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广州浪奇的神奇算数:拿了13亿的土地补偿款,结果反亏了10个亿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周琦|北京报道

10月15日,广州浪奇(000523.SZ)披露了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今年前三季度,广州浪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8亿元到10亿元。

此前,因仓库中5亿多元的存货不翼而飞,广州浪奇深陷舆论漩涡,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如今,存货事件尚未明晰,在收到政府的12.94亿元土地补偿款后,公司还是亏损了10个亿,广州浪奇的帐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

广州浪奇公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预计亏损8亿~10亿元,其中仅第三季度就预计亏损6.85亿~8.85亿元。而在去年前三季度,公司还盈利了4210万元。

是什么原因,导致公司的业绩出现如此大的变动呢?

怎么算都算不出来的亏损数字

按照广州浪奇的说法,业绩变动有三大原因。

首先,价值5.72亿元存货因丢失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其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42亿元。第三,收到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的土地补偿款首期、二期、三期款项合计 12.94亿元。

广州浪奇表示,以上主要变动影响均为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导致,公司除贸易业务外其余业务板块包括:糖制品业务、工业产品业务、民用产品业务和其他业务均正常运作,目前未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这个公告让人不禁一头雾水:丢了5亿多元的货,亏了1亿多元的坏账,加起来损失7亿多元,但是收入了土地补偿款将近13亿元,且公司业务正常运作,结果公司三个季度预计亏损8到10个亿。

12.94-1.42-5.72=5.8,这个简单的算数题,在广州浪奇的公告中,显得非常不简单。按照正常人的理解,这一波操作下来,公司应该是盈余5.87亿元。《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广州浪奇公告发现,截至今年6月30日,广州浪奇收到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的首期、二期土地补偿款 8.63亿元,占补偿款总额的40%;而在三季报中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的首期、二期、三期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即今年第三季度,广州浪奇收到了土地补偿款4.31亿元。

按照半年报1.15亿元亏损的说法,4.31亿元土地补偿款即便是扣去亏损,依旧有3亿多元的盈余。不论如何,都算不出公告中的亏损数。

在“公司除贸易业务外其余业务板块均正常运作,目前未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情况下,出现10多亿元的黑洞,只能说明,广州浪奇的贸易业务,或出现了重大问题。

丢失的货物或需要55公里长的火车才能拉走

其实,出现重大问题的,或许不止贸易业务,广州浪奇此前的存货不翼而飞问题,也一直是坊间热议的话题。

9月28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瑞丽仓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辉丰仓存储了价值4.53亿元和1.19亿元的货物,账面价值合计为5.72亿元。9月中上旬在盘点货物时,上述两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公司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

上述公告发出的当天,朗州浪奇的股价一字跌停,并在随后的两天中,在分别下跌9.94%、9.74%。

广州浪奇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日化行业销售量达431.93万吨,批发和零售业营收为109.82亿元。以此计算,广州浪奇日化行业每吨产品的价值约为2542元。而其丢失的5.72亿元的货物,以2542元/吨的价格计算,总重量超过22万吨。

22万吨是个什么概念?在铁路运输中,一节车皮一般可载重60吨,22万吨需要3600多节车皮。一般的车皮长15米左右,拉走这5.72亿元的货物,仅火车车皮长度就达55公里。

由于日化行业的存货可能是一些原料,与最终的产品重量存在差异,但即便是以1/10的重量计算,也是普通人甚至普通团队无法处理的。

对于上述问题,深交所已经发出关注函,但广州浪奇已多次发公告称将延迟回复。广州浪奇在10月15日的三季度业绩预告中称,公司在对化工品贸易业务存货进行盘点核查过程中,发现部分存货存在真实性存疑的风险,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对位于辉丰仓、瑞丽仓的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

看来,在广州浪奇眼里,这些货物目前是“存在真实性存疑的风险”。那么,这个风险在公司眼中,还能不能排除呢?

责编:杨百会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