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钮文新:欧元要“自毁长城”?——欧盟,长点心吧!

欧洲现在的境况着实令人唏嘘,但这所以变成今天这样,或许与英国、美国的恶劣示范不无关系。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欧美疫情再次出现反弹,德国卫生部长斯潘在3月26日指出,德国疫情局势未来或将进一步恶化,单日新冠确诊人数或许会达到10万人以上。其实,此前的3月22日,德国政府已经出台新措施,要求德国民众在复活节期间居家隔离,并禁止一切大型宗教和聚会活动。不过,这个禁令居然在两天之后被撤销了,总理默克尔甚至为“复活节封闭”道歉。但现在怎么办?在疫情复发可能性骤增的情况下,德国又该何去何从?复活节又该如何渡过?

欧洲现在的境况着实令人唏嘘,但这所以变成今天这样,或许与英国、美国的恶劣示范不无关系。那时,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天天和媒体较劲,宣扬新冠疫情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大号流感”,不仅有药可治,甚至可以直接往肺部注射“消毒液”杀灭病毒,等等。英国更是了不起,率先提出群体免疫的方法,首相约翰逊感染之后还不警惕。

实际上,英美两位全球“带头大哥”的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世界各国政府的防疫决策,从历史看,这一点应当毋庸置疑,而现在的结果证明:跟随这些“带头大哥”施政,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不是吗?欧盟跟着美国在中东地区一通子狂轰滥炸,结果是什么?数百万失去家园的阿拉伯难民涌入欧洲,对欧洲社会安全形成难以估量的威胁。英美两位“带头大哥”在干啥?英国为了拒绝难民不惜代价“退欧”,美国则远在大西洋的彼岸说着风凉话,甚至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倒霉的是谁?

一个事实是:欧元的诞生是针对美元的。历史地看,美元霸权给欧洲经济带来的灾难,应当是欧洲人、尤其是德国和法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疼。“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这就是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告诉欧洲人的事实,而这句大实话背后,实际体现着美元霸权的傲慢。所以很早以前,那个看清美元困境、一心希望创建“超主权货币”的特里芬教授辞别美国,回到欧洲的故乡,并致力于欧洲统一货币。这个愿望终于在2000年达成了一个初稿——欧元诞生。

为什么说欧元只是个“初稿”?因为它有先天不足,即没有统一的财政作后盾。所以当代许多货币学家并不看好欧元前景,认为它早晚有一天会解体。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2008年之后发生的欧债危机,实际已经威胁到欧元的安全,一群华尔街金融豪客已经聚会研讨如何联手做空欧元、击垮欧元。如果不是发现及时、处置及时,欧洲央行不惜代价地出手相助,包括欧州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在内“重债五国”可能已经退出欧元区,而欧元是否还能存续都是问号。

欧洲的幸运:人民币变成了欧元的挡箭牌。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中国经济实力不断提升,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身份,让其货币逐步走向国际化,在美国人看来,这其实才是美元霸权真正的对手,其危险程度高于欧元。

别急,不是因为有了人民币,欧元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更为准确的态势是:人民币和欧元唇亡齿寒。人民币要是垮了,欧元必将重新回归“美元霸权头号敌手”的位置。

美国用意识形态绑架欧洲,是否顾及到欧洲的核心利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首访欧盟,一副笑脸要和欧盟联手,一幅恶脸要欧盟放弃“北溪—2”,两张脸都是美国的真面目。而必将大幅降低欧洲天然气成本、提升欧洲经济能力的“北溪—2”难道不是欧盟的核心利益吗?

再者说,俄罗斯和欧盟国家毕竟是紧邻,邻里间把关系搞好,互通有无,共同发展有什么不好?21世纪还沿袭18世纪思维,这是人类的进步吗?

地球人都知道,美国希望和欧盟形成联盟,那是为了美元霸权的利益,而绝不为欧元利益。所以,清晰的默克尔总理才会告诉欧盟:尽管欧洲国家和美国在价值观等方面有着一定的相同点,但是双方却有着明显差别。默克尔说得差别是什么?往小了说,欧盟各国各自有各自的利益,这些利益对美国人根本无所谓,也不希望你得到;往大了说,欧元是欧元区人民的利益,却是美国霸权的敌人。

欧盟,长点心吧!

责编:姚坤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