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灵魂砍价”再出江湖:从1.3万降到400元

心脏支架暴利终结

本次冠脉支架国家带量采购,在往年各地积极探索的基础上,与生产企业、医疗机构、患者、专家学者都进行了充分沟通,慎之又慎。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燕|北京报道

国家队再次出手,价格居高不下的医用耗材领域壁垒终于被打破了。

11月5日,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拟中选结果在天津产生,产生拟中选产品10个。从中标价格来看,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109亿元。预计全国患者将于2021年1月用上国家集采降价后的中选产品。

“结果非常理想。”参加此次集中采购的天津市医疗保障局副局长张铁军在现场对媒体表示,高值医用耗材的治理是改革的深水区,也是一块硬骨头。本次冠脉支架国家带量采购,在往年各地积极探索的基础上,与生产企业、医疗机构、患者、专家学者都进行了充分沟通,慎之又慎。

49

抱团砍价、以量换价,企业自砍价格换国内医疗市场

心脏支架又称冠脉支架,是治疗冠心病常用的PCI(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手术中必不可少的医疗耗材。PCI手术的基本原理,就是将支架植入冠状动脉血管,将动脉壁撑开,使血流恢复通畅。

《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19》显示,目前我国心血管病患人数达3.3亿;从2009年到2019年,中国冠心病(PCI)手术量从23万例发展到超过100万例, 年增长速度10%~20%。平均置入1.46枚支架。全年支架数估计为133万枚左右。

带量采购是国家医保局与医疗器械企业砍价的底气。《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与此前的“4+7”药品带量采购不同,本次冠脉支架集中采购数量,是根据集采联盟地区报送的采购总需求确定,共有2408家医疗机构参与,其中年采购量大于500个的851家医疗机构全部参加。首年意向采购总量达到107万个,占全国一年全部采购量的70%以上。

也就是说,如果前来参选的企业不能中选,基本上等于放弃了国内大半个心脏支架市场。

本次采购采用的是价低者入选的方式。来参加投标的11家企业先将自己能够接受的价格写在申报纸上,然后再一同进入办公室依次报价。据现场参与竞标的企业代表描述,听别人报价的时候“心整个悬在半空中”,就怕产品价格报高而最终落选。

此次竞价之前,国内医疗市场上的心脏支架价格鲜有低于1万元的。以平均每次手术需要放置1.5个支架计算,再加上住院费、手术费、医药费等费用,一场PCI手术的费用至少也要五六万元。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对媒体表示,从接受冠脉支架植入手术的平均数量来看,在欧美大概每百万人口接受冠脉支架植入手术的数量为3500个左右,而我国只有600个。究其原因,冠脉支架的价格较高是主要因素之一。

集中招采之前,国家医保局曾委托相关专家对多个国家的支架价格进行对比。以本次集采品种的第三代药物洗脱支架为例,美国的价格约为6403~18507元,法国的价格是6881元,巴西的价格最低,只需要2183元。而中国的价格则在7500~23300元。

为了推动此次降价,去年以来,山西和江苏作为试点省份率先开展了冠脉支架的带量采购。“抱团砍价”之后,山西省中选产品最高降幅69.12%,最低降幅40.2%,平均降幅达52.98%。而江苏省采购支架中选品种价格平均降幅为51.01%,最大降幅达66.07%。也正是这两次试点,让医疗器械企业看到了以量换价的市场潜力。

最终的报价可以说让国家医保局的专家们都为之一震。钟东波在集中招采后的沟通会上坦言,当天的集采结果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国内企业山东吉威报出了当天的最低价469元,与13300元的挂网价格相比下降了近95%。全球最大的医疗器械巨头企业美敦力同样拿出了诚意,将旗下产品Resolute Integrity从省标的1.9万元降价97%,报出648元的价格。

50

几千元就能出厂,上万元的利润都流向了哪里?单个成本到底有多低?

降价幅度这么大,心脏支架的出厂成本到底有多低?

