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华晨信用危机:“违约的前一周还在承诺兑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璇

因兑付违约,自10月下旬以来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终于在昨天(11月16日)晚上发布了一份相关公告。

此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华晨集团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1

“我觉得这辈子要完了。华晨集团一旦赖账,我们持有人就是血本无归。500多万也不是小数目,我感觉自己死掉了一次。”在华晨集团债券违约半个月之后,李云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

李云获知这一厄运是在10月24日。当天,上交所发布了一则华晨集团的债券停牌公告,称华晨2017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第二期)(以下简称“17华汽05”债券)发生债务违约,规模高达1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该债券发行于2017年10月,票息5.3%,期限为3年。

李云是“17华汽05”债券的持有人。“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华晨汽车就这么不兑付了。”他感到非常震惊和意外。

毕竟,在兑付日之前,华晨集团还多次发布兑付承诺公告。李云感觉自己被骗了,如果不是因为华晨集团发了公告承诺兑付,他不会在债券兑付日之前一个月内,先后投入500万元大额买入华晨债券。

摄影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璇

摄影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璇

 “华晨直到兑付日也没有发风险提示”

李云从2013年开始做债券投资,经验不少,前前后后投过的公司非常多,包括国企、民企和城投都有涉足。

李云说,他并非盲目投资。在决定买入前,都会对公司的基本面财务情况进行了解,也会跟踪一段时间,再做投资决定。

今年8月,李云关注到了“17华汽05”债券。

8月18日,华晨集团发布公告承诺,“我公司将继续坚定履行国企职责,按时兑付到期债券,维护合法权益”。

根据天眼查APP显示,作为辽宁省重点国企的华晨集团共有两位股东,大股东是辽宁省国资委,持股80%,另一股东是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省产业(创业)投资引导资金管理中心),持股20%。

华晨集团有辽宁省国资委大股东背景,而且华晨还有“履行国企职责,按时兑付到期债券”的承诺,这是李云作出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之一。他认为,国企是讲信誉的。

公开信息显示,华晨集团总资产超过1900亿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货币资金超过500亿元,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还拥有“中华”、“金杯”、“华颂”三大自主品牌以及“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大合资品牌,产品覆盖乘用车、商用车全领域。

特别是华晨宝马的经营业绩非常好。同时,9月底前,华晨集团的评级为AAA,那是债券信用评级的最高级,意味着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强,违约风险极低。

李云总结称,他作出投资决定主要基于以下考虑:第一,9月底前,华晨汽车的评级为AAA;第二,华晨汽车有辽宁省国资委股东背景,并且作出了兑付承诺;第三,华晨汽车拥有分公司华晨宝马,经营得很好。

谨慎起见,投资前他还给华晨汽车打过4次电话做调研。“得到的回复都是‘肯定兑付’。当时有消息称,华晨汽车拖欠员工工资,我还特意问了华晨相关人员这个问题,他跟我说的信誓旦旦,原话是‘咱们公司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称不发薪水是员工有问题。”

但事实上,根据11月16日晚间华晨集团的公告,由于生产经营持续亏损,8月份华晨集团的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8月7日,专门成立了银行债委会。而华晨集团并没有进行相关披露。

李云以及其他投资人也就无从获悉相关信息。在经过差不多2个月的观察后,10月初,李云通过个人公司账户先是投资“17华汽05”债券约300多万元人民币。

到了10月16日,即兑付日的一周之前,华晨集团又发布了一份针对“17华汽05”债券的公告,称本息兑付日为2020年10月23日。

“看到这份公告时,离兑付时间很近了。我想公司跟交易所都出兑付公告了,而且加盖了公章,我觉得也有了法律效率,同时公司也有兑付意愿和能力,所以就在次日即10月17日又追加了投资,大约200万元人民币。这样,前后在‘17华汽05’债券总共投资了500多万元人民币。”李云说。他认为,这份公告给了他极大的误导,以至于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大额追加了投资。

到了10月22日,没有如期兑付。李云特意打电话询问该债券的受托管理人某知名券商,得到的回复是华晨集团向交易所申请晚一天打钱。“我当时以为可能是财务转账有些问题,又等了一天,直到10月23号下午,该知名券商和华晨集团都联系不到了。”

