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高空抛物”之痛有望得以解决!我们离“十四五”智慧城市还有多远?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记者 邓雅蔓)在11月11日-15日的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下称“高交会”)现场,以“智慧城市建设”为主题的6号展馆成为热门踩点地之一。

任何产业的相关从业人员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这是一条值得期待的经济赛道。2020年11月,由工信部牵头的《数字孪生白皮书》指出,到2023年,中国新型智慧城市市场规模将达到1.3万亿元。

但人们关心不仅于此,现场很多观众都咨询了自家社区面临的难题,包括“悬在城市上空的痛”——高空抛物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多种交通工具同时堵塞问题、违建问题等。人们关心的是,在提高运转效率的同时,“智慧城市”能否妥善解决这些社区痛点问题,让人们的居住再无后顾之忧?

“智慧城市”提出愈10年,你家的社区进化了吗?

一座城市的运转效率,往往体现在一个社区单位中。近年来,随着政府服务等职能的下沉,社区承担着越来越多的工作,包括管理社会治安、实施社会救助和解决就业等。我们的生活,愈发离不开社区。

对于中国外来人口流入最大城市——深圳而言,同样也是如此。以深圳光明区白花社区为例,其90%的人口都属于外来人口,比起常住人口为主的社区管理难度更大、更容易爆发社会矛盾,这对社区治理以及社区服务水平提出不小的挑战。

光明区政府选择将“智慧社区”作为解决之道,这是“智慧城市”的构成板块之一。“智慧社区”的建立构建在大量下沉数据基础上,包括个人信息、群众诉求和网格员收集等数据,以打造一个社区基层治理工作台。

这个治理工作台将通过物联感知设施+AI智能算法做到违规事件智能发现,并基于网格员上报的主动发现、以及群众诉求上报和企业隐患上报,方便了社区各类动态事件的监督和整治。

此外,“智慧社区”还将打造治安治理平台和微家园居民服务平台等,前者通过整合散落在各系统的多源数据、帮助社区民警管理做到“底数清、情况明”,同时服务于社区外来人口管理、出租屋管理、孤寡老人关爱;后者主要是为居民提供便捷服务,比如四点半课堂是针对社区儿童群体放学后无人看护的难题等。

“高空抛物问题是我们下一步要亟待完善的社区安全问题,这其中涉及到对建筑物智能摄像和监管等技术,我们会跟华为等科技企业进行深度合作,倾听社区居民的诉求。”光明区白花社区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迄今为止,“智慧城市”的概念已经提出了10年。单靠政府部门本身,很难实施一个涉及到多领域的系统大工程,所以国内头部互联网科技企业正踊跃参与其中,包括华为、腾讯、阿里等。

此次与深圳光明区白花社区合作的企业是华为。作为光明区两大试点社区之一,白花社区智慧化实践成果和经验将在光明其他31个社区中进行全面复制推广。

华为的“智慧城市”答案:城市的本质需求非常相近

“华为‘智慧城市’的建设视角并不存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之分,因为无论经济发展如何,我们发现城市的本质需求非常相近。”华为中国区智慧城市业务部执行林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至少有两个方面的需求是非常相似的:城市的应急需求和环保需求。

“无论是超大型城市还是中型城市,还是小城市,每一个城市对于城市大应急的体系建设是非常迫切的,尤其是今年疫情之后,人们对智慧城市的建设和发展达到了高度的共识。”林明说道,一座城市的应急需求可以概括为平战结合的体系,一种是平时城市的基础运行管理,另一种是战时,那就需要一套高效的应急机制,无论是面对防汛防灾还是卫生抗疫等状况,都需要基于数据系统的打通,建设非常好的协同管理机制,不然可能会出现因为信息不通,村村把路都给挖断的情况,这是不应该的。

其次就是环保需求。“如今的城市,基本不可能再以环境换经济发展,每个城市都需要发展绿色经济体,我们沟通的政府都很认同让生态环保的理念共识基于整个实践。”林明向记者表示,可能唯一的区别在于,有的城市资金比较充裕,就可以一次性建设更多的东西,有的城市资金没有那么充裕,更多的是采取一种服务的模式,长期进行投资收益的平衡,但它们基本的需求是没有太大差别的。

今年是“十三五”收官年,“十四五”承载着人们的愿景如期而至。城市本质需求的趋同性,使得“智慧城市”的建设进程更加令人好奇。

“智慧城市是一个大领域,就像人们美好生活的共同向往一样,城市智能体则承载着华为对智慧城市具像化的表现。”华为智慧城市全球政府业务部副总裁王彬在高交会期间表示,什么是智慧城市,华为给出的答案是城市智能体。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