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长征集结出发地的新长征

“我11年前来过赣南,一直还想来看一看,看看老区乡亲们生活改善怎么样,脱贫攻坚进展如何。更重要的是,于都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是中央苏区,是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2019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乘飞机、坐火车、换汽车,辗转奔波7个多小时来到赣南于都县,追寻红色记忆,缅怀峥嵘岁月。

2021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1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江西于都报道

“我11年前来过赣南,一直还想来看一看,看看老区乡亲们生活改善怎么样,脱贫攻坚进展如何。更重要的是,于都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是中央苏区,是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2019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乘飞机、坐火车、换汽车,辗转奔波7个多小时来到赣南于都县,追寻红色记忆,缅怀峥嵘岁月。

2016年10月21日,习近平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长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伟大远征”“长征是一次检验真理的伟大远征”“长征是一次唤醒民众的伟大远征”“长征是一次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这片土地承载着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理想信念和革命意志,铸就了中国共产党伟大的革命精神。

 

这里是于都,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

长征大道、长征广场、长征宾馆、长征大桥、长征公园……于都县委书记陈阳山说,“长征”是于都最浓烈的印记,长征精神是于都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这样评价于都: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所在地,赣南第一支红色武装、第一块红色根据地、第一个红色政权诞生地,中央苏区的全红县之一和巩固的后方基地。

王耀南将军在著作《坎坷的路》中,记录了几个于都老表支援红军的生动细节:

“有一次,我正在指挥架桥,突然看到河滩上何立斌、刘调元几个同志和一个老大爷争吵,互相争抱几块木板。我当时心想:征集材料怎么能和老表吵架呢?连忙跑了过去,安慰老大爷说:‘老大爷,板子我们可以不要你的。’我的话还没说完,老大爷更急了,说:‘这位同志啊,你怎么硬是不通情理。红军战士前方打仗,连命都拿出来了,我献出一块棺材板算什么!’”

听到此事,周恩来感慨地说:“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

16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

16-2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园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园

等了87年,你怎么还没回来?

于都人民携带着铭刻在骨子里的红色基因。“于都是当年赣南参加红军最多的一个县,先后有68000多人参加红军,10万人次支前参战。随部队出发长征有17000多人,解放后活下来的只剩下277位。走出开国将军16位。”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副馆长钟敏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这么多人随部队出发,长征能有几人还啊。”

钟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外曾祖父1933年参加红军,第二年牺牲在宁都反围剿战场;丈夫的小爷爷在湘江战役中牺牲,成为无名烈士。

“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星夜渡过于都河,古陂新田打胜仗。”沿着青石阶梯拾级而上,步入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馆内铜壁上的浮雕,正如陆定一《长征歌》里描绘的——红军同志们举着火把,挑着扁担,手握着枪支,俯下身体,在狭窄的山间道路上行进。

星移斗转,沧海桑田。今天,初夏时节的于都河畔郁郁葱葱,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103岁高龄的段桂秀是赣州地区唯一还健在的红军烈士遗孀,为了当年丈夫王金长的一句“我一定会回来,你要听妈的话”,她已经等了80多年。钟敏说,2019年,她陪同老人来到于都烈士纪念碑前,因为王金长烈士的名字刻在纪念碑顶端,老人只能用树枝够着丈夫的名字,然后失声痛哭:“我整整等了87年,你怎么还没回来?”

说起这段故事,已经讲解长征历史20多年的钟敏仍然忍不住流泪。

接见段桂秀老人等革命烈士家属、红军后代代表之后的第二天,在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说:“长征中能活下来的有多少人?红军战士靠的是什么?图的是什么呢?他们靠的就是坚定的革命理想信念。最重要的信念就一条,就是相信共产党,相信红军,相信跟着红军走就是有前途,相信共产党做的事情就是为穷苦老百姓好,相信共产党说的就是真理。”

习近平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还强调:现在国家发展了,人民生活变好了,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们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们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17 103 岁高龄的段桂秀是赣州地区唯一还健在的红军烈士遗孀,在烈士纪念碑前寻找丈夫王金长的名字。

103 岁高龄的段桂秀是赣州地区唯一还健在的红军烈士遗孀,在烈士纪念碑前寻找丈夫王金长的名字。

17-2 于都县红军长征小道

17-3 长征源合唱团演出现场照片

长征源合唱团演出现场照片

于都人民不会忘记

红色基因,血脉相承。

于都人民不会忘记,长征渡口响起的嘹亮歌声可以为证。“晚霞映红于都河,渡口有一支难忘的歌,唱的是咱长征源,当年送走我的红军哥哥……”长征源合唱团成立于2010年11月,是一个群众业余文化团体,每周三晚上集中排练,在全国各地演出《长征组歌》,团员参加活动和演出没有任何报酬。

