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厨房 > 正文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谈中美关系走向

2021年1月26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中美关系走向接受了央视专访。

以下为问答实录摘编。

1

问:我们也常听到一种声音,对中美关系未来走向有点悲观,认为不管是拜登、特朗普或是换成谁,中美关系都可能不会变得很好,都不能有过多期待。您在美国听到了各方的声音,认同这种看法吗?

崔:对中美关系,美国国内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世界上很多国家也在关心,也有各种说法。如果向前看的话,中美之间要发展一个健康稳定的关系,对一个根本问题要有明确的回答,就是这两个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很不相同的国家能不能、要不要在21世纪的世界上和平相处、聚焦合作、管控分歧,真正造福于两国人民,也造福于整个国际社会。对于美国来说,能不能接受中国这样一个跟自身很不相同的国家发展起来,能不能尊重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果对这个根本问题有一个清晰的、明确的、积极的回答,两国关系中的具体问题都是能找到解决办法的。

问:中美之间还能建立良性的竞争与合作关系吗?从美方来讲,未来会不会更多地接受一种比较积极的、共存型的竞争关系?崔大使,您认为美方能否回到赛道上,大家在规则下公平竞争?

崔:中美之间的各种差异甚至有些分歧是客观存在的,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但这种差异不应该成为对立、对抗的理由,而应该成为合作的动力。竞争总是会有的,但应该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进行。正如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上指出的,竞争应该是你追我赶、共同提高,不应该是相互攻击、你死我活。如果中美之间能够建立这样一种有合作也有竞争的关系,我觉得是一个相对比较健康的关系。

问:拜登在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之后,迅速宣布重新加入世卫组织、重返《巴黎协定》等等。您觉得美国最该恢复的是什么?

崔:如果我可以给他们提个建议的话,我觉得美国最应该恢复的就是,大国要有大国的样子,大国要有大国的智慧、大国的自信、大国的乐观,还要有大国的勤奋。

问: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会发生改变吗?接下来中美还有打贸易战的可能吗?还会向更深的方向去前行吗?

崔:对于所谓的贸易战,我们历来是反对的。这个态度我们一直讲得很清楚。当然如果有人一定要把贸易战强加给我们,我们也不怕,可以奉陪到底。其实过去两三年里,双方已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交锋,但也有很多的谈判,所以最后达成了中美第一阶段的经贸协议。应该说这个协议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世界。尽管后来受到疫情影响,但是从中方而言,我们还是做了很多努力执行这个协议,对此美方也是看到的。中美经贸关系从本质上来说是互利共赢的关系。我们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也负有责任。所以,只要双方本着这个精神去处理两国的经贸关系,有什么问题更多地通过协商、谈判来解决,而不是靠关税战、贸易战,我相信双方是可以发展互利共赢的经贸关系的。

问:可能有一些人关注的是,情况会不会再恶化,能回到比之前好一点的状况吧?您在这方面有何判断?美国企业家和商界人士看法如何?

崔:我也接触了很多美国商界人士,他们普遍、强烈的愿望是希望两国关系尽早重回正轨,给美中双方企业一个正常的、有利的营商环境,这是他们一致的诉求。我相信两国政府对此会有所回应。从中方来说,我们一直在积极地为双方正常的经贸关系做出努力,包括在过去这一两年里,尽管美国强加给我们关税战、贸易战,尽管有疫情影响,但我们的改革开放从来没有停步,营商环境不断改善,美国工商界对此是有公论的。

问:拜登总统就职后,直接面对镜头签署了要求佩戴口罩的行政令。过去几次跟您连线时,您给我们计算过,即便在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口罩从美国人人均一个到几个,现在可能又是一个非常大的变量。在拜登总统对防疫开始重视的情况下,中美之间有没有可能呈现新的防疫外交?

崔:自疫情开始以来到不久前的统计情况是,中国出口包括赠送美国的口罩已达420多亿个,这是相当大的一个数目。当天拜登总统公布他的防疫计划时,我听了现场的实况转播。说实话,听后我很感慨,也替美国人民感到欣慰。因为拜登总统讲,大家要戴口罩,要保持社交距离,要尊重科学,要听科学家的意见。让我感慨的是 ,在这样一个科技水平世界领先的国家,要白宫讲出来“要尊重科学、尊重科学家”这样一句话,居然也费了很多周折。

当然,我们衷心希望美国疫情在这种态度的引导下能尽快得到好转。我们也愿意跟美国在防疫方面开展合作,不光是双边合作,包括提供防疫物资、双方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之间的交流合作;也包括在多边领域,比如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现在决定不再退出世卫组织,那让我们共同在世卫组织框架下合作,包括去帮助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防疫工作等等。这方面的前景应该说还是很好的,这种客观需要也是存在的,关键是双方要拿出一个真诚合作的态度。

问:目前的中美关系是在最低谷吗?还是说可能有更低的低谷在等待我们?

崔:我觉得这完全取决于最后双方做出什么样的政策选择。如果有人一定要做出错误的选择,走向对抗,那情况会比现在更坏。但是我们应该向好的方向努力。

问:随着拜登就任美国总统,有人在说中国在中美关系上可以做些什么。这一点您肯定最有感触,您正在做些什么?

崔:其实我们一直在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利益,也符合国际社会期待的事情,就是习主席讲的,要建立一个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即使在过去几年形势很复杂、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我们仍然在坚持不懈地做这些事情,当然今后我们会继续做。

我们认为,如果把中美关系比喻作一艘航船的话,这艘航船承载了太多人的福祉,不仅中美两国人民,也包括世界各国人民。所以我们必须要确保这艘航船沿着正确的航向劈波斩浪向前去,不能让它随波逐流。我们认为这是一种责任,会继续向着这个方向努力。我也很想问一个问题:为了这个目的,美国方面能做些什么?它准备做些什么?它准备好了没有?

问: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在过去这段时间遭受了各种打压,在拜登时代这种情况会发生改变吗?大家能回到一个赛道好好竞争一下吗?

崔:一段时间以来,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遭受了大量、毫无道理的政治打压和排斥。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做法,这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也违反了美国一直在国际上说的市场经济规律、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等原则。所以确实也有很多人在问,美国到底自己还信不信这一套?是不是它光给别人提很多要求,但自己并不准备这么做?我希望美国方面能拿出行动来纠正这种错误做法,还中国企业一个清白,还中国企业一个公平的营商环境,这其实对美国也是有利的,因为两国经贸关系是互利的。

问:您平时能听到很多专家学者的声音,傅高义先生去世,您也立即表达了哀痛,在美国您能听到一些积极、建设性的声音吗?

崔:这样的声音是有的,其实如果我们去美国地方走一走,接触普通的美国人,包括工商界、学校、社会上的普通人,他们还是比较淳朴的,还是愿意看到两国发展正常的合作关系。但恕我直言,这种声音在美国政界就相对少一些,在美国媒体也不多见。我希望美国的政界、媒体界人士,能更多地反映人民的真正诉求。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网站)

责编 | 姚坤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