在国内拥有较高市场份额的乐普医疗同样参加了此次集中招采。相关资料显示,乐普医疗的心脏支架产品GuReater最终以645元的价格中标。若以此前的挂网价格8400元计算,价格降幅达到92%。而在此前参加江苏集采试点时,GuReater的最终报价是2850元。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乐普医疗的营业收入为17.91亿元,营业成本为3.92亿元,毛利率为78.06%。若以2850元的出厂价估算,单个心脏支架成本在600元左右。

也就是说,心脏支架的成本价还不到最终售价的十分之一。心脏支架之所以价格高昂,主要原因在于流通环节冗长,层层加价。

2011年,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董协良曾在提案中透露,心脏支架的暴利高达9倍,已经超过了贩毒。“一个国产的心脏支架,出厂价不过3000元,可到了医院便成了2.7万元;一个进口的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6000元,到了医院便成了3.8万元。安装一个心脏支架,患者要支付比出厂价格高数倍甚至十几倍的钱。”

在试点集中招采之前,药品等医疗物资的采购方式主要有公开招标、邀请招标、竞争性谈判、询价采购、政府采购、单一来源采购以及现场议价采购等多种方式。一般来说,采用哪种设备、使用哪种设备,主要使用的科室拥有重要的话语权。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医用耗材的流通成本刨除“中间商赚差价”,很大一部分都被医药代表拿来给医生做回扣了。

2019年7月,苏州市纪委监委公布消息称,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原副院长、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科原主任、心血管内科原主任杨向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中共苏州大学纪委纪律审查和苏州市监委监察调查。同一时期被带走的,还有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心血管科前后两任主任陈建昌、徐卫亭以及太仓市中医医院心血管病科主任仇丹卫。

2020年8月10日,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对陈建昌受贿罪作出了一审判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看到,在担任心血管科主任期间,陈健昌曾为包括美敦力、山东吉威等品牌医疗耗材销售、使用给予支持和帮助,共计收受代理公司所送人民币超过300万元。

判决书中显示,陈建昌每次都会告诉医用耗材代理公司负责人4个数字,分别是自己和徐卫亭、手术医生、非手术医生护士的分配。

在裁判文书网上,记者还找到了一份关于仇丹卫的一审判决书。判决书中显示,仇丹卫与医用耗材代理公司负责人约定,以销售发票金额为基准,按照单腔心脏起搏器10%、双腔心脏起搏器15%、冠脉支架15%、冠脉球囊10%的比例给予回扣。从2009年到2019年10年时间里,仇丹卫共收受回扣91万元。

巨额利益驱动下,一些医生做出了不讲医德、违规创收的行为。2015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东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曾经当场痛批当前一些吃回扣的医生。据他描述,广东某院的一个心脏导管大夫为病人做冠状动脉照影,本来问题不大,但是最后给放了5个支架。

人工晶体、球囊、关节、起搏器等耗材有望迎来新一波降价

集中招标集中采购,不仅可以价格降下来,让老百姓看得起病,此外,还有利于建立创新的机制体制,合力优化医药市场营商环境。

据了解,此次冠脉支架集采在设计采购方案时,就已经考虑到了后续落地使用的保障问题。通过降价腾出来的医保基金空间,将最大化解决群众看病贵的问题。张铁军对媒体表示,在对医疗机构进一步严格规范诊疗行为的同时,医保基金腾出来的空间也将用于医疗服务价格整体调整,让医生的价值得到更多体现。

要打破过去医生开药吃回扣的陋习,就必须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此次集中招采后,将引导医疗机构对心脏外科医生的绩效考核给予适当倾斜。

钟东波表示,本次冠脉支架集采也将通过结余留用政策激励医疗机构使用,“已经实行DRG(国家医疗保障)付费的地区不下调支付标准,结余部分医疗机构可以留用;尚未实施DRG付费的地区,比如按项目付费的地区,医保将拿出结余资金的50%用于激励医疗机构。”

令人振奋的是,心脏支架之后,更多高值医用耗材也将被纳入集采计划。目前全国范围内,已有包括安徽、山东、重庆、辽宁、甘肃、湖南、云南、海南等多个省份开始试点高值医用耗材集采。在这些试点的高值医用耗材中,人工晶体、球囊、关节、起搏器耗材都等“榜上有名”。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21期)


2020年第2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2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