红军后人、长征源合唱团首任团长,现名誉团长袁尚贵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5月20日,他作为红军后代代表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为了纪念这一天,合唱团的目标是到今年5月20日演出500场。“今后还要接着唱下去”。

于都人民不会忘记,于都河畔的130名小红星讲解员可以为证。肩负着传递于都声音、展示于都形象、讲好于都故事的光荣使命,每到周末、节假日,小红星讲解员们就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里讲述家乡的红色故事。他们一声声清脆入耳的讲解像一阵和煦的晚风,在波光粼粼的河水中泛起涟漪,在远道而来的人们心中留下深深印记,长征精神在此传承。

于都人民不会忘记,祁禄山红军小道可以为证。1934年10月,中央红军星夜渡过于都河,南下突破敌人第一道封锁线之前,在这里秘密行军的一支部队,踏着于都县通往安远、信丰古驿道的祁禄山段山路,留下一条19.34公里的红军长征小道。

2019年,各地前来红军长征小道重走长征路的人数超过10万。祁禄山镇党委书记李小东说:“为了让游客切身了解于都的红色历史,我们找来了当地村民和专业人员,让他们做红军小道上的‘引路人’。”一位红军小道讲解员说:“每讲解一次,我对家乡就多一分了解,对家乡的热爱也多了一分。”

陈阳山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近年来,于都立足红色资源优势,大力传承与弘扬长征文化,长征国家文化公园于都段、雩都古城加速推进,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纪念园成功创评为国家4A级景区,“于都长征集结号”高铁动车组完成首发,江西经典红色旅游航空线路(于都至井冈山段)顺利开通,于都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快速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于都,红色旅游蓬勃发展。

钟敏介绍,2019年,参观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的人数达到110万人,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有所下降,但下半年就恢复增长。今年是建党百年,来于都学习长征历史的人非常多。

陈阳山说,一定突出打好“长征集结出发地”品牌,努力将于都建设成为著名的红色旅游目的地。

2020年新年前夕,习近平发表新年贺词时又一次提到于都。“我沿着中国革命的征程砥砺初心。从江西于都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到河南新县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从甘肃高台西路军纪念碑到北京香山革命纪念地,每个地方都让我思绪万千,初心和使命是我们走好新时代长征路的不竭动力。”

 

“老区中的特区”   部委对口支援

总书记的念念不忘,

为赣南苏区带来了什么?

于都进入振兴发展最好的新时期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珍藏的一份文件(《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原件),静静地讲述着习近平总书记与赣南的故事。

19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展品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展品

对赣南,习近平一直念念不忘。他多次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非常关注江西工作,关注老区,特别是赣南等原中央苏区的振兴发展,关注老区人民生活”“一定要把老区特别是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放在心上”“让老区人民同全国人民共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成果”。

2011年,习近平作出长篇批示,要求进一步帮助和支持赣南苏区发展,使这里与全国同步进入全面小康,使苏区人民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

在他的亲自推动下,中央派了11个工作组到赣州来调研。

2012年6月28日,《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颁布实施,从老区人民的吃住行用水用电,到财税、投资、金融、产业、国土资源、生态补偿、人才引进、对口支援等各方面给予政策倾斜,其力度之大,让外界将赣南称为“老区中的特区”。

《若干意见》明确对赣南进一步加大中央财政均衡性转移支付力度,逐步缩小地方标准财政收支缺口,加大中央财政对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财力补助,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和专项建设资金投入,在重大项目规划布局、审批核准、资金安排等方面对赣南等原中央苏区给予倾斜。

19 于都县澄江村,中央红军红三军团第八军第四师第二团驻军旧址。

于都县澄江村,中央红军红三军团第八军第四师第二团驻军旧址。

“将军说我的家乡穷,为什么穷?人都没有了”

赣南确实需要给予格外的支持。

赣州是原中央苏区所在地,新中国成立以后,社会经济持续发展,但依旧没有挖断穷根。

到“十一五”末,赣州市人均主要经济指标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到四成,赣州还有11个罗霄山连片特困县、1419个贫困村以及215.46万贫困人口,更有69.5万户、近300万人居住在危矮破旧的土坯房中。

2010 年以前,赣州还有 1.8 万个村民小组、2.3 万个自然村不通公路,还有 541 个行政村不通客运班车,还有 31.78%的农田得不到有效灌溉,不少农户还存在安全饮水问题。

于都县委书记陈阳山说,于都是原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2014年,全县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6161户、164030人,贫困人口多、发展底子薄、贫困程度深,脱贫任务十分艰巨。

为什么这么穷?

