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宝马、雷诺、金杯均不纳入重整|投资人:投500万或只能收回30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璇

华晨集团正式宣告破产了!速度之快令很多投资人措手不及。

11月20日下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辽宁省属国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随后,证监会表示,已依法对其开展专项检查,根据检查情况,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宝马、雷诺、金杯不纳入重整

据法院裁定,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因此受理重整申请。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

此前,对于华晨集团旗下合资品牌是否被纳入破产重整范围,投资人也颇为关注。

当日17时,金杯汽车发布公告称,间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本次重整不涉及金杯汽车,公司生产经营不会受到影响。目前有关方尚未推出对华晨集团重整的具体计划和方案,华晨集团能否重整成功存在不确定性。

金杯汽车(600609)股价随之涨停。

华晨集团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四家上市公司,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有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如果说华晨中国纳入重整范围的话,我还能接受,但是现在合资品牌不纳入重整范围,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意外和最不利的。”“17华汽05”债券的投资人白岩认为,当时投资华晨集团时,报表中是有华晨中国的,现在到还钱的时候“好资产”竟然都被拿走了,这分明和投资时不是一张报表。

在白岩看来,华晨集团的自主品牌经营有很大问题,基本上是“卖一辆亏一辆”,而现在重整,只把最差的资产给投资人,感觉这样很荒唐。“这对我们债券投资人来说,是非常气愤的一件事。”

有媒体披露,在宣布破产前一天,11月19日华晨雷诺召开董事会决议将完成双方6亿元的注资,据悉这是最后一次注资。“如果这是真的,那不就是明摆着有钱不还吗?”白岩说。

对像白岩这样的投资人来说,现在只能等待最终的重整方案出来后再去投票。

投资了500万元的“17华汽05”债券持有人李云,同样表示自己很无力。“按照现在市场传闻,最后可能只给我们6%的现金,也就是说,我投了500万,只能收回30万。”

华晨集团的债务危机何时起?

四天之前,华晨集团的一则债务公告似乎已经预告了今天的结局。

11月16日晚间,华晨集团发布公告确认,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债务。

公告截图

公告截图

华晨集团的债务危机是从何时开始的?

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暴发。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11月16日晚间的公告显示,今年5月,华晨集团开始转让资产,目的正是为了解决到期债务。

经辽宁省国资委批准,华晨集团与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交投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辽宁交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交通投资)分别于 5月22日和7月9日签署了《战略投资协议》,将所持的华晨中国6亿股转让给省交通投资,获得款项主要用于解决华晨集团到期债务。

华晨集团部分股权结构图

华晨集团部分股权结构图

但这并未解决华晨集团的债务问题。

8月7日,在辽宁省银行业协会组织下,华晨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债权人委员会成立。债委会成立后,银行债委会成员对华晨集团采取稳定信贷,不抽贷、不断贷等多项工作支持。

债委会的成立敲响了华晨债务危机的警钟。不过,华晨集团并未对此及时披露。

但彼时已有媒体对华晨成立银行债委会和部分工厂停工裁员的相关传闻进行了报道。

9月开始,华晨集团因未清偿债务被密集起诉至法院,大量的资产和股权被法院冻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华晨集团的公告梳理统计,自9月起,华晨集团共涉及重大诉讼(仲裁)14起。其中,融资租赁合同纠纷6起,合同纠纷3起;14起诉讼(仲裁)公布的涉及金额共计295,537.66万元。

公告还披露了两起案件执行的情况:8月,北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依据公证债权文书以绵阳华瑞汽车有限公司、华晨集团为被执行人,于2020年8月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标的11367.83万元。法院冻结了华晨集团银行账户6577799.63元;9月,昆仑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依据公证债权文书以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被执行人,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标的20800万元。

而据天眼查APP显示,华晨集团自身风险共计588个,周边风险239个,预警提示246个,风险等级为高。

天眼查截图

天眼查截图

11月2日,华晨集团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警示函》。警示函明确指出,公司未能按规定充分披露并回应关于银行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统筹处理公司债务问题、公司部分工厂裁员停工等重大市场传闻;未及时披露公司2020年陆续发生的未能按时清偿到期债务、发生重大诉讼及有关资产被司法冻结、对重要子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等事宜。    

针对华晨集团11月16日晚的公告,有投资人提出诸多质疑。

据“17华汽05”债券的投资人白岩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差不多7月份的时候,他去华晨集团调研,“财务人员跟我们说,银行借款和非标没有违约的情况,一切都是正常支付的。为何如今的公告里没有披露违约的时间点?另外,公告只披露了表内欠款情况,表外担保或有负债的相关情况并没有被提及。”

如上所述,证监会表示,根据检查情况,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

而在华晨集团宣布破产10天前,辽宁省国资委主任何庆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外界对何庆被查与华晨债务危机的关联多有联想。

(应采访对像要求,文中白岩、李云为化名)

责编:郭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