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四大”是跳板,出去成主管?——听3位亲历者聊“四大”

熬最深的夜,出不尽的差。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 | 上海报道

每当新年伊始,就有这么一群人开始忙碌起来:加班比996还残酷,一不小心就在写字楼里看到了日出,“交信”(辞职)是他们挂在嘴边的话。不过,他们知道自己可以解决面对的各种难题,而“交信”却往往难以抉择。

“我在进入‘四大’的时候,就想好未来是要跳出‘四大’的,对我来说‘四大’只是单纯的一个跳板!”

“现在的事实就是,职业发展路径并没有当时校招宣传的那么乐观。所以近一年会看看其他机会,可能不会在‘四大’继续做下去了。”

他们是“四大”人。“四大”是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简称,包括普华永道(PwC)、毕马威(KPMG)、德勤(DTT)和安永(EY)。《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这4家事务所的中国官网后统计数据发现,“四大”在全国的员工总数合计超过7万人。

庞大的金融财会专业毕业生群体,是否依然把进入“四大”作为他们的职业首选?“四大”出了名的忙季到底有多忙?在人来人往的“四大”里待几年能收获什么?又是什么让“四大”人决定离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3位“四大”的过来人,听他们聊一聊“四大”那些事儿。

1

有盼头的“四大”晋升——机制透明,路线明朗

在“四大”,前5年的晋升路径非常清晰,还有可观的工资涨幅。据受访者透露,2020年薪资调整后,“四大”应届生的入职起薪是9000元/月,在第五年,高级审计员起薪可以达到21000元/月以上。

在“四大”从业3年,如今在一家外资制造型企业担任亚太区内审负责人的Richard,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了“四大”的晋升机制:“初入‘四大’,前两年是初级审计员,我们通常称为‘小朋友’。第三年会升到高级审计员(Senior Associate),高级审计员做3年,工资每年有4000元/月左右的涨幅。当然如果你表现好、评分高,并且拿到CPA(注册会计师)证书的话,涨幅会更高。”

“第六年升经理时,CPA就是必要条件了。经理做3年之后有机会升职为资深经理。这个时候的薪资就非常可观了。当然能在‘四大’做到12年以上,并且顺利升到合伙人的,只有不到1%。”Richard说。

用业内人的话说,“四大”是为数不多、能够将职业发展和工作年份关联起来的公司。“以前的‘四大’人,熬年数也能熬成资深经理,但是现在就没那么容易了。”在“四大”从业5年,现在仍在担任高级审计员的Jasmine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她所在的二线所(非北上广深的事务所统称为“二线所”),流动性低,职位较少。

“当初校园宣讲时,觉得‘四大’的晋升路线比较明朗,虽然不会想到升合伙人那么远,但是会希望自己做到经理。”Jasmine回忆道,“而现在二线所的职业发展路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举个例子,我们同一批入职有20个小伙伴,现在没离职的剩11位,所有人都没升上经理,因为前面还有不少比我们资深的高级审计员也没有升上去,而且他们真的很优秀很努力,就是没有机会。”

虽然高级审计员每年工资也有随着GDP的涨幅调整,甚至加上加班费和CPA通过后增加的Q Pay(编者注:Qualified Pay,“四大”给予通过CPA考试的现金奖励)可能会和经理的工资差不多,但Jasmine还是做了离开的打算,“现在的想法是在近一年看看其他的机会,可能不会在‘四大’继续做下去了。”

2

熬最深的夜,出不尽的差

在“四大”从业4年,当前在一家国内的PE(私募)机构做投资副总裁的Vincent,在谈到“四大”忙季时说,“我觉得其实还好,就是不停地做,不停地干活。”在“四大”有一个大家所熟知的工作节奏——忙季和淡季。忙季是每年的1月至4月,加班和出差是“四大”人的生活常态,甚至连大年初一也可能在加班。

“忙季平均下来是十一二点下班,但也有极端情况,做到多晚都有可能,更严重会通宵。”Jasmine补充道,“至于出差的情况,二线所本地项目比较少,我前三年出差特别多,一开始肯定不适应,会觉得自己明明选择在本地工作,但一直出差,就感觉像在外地工作一样。”

“四大”的淡季从五月份开始,虽然也会有项目和加班,但会好很多。“人在忙季两三个月里长期维持这样的状态,难免会有一些情绪上的波动。不过,我见过更多的是,大家在过了忙季之后,整个人又都好了。”Vincent调侃道。

“‘四大’加班的时候比较集中,但有一个好处就是假也比较多。”Jasmine介绍说,“四大”前两年的审计员有10天年假,升到高级审计员之后是15天年假。此外,日常的加班36个小时之内是给加班费的,超过36个小时则可以用来换假期。“像我们一年至少20至25天假期,加上周末,大概有一个月左右,就可以在淡季集中休假,和家人朋友出去玩。”

淡季除了有机会喘息之外,也是很多“四大”人备考CPA的时机。“备考CPA是‘四大’人在淡季工作生活的一个缩影,五月份之后,很多同事桌上都放着CPA备考资料,这也算是四大淡季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景象。”Richard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描述道。