赣南地处罗霄山脉,穷根扎在大山里,山地加上丘陵的面积占到83%,人均耕地只有0.635 亩,不及全国平均水平1.45 亩的一半,也低于江西省人均0.995亩。

长期困扰赣南苏区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80多年前战争造成的创伤。苏区时期,参军参战的赣南儿女有93万余人,占当地人口三分之一,仅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10.8万人。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平均每公里就有3位赣南子弟倒下。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副馆长、红军后代钟敏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转述了一个故事。她说,段德彰将军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和村子里的12位小伙伴参加长征,解放后活下来的只剩下他一个人。“将军自己省吃俭用,把省下的钱捐给家乡建希望小学,建立奖学金。后来于都老乡到他家中做客的时候,发现他家中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一台14英寸彩色电视机。将军说我的家乡穷,为什么穷?人都没有了。”

《若干意见》中这样写道:“迄今为止,原中央苏区特别是赣南地区,经济发展仍然滞后,民生问题仍然突出,贫困落后面貌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还有不少群众住在危旧土坯房里,喝不上干净水,不能正常用电,一些红军和革命烈士后代生活依然困窘;基础设施薄弱、产业结构单一、生态环境脆弱等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

21 于都县澄江村风貌

于都县澄江村风貌

《若干意见》出台以来,于都进入振兴发展最好的新时期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是赣州唯一一个人口超百万的县。

在今天的于都县城,穿城而过的于都河一泓清水映照着两岸灯火璀璨,如果不是刻意提醒,很难想象这里竟然刚刚脱贫一年。

从2012《若干意见》出台到2020年于都脱贫摘帽,作为县党政主要领导,陈阳山对于都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受尤其深刻。

陈阳山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若干意见》出台以来,于都全县上下感恩总书记对老区人民的关心厚爱,铭记党中央、国务院的特殊关爱,全面落实《若干意见》等系列文件精神,大力弘扬苏区精神和长征精神,争当赣南苏区振兴发展先行者,于都在振兴发展中迈入了发展态势好、构筑优势多、民生改善实、社情民意顺的新时期。”

《若干意见》的确是于都高速发展的强劲引擎。

于都县县长黄法介绍,《若干意见》出台后,一批打基础、管长远的重大交通和能源项目在于都相继获批建设,例如,赣龙铁路复线于2015年通车运营,让于都成为赣州首批迈入动车时代的县,打通了至赣州、长三角、厦漳泉地区的快速铁路通道;宁定高速于2017年建成通车,打通了于都北上南下的对外公路运输快速主通道。

更重要的是国家级平台落户。2016年,《瑞(金)兴(国)于(都)经济振兴试验区发展总体规划》纳入国务院设立的县级经济振兴试验区范围,“共和国摇篮”瑞金、“将军县”兴国、“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 于都共建共享这一国家级平台,一系列重点项目快速推进。

推动形成以于都为中心,宁都、石城、瑞金、兴国等地协同发展,打造纺织服装产业集群是瑞兴于试验区的重头戏。

服装产业是于都的工业首位产业。从全国各地来看,只有于都将服装产业作为首位产业。

于都县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办主任丁有胜坦言,因为大家认为做服装不挣钱,听起来也不够高大上,所以并不重视服装业,而于都则因地制宜,选择了这个表面看起来不那么高大上的行业。

2017年,于都出台“服装10条”,推动产业快速成长。2021年初,于都修订新的“服装10条”,政策执行至2024年底止。

于都县委副书记李赣兴表示,“服装10条”的政策力度非常大,其背景就是《若干意见》给了原中央苏区特殊的政策支持,从而形成了于都的政治优势、政策优势。“有的企业家心怀红色情结,比起其他地方,更愿意来红色于都投资。”

“从2020年开始,我们的服装产业已经进入一个非常好的时期,产业链向高端延伸,订单充足、数字驱动,整个产业迎来一个大风口,不少企业纷纷来于都投资。”陈阳山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于都纺织服装全行业产值已经达到500亿元,“十四五”时期目标是达到千亿元。