10月24日,上交所发布华晨集团债券停牌公告称,17华汽05兑付日为2020年10月23日,根据《受托管理协议》以及相关业务规则的要求,公司应于2020年10月21日16时前将本期债券本金10亿元、利息5300万元以及相应手续费转至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指定银行账户,截至2020年10月22日17时,公司尚未向中证登上海分公司转款。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但是公司目前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筹集到足额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这样,我才知道自己投资的500多万元没了。”李云说,在他以往的投资经验里,从来没有遇到过国企不兑付的情况。所以,他至今无法相信,华晨集团就这么不兑付了。

“违约后又承诺不会破产重组,可现在沈阳中院已受理破产重整申请”

感到难以置信的投资者不只李云一个。毕竟华晨集团的国有股东背景是许多投资人极其看重和予以信任的。

在东方金诚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中表示,华晨集团是辽宁省属大型国企,能够在资金、税收等方面得到股东和相关各方的大力支持。评级报告也披露,2019年全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8.41%,毛利润同比增长21.56%,综合毛利率29.12%。

同样买了“17华汽05”债券的投资人白岩认为,在营业收入和毛利率处在较高的情况下,不应该出现无法兑付债券的情况。

2

在白岩看来,从一系列的公开财务数据看,不论从销量、收入或是利润角度看,华晨集团都不像是一家没有办法偿还债务的企业。

据华晨集团2020年半年报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合并范围内货币资金充裕,余额高达513.76亿元,流动资产1125.28亿元。 

华晨集团2020年半年报

华晨集团2020年半年报

同时,根据华晨集团于2020年发行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2020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以下简称““20华晨01”)的《募集说明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9月末,发行人流动资产余额分别为837.90亿元、942.35亿元和979.8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提到,如果发生不利事件,发行人可以通过流动资产变现来保障债券本息的及时偿付。 

华晨集团“20华晨01”的《募集说明书》

华晨集团“20华晨01”的《募集说明书》

在业务层面,华晨集团旗下华晨宝马的销量也是年年攀升。

根据华晨集团的评级报告显示,集团2018年营业收入为1529.68亿元,同比增长21.04%,主要由于价格较高的华晨宝马系列销量保持稳定增长,毛利润为433.96亿元,同比增长16.70%。

2017年华晨宝马销量38.65万辆,营业收入893.22亿元;2018年华晨宝马销量46.61万辆,营业收入1285.92亿元;2019年华晨宝马销量54.55万辆,营业收入1526.33亿元。净利润方面,2017-2019年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101.14亿元、120.65亿元、150.20亿元。

华晨宝马是华晨集团最优质的资产,也是投资者们下定决心买入的重要考量因素。

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等到兑付违约后,白岩他们才发现,华晨宝马将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事后,很多投资者质疑这看上去就更是一场早有预谋、处心积虑的“骗局”。因为这也太巧合了,一边在持续发布兑付承诺公告,不少投资者受此误导买入债券,而另一边却是将最优质的资产与债务剥离。

9月30日,华晨集团通过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华晨中国15.35亿股无偿转让给辽宁鑫瑞。本次转让后,华晨集团将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的股份。

根据华晨集团新的股权结构,华晨集团间接持有香港上市公司华晨中国30.43%股份,后者间接持有华晨宝马50%股份,宝马集团持有另外50%股份。

而根据天眼查APP显示,辽宁鑫瑞是在2020年9月22日刚成立的新公司,由华晨集团100%控股,是华晨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这一轮操作下来,华晨中国从华晨集团的子公司,变成了“孙公司”。

在债券兑付日到期一个月前,专门成立一个新公司将华晨中国的股份转至旗下,使华晨中国成为华晨集团的孙公司,在白岩看来,“这家新公司的成立就是专门用于下沉华晨中国股权的”。