注册会计师(CPA)考试共有6门专业考试加1门综合考试,涉及会计、审计、税法、经济法、财务管理和战略等方面的专业知识素养。如前文所述,CPA考试全部通过,拿到认证证书是在“四大”升经理的必要条件,而在升经理前,公司会给持有CPA证书的员工额外的现金奖励。“有CPA之后,在前两年每个月工资会多1000元,从第三年开始每个月多2700元(也有些事务所是多3000元),算是公司对大家考CPA的激励吧。”Jasmine说。

“哪怕你不想升到经理,想做两三年就走,尤其是去一些券商机构,CPA证书都是一个很好的硬实力证明。所以趁在‘四大’有淡季,督促自己努力把CPA考出来吧!”Richard建议。

把“四大”当跳板,出去就能当主管?

如果问“四大”人当初为何选择进“四大”,不少人会回答,看重国际化大公司的背景、鉴证咨询行业的“金字招牌”、不错的职业跳板。虽说近年来,进“四大”可能已不像早些年那么令人向往,但大多数人,尤其是对于应届生来说,仍会认为“四大”是个不错的职业生涯发起点。Jasmine是在一所财经类院校就读的会计学研究生,她说自己同学投简历基本上都会投“四大”。

“我在进入‘四大’的时候,就想好未来是要跳出‘四大’的,对我来说,‘四大’只是单纯的一个跳板!”Richard坦言。“如果你是本科生,在‘四大’一切顺利的话,二十七八岁就可以升成经理,这在常规企业是几乎不可能的情况。”

“举个最著名的例子,”Richard笑着说,“阿里巴巴现任CEO张勇就是普华永道出身,做到资深经理后跳槽去盛大游戏公司当CFO,之后成功加入阿里。”但这样的传奇经历如今已很难复制,Richard解释说,很多企业现在招聘时把相关实务经验作为了必要条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四大”背景只是加分项。“‘四大’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职业跳板,但这块跳板能跳多高,‘四大’人还是要有心理准备。”Richard提醒道。

“‘四大’最对口的职业出路是做企业财务或内审,也可以做咨询、投融资、风控等方向,但这些方向可能3年(跳槽)是一个比较适合的时机。”Vincent认为,一方面,升经理以后工资水平非常高,做金融一开始可能给不到这么高的工资;另一方面,做财务的时间越久,转金融行业的难度也会随之加大。“不要去看别的‘四大’人跳槽去做了什么,而是要更多地想想自己想做什么。” 

在“四大”撑过的日子里你得到了什么?

“我觉得‘四大’和我当初想象的基本上差不多,属于一个人际关系比较简单、工作强度比较大、加班很多,但是收获也很大的行业。”Jasmine总结道。

Jasmine觉得,“四大”让自己有机会了解不同的行业。她做过的项目涉及金融行业、制造业、物流、教育等,每天接触的东西是不同的,“就比较有新鲜感,不会像一直做企业财务那么枯燥。”

这一点上,Richard也十分赞同。“我希望每做一个项目,都能够去了解这个公司,甚至了解这个行业。哪怕不那么深入,至少有这个机会去看到它的一些片段,我觉得这个其实是审计工作最吸引我的地方。”

Vincent说,他在“四大”期间,一位合伙人提醒他:“作为一个‘四大’人,不仅是要把工作做好,更重要的是对客户的整个业务有很强的理解力和洞察力。”

Vincent认为,“四大”有较为完整的培训体制,能够“把很多实践的知识书本化,然后把书本的知识实践化”。

据了解,由于会计准则和相关法律不断更新,“四大”会第一时间组织相关的培训,快速了解并熟悉更新的知识内容。

而Richard则认为,“四大”最大的特点是项目制,“每年会有不同的项目要做,每个项目里的小伙伴和老板可能是不同的人,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工作方式,学到不同的东西。”更重要的是,项目制非常考验合理安排时间的能力,“你可能上一秒做某一个项目时,下一秒就要想到另一个项目的事情,一整天在好几个不同项目中穿插。”但他也把这看作是“四大”最磨练人的地方,能够让人快速成长。“我觉得早一点经历这种工作压力,对你未来的职业生涯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

“四大”要求新入职的“小朋友”首先要做好执行,其次做好管理,最后还要做好销售——这是一位“经理”当年跟Richard说的话。

对于“四大”人来说,第三年开始就要承担起项目管理的责任,高级审计员不仅要求有过硬的审计技能,更加重要的是学习如何安排时间,分配工作,管理团队,确保审计项目快速有效进行。

“当你从‘四大’出来,在工作上和外面的人打交道时,你会发现‘四大’对一个人工作习惯的塑造。”Richard无不感慨地说。准确扎实的知识架构、熟练专业的审计技能、自成体系的工作方式、项目团队的管理能力、抗压抗挫的承受能力、有责任心的解决问题意愿等,都是撑过几年的“四大”人普遍感受得到的收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有名字均为化名)

责编 | 周琦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