到2021年底,于都纺织服装将建成核心工厂12家,全县的计划是到2023年核心工厂达到30家以上,卫星工厂达到600家以上,而且卫星工厂一半以上放在乡村。

“核心工厂+卫星工厂”是于都提出的一个独特模式。核心工厂一般位于县城,是承接大品牌、大企业订单,负责设计、培训、裁剪、管理、金融、品控等核心环节,卫星工厂由众多小微企业组成,还有一部分分布在于都各乡村,专门负责生产,两者之间形成紧密的合作链条。

陈阳山介绍,卫星工厂放在乡村是一举多得,既可以盘活农村的闲置资产,壮大村集体收入,也可以解决农民的就近就业问题,还能解决城区用地用工的瓶颈问题,降低厂房投资或租赁成本,以及带动乡村振兴的发展。

“一人就业,全家脱贫。”于都县扶贫办党组书记、主任袁勇锋说,服装业能够吸纳非常多的人就业,在于都,做服装的小微企业多达3000多家,从业人数高达30万人。

2020年10月,江西省省长易炼红在于都考察服装产业时强调,于都要坚定不移抓好纺织服装首位产业的集群化建设,为企业提供更加优质高效服务,让更多行业龙头和知名品牌落户当地,加快打造纺织服装制造时尚名城,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实现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提供持续的内生动力和产业支撑。

作为农业大县,农业产业是乡村振兴的关键,于都近年来牢记总书记“要把富硒品牌做起来”的殷殷嘱托,狠抓粮食生产,2020年粮食种植面积和产量实现双增长,年种植富硒水稻超过30万亩,年种植富硒蔬菜面积约22万亩,富硒脐橙基地达16.4万亩、富硒油茶种植面积达28.7万亩。

“我县生产的富硒蔬菜、富硒大米很受市场欢迎,市场售价比一般农产品高出50%左右,有的甚至能达到普通农产品价格的3倍以上。如于都富硒丝瓜售价高时可达12元/公斤,梓山富硒大米售价高达30元/公斤。”于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钟振海说。

服务业也在于都也迎来快速发展。红色旅游与红色培训很红火,近两年来于都参加红色研学的人数超过了10万人次。

对口支援,开启中央部委与赣南的“直通车”

为确保《若干意见》实施到位,2013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央国家机关及有关单位对口支援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实施方案》。由中组部、国家发改委牵头,众多部委对口支援赣南,架起了中央和老区的“连心桥”。

安远县“挑选”交通运输部作为自己的对口支援部门之一。2013年以前,这里是江西省唯一一个不通铁路、高速和国道的“三无”县。现在,安远成为全国“四好农村路”示范县。

海关总署对口支援龙南。2018年12月,海关总署批复设立龙南海关,为赣南企业走出去提供更加高效便利的通关环境。

国家卫健委、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都是于都的对口支援单位,自然资源部定点扶贫于都县。黄法表示,这些年来,于都抢抓新时代苏区振兴、对口支援、定点扶贫等政策,积极主动向这些单位对接汇报,这些单位对于都形成了整体性、系统化的政策支持体系,一大批政策、资金、项目落地于都。国家卫健委先后将于都县列为全国第二批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示范县、健康促进项目试点县等,在基础设施建设、医疗人才培养、学科建设等方面给予全方位扶持,推动于都医疗服务水平走在全省前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加速缓解;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累计支持各类资金超过6000万元,在粮食仓储、富硒品牌打造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于都粮食安全保障和应急能力大幅度提高。

2020年5月,于都县罗坳镇峡山村小学安装了自来水。当大家拧开水龙头,看到清澈的水流汩汩而出,现场有的老师禁不住流下了眼泪。这是一所村级完小,始建于1959年,喝上干净的水,是学校200多名师生多年的梦想。

2018年,周保铜作为定点扶贫干部,从自然资源部来到于都县挂职工作,得知峡山村小学的情况后,他请来中国地质调查局武汉地质调查中心扶贫找水团队。

黄法介绍,作为定点扶贫于都的单位,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投入资金3900余万元,在于都找水打井108口,解决了6万余人的安全饮水需求,还为于都5000余亩富硒蔬菜基地提供了灌溉用水。

不光是找水打井,黄法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自然资源部定点帮扶于都,不仅在政策方面给予特别关照,而且在其他方面也大力支持,“要资金给资金,要项目给项目,精准化、个性化地为我们革命老区解难题、办实事”。

