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陆正耀旧部献“投名状”举报CEO郭谨一,瑞幸咖啡宫斗白热化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宫斗政变”吗?陆正耀和郭谨一谁会取得公司的控制权?这会给已经在风雨飘摇中的瑞幸咖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瑞幸咖啡在2021年悄悄闷声挣钱的时候,一场关于公司控制权的战争已经打响。

1月7日,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CEO郭谨一发内部全员信称,1月3日前董事长陆正耀、前CEO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举报信攻击现任管理层,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其本人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

1月6日晚,社交网络上流传着一封包括瑞幸咖啡现任副总裁、分公司经理、事业部总监在内的40位瑞幸咖啡高管,签署了一封《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要求瑞幸咖啡董事会和大股东之一大钲资本表态,对现有董事会主席和CEO实施罢免。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宫斗政变”吗?陆正耀和郭谨一谁会取得公司的控制权?这会给已经在风雨飘摇中的瑞幸咖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陆正耀开始新创业  旧部送上“投名状”

2021年1月初,在社交软件脉脉上有瑞幸员工爆出前创始人陆正耀开始率旧部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该项目已经持续很长时间。

社交网络上的聊天对话显示陆正耀意欲直接把瑞幸咖啡的技术团队挖过去,如同瑞幸当年从神州挖人一样。

瑞幸咖啡一位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2020年12月30日,瑞幸咖啡厦门技术中心团队,在现任助理CTO张钧的组织下,以“换签新主体”为由准备签约新东家。由于事发突然,且多数技术中心团队人员事先并不知情,因而在接到换签通知时,多数人都处于懵然状态。

“张钧一直是神州系旧部,曾常年供职于神州租车,和陆正耀关系深厚。签名的多是陆正耀旧部,当前瑞幸咖啡核心管理层的董事副总裁曹文保、吴刚,以及CMO杨飞等核心高管和瑞幸咖啡总部大多数高级总监并未在举报信上签字。”该人士表示。

据悉,陆正耀曾向旧部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将是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和“ROM(共享空间)”类似,目标一年铺货20万台,商品是提供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 平米左右智能小房间,按照分钟收费,既可以当作客厅(里面有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还可以改造成如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同时,里面有空调、WiFi、电视、桌游和桌椅等等,通过扫码进门、分时租赁的形式,供人们休息娱乐。

1月6日晚间,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在信中指控郭谨一“三宗罪”: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联名信称,“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

同时,逼宫联名信签字人、瑞幸咖啡副总裁李军、周斌等人在朋友圈称,“公司在郭谨一领导下正气丧失、士气涣散,出现供应链、门店运营、员工流失等问题,关于郭谨一的贪腐我们掌握了大量证据。”

联名信截图1

联名信截图

联名信截图2

联名信截图

郭谨一全力反击陆正耀

“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公司将持续不断地强化产品品质,坚守品质标准,并向外界公布我们的供应商名单。” 1月7日,郭谨一发内部信回应联名信。

郭谨一还表示,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织工作,全力配合调查。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郭谨一表示。

郭谨一公开信

郭谨一公开信

瑞幸咖啡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

就在1月5日,郭谨一还出席了瑞幸咖啡与合作伙伴签署有关埃塞俄比亚耶加雪菲精品咖啡豆采购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5月13日,瑞幸咖啡时任CEO钱治亚和时任COO刘剑被终止职务后,联合创始人郭谨一担任代理CEO,6月任法人,7月14日接替陆正耀担任董事长。

郭谨一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有博士学历,早年在中国交通科学院、交通运输部任职,2016年担任神州租车任董事长助理,是交通行业的老兵。

作为神州系的高管,郭谨一也参与瑞幸咖啡的管理。瑞幸创立之初,郭谨一便担任高级副总裁,负责产品和供应链。

他最先引起媒体关注的是2018年5月,郭谨一曾代表瑞幸咖啡向星巴克“宣战”,称星巴克与物业方签署的协议存在排他条款的问题,以及逼迫供应商“二选一”。

正是因为这场营销,瑞幸咖啡一战成名。

宫斗会把瑞幸咖啡带往何方

然而,在走马上任不到八个月后,郭谨一就被陆正耀的老部下联合上演“逼宫大戏”,鹿死谁手情况还不明晰。

2020年4月,瑞幸自爆管理层财务造假引发管理层大幅调整。5月19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通知,要求从纳斯达克退市。

瑞幸咖啡仅仅更换CEO和COO,导致舆论哗然,要求其创始人陆正耀直接负责。

陆正耀随即反击自救,连续发社交媒体承认失误,但是难以挽救危机。

7月5日,瑞幸咖啡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会议投票通过了对陆正耀、黎辉、刘二海及Sean Shao的董事罢免议案。7月14日,瑞幸咖啡宣布了董事会人事变动,任命公司原董事兼代理CEO郭谨一为新任董事长兼CEO,YangCha 和Feng liu被任命为独立董事。陆正耀退出董事会。

2020年12月16日,瑞幸咖啡表示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涉嫌造假事件达成和解,需支付1.8亿美元(约合11.75亿人民币)。

此外,从2020年未经审计的前三季度财务报告看,瑞幸咖啡的业绩还不算太差,自营的六成门店已实现盈利,前三季度营收实现双位数增长。虽然门店扩张放缓,但还在正常运营,截至2020年11月末,全国自营门店有3898家,经销商门店894家。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咖啡需求量很大,瑞幸的产品优势依然存在,早期补贴后,瑞幸也确实让部分用户养成喝咖啡的习惯,培养出用户需求。

在造假事件之后,瑞幸咖啡迎来的不是破产,而是内斗大戏。

难道正如网友所言:“瑞幸不死,内卷不止”吗?

责编:周琦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