白岩对《中国经济周刊》说,这样操作以后,如果华晨集团的债券违约,本来投资人可以冻结华晨中国的股权,但是现在就只能冻结辽宁鑫瑞的股权。

这还没完,“对于我们债权人来说,还有一个致命的打击,那就是辽宁鑫瑞股权被质押了”。

华晨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此前发公告称,已经把辽宁鑫瑞持有的股权都质押给了第三方贷款人。在“17华汽05”债券持有人会议上,出席的华晨集团代表表示,这个第三方为吉林信托。但是具体到借款金额、期限,还有具体条款等内容,均没有任何披露。

“这个质押行为很关键。”白岩分析说,如果华晨集团最终重整,华晨中国是否被纳入合并重整范围,直接影响债权人最后能挽回多少损失。“假设我之前投了100元,如果华晨中国被纳入,最后可能还能还我30-40元;如果没被纳入,就只能还我个位数了,差距就是这么大”。

已作股权质押的华晨中国资产,吉林信托作为优先债权人会享有优先债权,届时如果破产重整,像白岩、李云这样的投资人将无法拿到华晨中国的资产,债券兑付也很可能落空。

广发证券认为,华晨汽车违约属于典型的国企违约事件。剥离了华晨宝马之后,公司自主汽车品牌盈利能力弱,且资产质量较差,救助价值不高,资金链断裂导致违约。

不止于此,10月17日,华晨还变更了另外一家旗下上市公司600653申华控股的公司名称、注册地址,注册地址由上海市变更为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沈阳片区。“根据诉讼管辖权归属,如果后面债券持有人要起诉华晨集团并申请冻结申华控股股权的话,就只能在沈阳起诉了。”对此,白岩等投资人也有担心,因为这个操作直接导致了司法管辖权的变更。

白岩认为,华晨集团在违约之前的这一系列操作,不得不让投资人怀疑其目的就是为了“躺倒”。

而另一边,同时在进行的却是连续发布确保兑现的承诺,像李云这样的投资者因此“入坑”。

事发后,白岩也在积极与华晨方面沟通,甚至直接飞去辽宁当地。“但从未得到明确的解决方案,并称公司不会破产重整。”

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当他询问华晨集团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还钱时,对方说“我们来聊聊未来的理想吧”。

但话音未落,11月13日,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华晨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具有较高重整价值为由,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

3

天眼查APP信息显示,格致科技是一家汽车冲压模具研产商,专业从事汽车冲压模具的设计、研发、制造及销售,主要为全球范围内的汽车整车厂及零部件制造商提供汽车冲压模具的定制化服务。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吉林省辽源市。

针对投资者的上述说法和质疑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联系华晨集团资本运营部采访,对方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随后,记者再联系“17华汽05”债券主承销商某知名券商的相关部门,对方表示不太清楚这些事情,电话被挂断。

11月2日,华晨集团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警示函》。警示函指出的违规行为包括:未能就公司存在流动性风险、无法按时足额偿付及时履行披露义务;未能按规定充分披露并回应关于银行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统筹处理公司债务问题、公司部分工厂裁员停工等重大市场传闻;未及时披露公司2020年陆续发生的未能按时清偿到期债务、发生重大诉讼及有关资产被司法冻结、对重要子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等事宜。

11月6日,东方金诚公告称,鉴于华晨集团未能按时足额兑付私募债券本息,因信息披露违规受到监管警示,东方金诚决定将华晨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CCC。     

华晨集团违约行为会否成为效仿的坏榜样

作为投资圈资深人士,白岩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达了投资圈内对华晨集团违约事件更深层次的担忧,即华晨集团的这次不兑付行为会不会被效仿。不过这种“担忧”似乎已经发生了。

在华晨集团债券违约发生后十几天,主体信用等级同样是“AAA”级的河南国企永煤控股,也上演“借钱不还”戏码。

市场的嗅觉极其敏锐。近日来,多个“网红”信用债异常继续跳水,部分债券基金净值亦出现下跌,引发恐慌,导致投资人对于这些违约国企失去了信心。

白岩透露说,最近不少投资机构内部都在紧急开会,盘点手中相关股票和债券。“大家都害怕了,这几天市场的表现就能看出来,投资者都在用脚投票,少赚钱总比被坑了强”。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云、白岩为化名)

责编 | 郭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