不仅是各部委对口支援,中央还专门安排了部际联席会议机制,推动各项工作贯彻落实。

赣州有干部形容,部际联席会议就像是“通天”的高速公路,各县(市、区)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可以直接向各部委提报,恳请协调解决。

2020年部际联席会议第七次会议上,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审议通过将长征江西段作为长征国家文化公园重点建设区,在于都等地予以优先安排实施建设项目。长征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范围是以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中央红军)长征线路为主,兼顾红二(红二、红六军团)、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长征线路。

赣州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若干意见》实施以来,至2020年,赣州先行先试政策212项,各部委累计出台152个对口支援工作计划或方案,安排受援地项目近4000个,援助资金210余亿元。

22

《若干意见》目标较好实现,老区面貌发生深刻变化

有了《若干意见》的支持,曾经关山重重的长征集结出发地,就像2019年底开通的昌赣(南昌—赣州)高铁一样,迈入了跨越发展的“快车道”。昌赣高铁开通,江西成为全国第三个“市市通高铁”的省份。

2020年4月26日,于都、兴国、宁都等江西最后7个贫困县宣布退出,革命老区江西25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摆脱区域性整体贫困。

2020年,赣州GDP达3645亿元,在《若干意见》出台前的2011年基础上增长2.72倍。

2021年2月19日,赣州市市长许南吉指出,赣州2020年全年GDP增长4.2%,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6.3%、9.2%,增幅位居江西第一。纺织服装、电子信息产业集群产值均突破900亿元。

回顾“十三五”时,许南吉说,过去5年,《若干意见》目标较好实现,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老区面貌发生深刻变化,人民生活明显改善,累计获得中央和省支持政策1062项、重大项目332个、各类资金3162亿元,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提前3年实现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2020年5月,江西省委书记刘奇赴赣州调研表示,江西所有贫困县实现了脱贫摘帽,特别是赣南原中央苏区实现了整体脱贫。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直接关心、直接指导的结果,凝聚了习近平总书记对革命老区的深情大爱、对老区人民的赤子情怀。

 

23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景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景

新时代 新长征

建党100周年之际,

革命老区再获政策红利

沿海地区向赣州产业转移,出现企业抱团新趋势

脱贫不是终点,而是新长征的起点。

2021年2月2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新时代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意见》指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激发内生动力,发挥比较优势,努力走出一条新时代振兴发展新路,把革命老区建设得更好,让革命老区人民过上更好生活,逐步实现共同富裕。

今年3月5日,在赣州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学习(扩大)会上,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吴忠琼指出,《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意见》是新发展阶段特别是“十四五”时期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对推动赣州高质量跨越式发展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于都县委书记陈阳山说,在建党100周年之际,在《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之后,中央给予革命老区新的振兴政策,充分彰显了党中央、国务院对革命老区人民的深情大爱,对赣南老区的特殊关爱。

25-3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的《若干意见》文件原件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的《若干意见》文件原件

2019年5月20日,在于都河畔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习近平总书记深情地说:“革命战争年代,江西人民为革命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巨大贡献。现在国家发展了,人民生活改善了,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能忘记革命先辈、革命先烈,不能忘记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

一位当时陪同考察的赣州干部回忆,2019年,习近平在江西听取汇报时嘱咐有关部门,可以研究论证出台新一轮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政策文件。

于都县委副书记李赣兴对《中国经济周刊》说:“2012年的《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45条和今年的《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意见》,含金量非常高,可以说条条是金,这是总书记对革命老区的特殊关怀、深情大爱。”

24-1 于都县银坑镇建设中的服装批发零售市场

于都县银坑镇建设中的服装批发零售市场

25-1 于都禾丰乡兰花小镇

于都禾丰乡兰花小镇

新时代新政策,吸引企业向赣州加速转移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意见》指明了赣南等原中央苏区的未来,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这里美好的前景,沿海地区向赣州产业转移出现企业抱团的新趋势。

2021年一季度,于都已签约项目21个,签约金额206.5亿元,签约了投资25亿元的杭萧区域总部项目、22亿元的牛仔产业园、10亿元的光电产业园等一批重大项目。

陈阳山说:“于都今年的招商形势非常好,新时代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文件出台以后,不少企业非常看好老区的发展,特别是赣州的发展。”

