰逊(Delante Johnson)说。他是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一名拳击手,他本来计划在2021年开始其职业生涯,但是他决定将自己的业余身份再保留一年(编者注:职业拳击手参加奥运会有很多限制),部分原因是为了履行对2015年去世的前教练克林特·马丁(Clint Martin)的承诺。约翰逊说:“他总是对我说,‘要去参加奥运会’,而我一直没有忘记他说过的话。”

对于那些尽其一生都在追逐梦想的奥运选手来说,奥运会就是一切。它可以敲开赞助机会、奖牌奖金和赛后职业的大门。对许多人来说,他们还提供了在全球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机会。来自加州的29岁水球运动员卡利·吉尔克里斯特(Kaleigh Gilchrist)说:“我们终于可以体验这种激动人心的感觉,可以展示我们付出的所有努力了。”

奥运选手的热情无可置疑,那么没有观众,对他们的影响几何呢?心理学家乔纳森·法德(Jonathan Fader)说:“以我训练那些职业运动员和大学生运动员的经验来看,环境的任何更改都会导致一定程度的压力。变化可能是天气,可能是新教练,也可能是观众。”

塔夫茨大学心理学教授萨姆·萨默斯(Sam Sommers)称,疫情期间,还没有人研究过精英运动员在有无观众情况下的不同表现。“我们确实知道,他人的存在会引起生理上的反应,它会让我们心跳加快,让我们的精力更加集中。我们在别人面前的表现和独处时是不一样的。有研究表明,当你在做一件熟悉且熟练的事情时,观众的存在可能是一件好事。”

运动员们也觉察到了有无观众的不同。法国网球选手盖尔·蒙菲尔斯(Gael Monfils)说,在一大群观众面前打球感觉是“极好的”。他说:“我想念观众,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力量。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了。”

对主场作战的运动员来说,热情的奥运观众或许也能带来好处。2003年发表在《体育与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观众的喝彩可以影响裁判的判罚,从而带来更大的主场优势。

萨默斯称,观众的上座率是否重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比赛的类型。例如,职业棒球或篮球比赛的观众与你在高尔夫球场看到的观众是不同的。“一般的弓箭手或赛艇手可能不习惯在一大群人面前表演,所以效果可能会有所不同。你无法提供全面的预测,但证据表明,观众存在可以影响运动员的表现。”

日本首相的“转机”或“危机”

《纽约时报》指出,日本首相菅义伟目前的支持率为37%。他可能担心自己的政治命运与奥运会联系太过紧密,无法将其取消。天普大学亚洲研究主任杰夫·金斯顿(Jeff Kingston)说:“从政治上讲,如果他取消奥运会,就意味着出局。”金斯顿说,随着9月大选的临近,菅义伟可能将奥运会视为潜在的救命稻草。

对于菅义伟和日本政府来说,举办一场成功且安全的奥运会将带来巨大的政治效益。当然,不利的一面是会有公共卫生灾难的风险,这会导致生命损失并重创日本经济,造成比损害菅义伟个人政治声誉更严重的损害。

(编译自:《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彭博社、美联社、美国广播公司)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13期)


2021年第1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1年第1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