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离开华为的荣耀“重回战场”

CEO赵明解疑:芯片有了吗?

“过去5个月,荣耀度过了极其艰难但非常有意义的时光。”

76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作为“新荣耀”独立后的第一款旗舰新机,1月22日,备受关注的荣耀V40正式亮相。

2020年无疑是各家手机厂商5G起跑的关键之年,但荣耀却因为“缺芯”无法按照既往节奏发布新机,甚至作为过去3年的线上销量冠军,连原本必是全年高光时刻的“双11”都没有参与。

“过去5个月,荣耀度过了极其艰难但非常有意义的时光。”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赵明在新机发布会上坦承。

为了自救,也为了不让上下游供应商一起受损,2020年11月17日,华为不得不“断臂求生”,卖掉了手机子品牌荣耀。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线上的华为商城和线下的华为门店已经全面下架荣耀产品。

赵明在接受包括《中国经济周刊》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新荣耀的供应链已经全面恢复,包括高通、微软、三星、英特尔、联发科、AMD等在内的荣耀过去的供应商们,已经完成了新供应协议的签署,全面恢复合作。现在的新荣耀没有任何牵制,可以全力以赴面向市场。”

而对于新荣耀的未来目标,赵明表示,新荣耀将不再受原来华为体系中双品牌策略的限制,自立门户后,新荣耀将坚定走上中高端,打造顶级旗舰,“构建全场景、构建全渠道、服务全人群”,笃行致远,打造“全球标志性的科技品牌”。

向上突围的荣耀未来会不会也推出自己的Mate系列或P系列?赵明没有否认,而是说“敬请期待”。这意味着,华为的高端机型或许要成为绝唱,但荣耀的顶级旗舰已经在路上。

艰难五个月,没有麒麟芯片的“新荣耀”如何突围?

仅仅用了3分46秒,荣耀新机V40就全面售罄了。

据悉,荣耀V40配置了10亿色、120Hz刷新率、300Hz触控采样的视网膜级超感屏,搭载5000万像素RYYB超高感光方案摄像头,拥有66W有线+55W双超级快充和X+Z轴双线性马达,8GB+128GB和8GB+256GB两种配置售价分别为3599元和3999元,幻夜黑、钛空银、蔷薇金3种配色可选。

不过,最受关注的当然还是芯片。荣耀V40此次采用的是联发科天玑1000+处理器。众所周知,麒麟芯片和华为自研的解决方案是过去华为品牌和荣耀品牌区别于竞争对手的重要核心竞争力,新荣耀虽然不再面临封杀,但仍然无华为麒麟芯片可用,要与其他友商使用相同的芯片和行业通用解决方案。那如何形成新的竞争力呢?

赵明给出的答案是“深度耦合”。比如,荣耀V系列第一次采用联发科天玑芯片,全新升级GPU Turbo X图形加速引擎等黑科技也是第一次移植到第三方芯片上。

但在赵明看来,虽然目前行业中,各个手机厂商使用的都是高通和联发科这两家的芯片和解决方案,但其实芯片的硬件能力并没有充分发挥,最多只能体现出70%~80%。所以真正的功力要看谁能够通过软件的调校,更多地释放出硬件的能力。

“荣耀V40将荣耀多年的创新技术和行业通用芯片平台进行了融合,充分发挥硬件平台的潜力。通过荣耀创造性和创新性的技术,让芯片的能力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这会使得在相同硬件条件下,荣耀手机的体验要比友商高出一大截。”赵明说。

以最考验手机性能的游戏场景为例,荣耀V40在芯片基础能力上,集成了GPU Turbo X图形加速引擎、Hunter Boost猎人游戏满血引擎、超感触控引擎等三大创新科技,让游戏性能大幅提升。在鲁大师性能实验室的“稳定流畅”和“动效流畅”两项测试中,荣耀V40获得双料冠军。

“未来,荣耀会使用行业内最好的芯片,并且与合作伙伴一起,做深入底层的能力挖掘。”赵明表示。

供应链和渠道全面恢复,新荣耀放开手脚“向上冲”?

荣耀品牌诞生于2013年12月16日,刚刚度过七周岁的生日。荣耀的早期定位是互联网品牌,主要走线上电商渠道,目标客户是更注重性价比的年轻人,与华为品牌有明显区别。

2014年,荣耀创造了全球互联网手机品牌最快的成长纪录,成立一年销量便突破2000万台。2017年,无论存量还是增量,荣耀都超越小米成为国内互联网手机的第一品牌。2018年—2020年,荣耀一直都是中国线上市场的第一名。

赵明透露,2020年,荣耀已经有2亿台以上的智能连接设备,包括智能手机、平板、智慧屏等。如果没有特殊原因,2020年,荣耀已经是中国市场的Top2,仅次于华为品牌。而且2020年,荣耀已经实现了全渠道突破,线上销售占比40%,线下占比60%。

赵明表示,新荣耀本身就有很多家来自渠道的股东,而近期也有大量渠道商表达了与新荣耀合作的愿望。而在海外市场,荣耀一直有自己的完整的销售渠道,并不会因为脱离华为而受到影响。

赵明还透露,独立之后的新荣耀目前共有8000多名员工,其中超过50%是研发人员,而且整个团队从研发到销售,是完整的体系。除了荣耀的“老操盘手”赵明,与他“搭班子”的是原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运营官万飙,他出任了新荣耀的董事长。万飙在华为本身就是负责供应链的,这也是新荣耀能够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全面恢复供应链的重要原因。

此次发布的V40仅仅是个开始,赵明表示,未来新荣耀一定会冲击顶级旗舰。至于会不会发布对标华为Mate系列或者P系列的高端旗舰新系列,赵明没有否认,只是说目前还不能透露更多,但敬请期待。

虽然荣耀的“长大离家”属无奈之举,但也未必是坏事。离开了华为,“新荣耀”前路几何?消费者还会继续认可吗?这些终究要由“新荣耀”的技术力、产品力和创新力来回答。

“市场不是说出来的,是打出来的。我们坚信产品是荣耀与消费者沟通的最佳方式。”赵明说。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2期)


 

2021年第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1年第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