于都服装产业集群度更是在快速提高,赢家服饰、汇美集团、浙江华鼎集团等龙头企业纷纷落户,带动上下游企业前往于都。

2020年12月,中国服装论坛高端制造与设计协同创新峰会在于都举办,超过200家服装企业和近300位业界大咖齐聚于都。2021年3月,于都县举办服装面辅料集采及设计对接会,60多家业界知名面辅料生产企业、设计机构参会,呈现了5000多款面辅料。

陈阳山说,于都的目标是从制造升级、建设弹性供应链入手,打造“技术好、成本低、反应快、品类全、服务优”的弹性供应链基地,为国际国内品牌提供最优质的B2B服务。今后还要引进专业的服装类院校在于都设立研究与培训机构,培养更多的本土化行业人才。

不光是于都,在赣州其他县市区,如南康,众多家具产业顶级企业落户,集群产值达2000亿元,而电子信息产业、稀土产业、汽车产业也都呈现出类似的产业集群落户赣州的现象。2021年,赣州提出,要加快建成大湾区产业转移承接基地。

除了政策优势,多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企业家认为,赣州良好的营商环境是他们选择在这里投资的重要原因。

如今,于都禾丰乡兰花小镇远近闻名,占地3000余亩,预计总投资13亿元,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兰花种植观光基地,通过党建引领,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方式,带动周边村庄发展。而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废的河滩地。

“到县城来投资,刚开始也是小心翼翼,后来慢慢发现,从乡镇到县委、县政府,给我们的支持都非常大,有什么事情随时都能解决,才一步步投了这么多钱。”赣州鑫悦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范家溢说。

赣州市市长许南吉在作2021年赣州市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赣州要打造全国一流营商环境,树立“凡是大湾区能做到的,我们都要做到”的理念,全面对标大湾区,逐项梳理解决影响营商环境的问题,推行企业入赣“无差别”办事体验,真心真情服务企业。

24-2 于都龙溪小学,当地海拔最高的小学。

于都龙溪小学,当地海拔最高的小学。

25-2于都葛坳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于都葛坳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芝麻开花节节高,今后日子会更好!”

产业兴旺、以工补农、以城带乡,从城市到乡村,赣南大地一派兴旺气象,老表们的日子越来越好。

于都县仙下乡龙溪小学孩子们的琅琅书声是对《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与《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支持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的意见》的颂歌。

站在山脚下遥望,龙溪村云烟缭绕,数千亩梯田一排排、一垄垄随着山势高低铺展,接地连天,公路盘山而上,农家小屋星星点点散落在竹林松风之中,宛若神仙居所。龙溪小学就在700米高的山顶之上,是当地海拔最高的学校。

如今让外人羡慕的地方,几年前是让当地人望而却步的高寒之地。

2017年7月到龙溪村担任第一书记的袁勇锋说:“龙溪是山高路陡坡深。我第一次去山上时,还没有硬化路面,车子差点掉下悬崖。孩子们上学每天都翻山越岭,住得远的孩子要走一个半小时山路,每年都有小朋友摔倒骨折。”

今年36岁的龙溪小学校长朱森林笑着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几年,学校扩建教学楼,新建宿舍,远处的孩子不用再爬山。“2020年下学期,我们学校的成绩,在全乡20多个小学中排在第七名。去年特岗招聘的一批老师都是本科毕业,教学能力很强。”

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望着家门口不远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雕塑,73岁的红军后代、退伍军人孙观发沉浸在幸福和兴奋之中。

他说,之前因为给老伴治病欠债20多万元,后来,家里跟着村里发展光伏发电,又入股合作社做富硒农产品,加上儿女们出去打工,到2017年,他家人均收入5000多元,摘了贫困户的帽子。

2019年5月20日下午,习近平走进孙观发家。

“总书记拉住我的手,随和亲切。他的手很厚实很温暖,他对农村很熟悉。”孙观发说,“我说我们不灰心,儿子女儿出门务工,我就在家把孩子照料好。2017年我们家脱了贫,2018年收入就达到了7万元。总书记听了很高兴,鼓励我们好好干。”

这之后,孙观发将自己家改成了民宿,他也成了当地的“网红”。他说:“2020年,我们家的收入超过22万元,以前想都不敢想,这都要感恩总书记。”

在于都县梓山富硒蔬菜产业园,习近平对乡亲们说:“共产党就是为人民群众谋幸福的,党中央想的就是千方百计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今后日子会更好!”

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带着总书记的祝福,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赣南人民正奋力前行。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7期)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