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继北大、清华之后,复旦等四校本科毕业也可直接落户

上海加入抢人大战

“只要你有优秀的才能、能为城市做出贡献,这个城市就会欢迎你、接受你;在上海同样能够活出精彩、获得成功。”汪怿说。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 | 上海报道

近日,上海学生就业创业服务网发布《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文中这样写道:

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应届本科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落户。

“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应届硕士毕业生、“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建设学科应届硕士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即可落户。

这意味着,上海本硕应届生的直接落户,已从原来的北大、清华两所高校,扩大到现在的6所高校,公开资料显示,每年新增合适人数约3万。

而就在几个月前,“直播带货一哥”李佳琦以2020年首批特殊人才的身份落户上海崇明,就曾一度引发人们对户籍政策与人才政策的讨论。

上海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未来上海落户门槛会不会进一步放宽呢?

88 插画:《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插画:《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复旦应届毕业生:买不起上海房子,外地已找到好工作

“新政策发布当天我的微信朋友圈被这则消息刷屏了,我和同学们都挺激动,但细想之后,看法有些转变。”复旦大学大四学生小吴9月30日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道,“我们辅导员之前告诉我们,像我学的专业一毕业就能有69分,在上海落户需要72分。全国大学生竞赛、创新创业比赛可以补3分。我高兴的是,新政出台后,就不需要补这3分了。但很多同学冷静下来,还是要考虑落户之后,房子在哪里?工作在哪里?所以还是先找工作,再考虑落户的事。”

小吴向记者讲述了她同学的求职经历,国庆后,这位符合落户新政的同学就将赴北京工作。

“我同学钟情于去互联网大厂工作。年初国内突发疫情时,他还从哈尔滨到北京某互联网大公司实习了3个月,免去了笔试、群面,经过一对一的4轮面试后拿到offer。他问HR能不能把BASE地签在上海,HR答复该业务的岗位只在北京和杭州,所以他得知新政策时也在纠结,要不要先落户上海,再重新找份工作,因为新政策只针对应届毕业生。但他的父母赞同他先去北京工作,因为即使落户上海了,一时半会儿还是买不起这里的房子,如果外地有好工作,还不如早点去工作赚钱,况且今年疫情下找工作也没那么容易。”

“新政策出的时间节点比较晚,互联网秋招大多数是在9月中上旬结束,如果这个政策早些出来,肯定会影响大多数人的简历投递决策。其实落户上海对于我们复旦的毕业生来说并不难。如果我读研顺利,也能落户。”小吴告诉记者。

闽江学者特聘教授、福建省引进高层次人才(原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副主任)攀登对此分析道,新政策本身对毕业生的决策影响不大,“我相信户口会有‘加分’,但对学生个人而言,更多是看发展。我建议人才政策应该设置些灵活的指标,而不是通过行政化手段,判断这4所大学毕业的都是人才。复旦最差的专业一定比华东理工最强的专业好吗?我看未必。”

攀登认为,全国都在抢人才,很多地方会考虑包括房价在内的一系列因素,而上海政策的制定,房价不是主要考虑因素。

上海为何“屡降姿态”?

上海平协教育研究与评估事务所所长刘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新政发布后,媒体过于关注前述复旦等4所高校,其实,上海的新政策对人才落户的范围很宽,很多上海高校“世界一流”学科的应届硕士也是可以直接落户的。如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与舞蹈学,上海戏剧学院戏剧与影视学,上海体育学院体育学,上海海洋大学水产学等,这足以看出上海广纳贤才的诚意。不过,被这些高校录取还能解决户口,以后想报考的学生会更多,势必会拉高这些学校的录取分数线。

曾参与上海“人才20条”“人才30条”等有关专题研究,执笔《上海市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研究员汪怿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此次应届毕业生落户新政,并不是简单在以往基础上对“四校”开放,而是放宽了对各层次的人才引进门槛。

汪怿举例说道:以往应届博士毕业生基本分最高70分,距离落户标准72分还差2分,新政之后,用人单位引进的应届博士符合条件可直接落户;硕士层面,按原来的办法,“双一流”的应届硕士毕业生,基本分距离落户标准也有一定距离,根据这次新政,用人单位引进的应届硕士符合条件也可直接落户。

汪怿认为,从这次应届生落户“新政”来看,上海吸引人才的愿望很迫切。

“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日益激烈的人才竞争中,上海基本上不采取‘拼钱、拼房、拼title’的办法去‘抢人’。作为联通国内循环的中心节点、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上海集聚起来的人才不断向周边、向长三角辐射,今天在沪苏浙皖过着‘双城生活’的人才不在少数。” 汪怿说。

上海临港漕河泾人才有限公司人事代理中心主任助理胡召楠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上海加入抢人大战,屡次“降低姿态”,当然有自己的算盘。从短期看,“有人斯有土,有土斯有财”,吸引人口流入,可以带来新的购房需求,进而稳住房价、地价;从中期看,引进年轻大学生和高层次人才,是推动城市产业升级,释放新动能,加快阶层流动的根本之策;从长期看,人口特别是年轻人才的流入,也是各大城市应对人口老龄化,保持城市活力的一个“捷径”。

汪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佳琦并非毕业自前述6所高校,但照样落户上海,这表明上海的人才引进政策并没有把“出身名门”作为前提。事实上,在上海的户籍政策中,除了应届本科生申请落户以外,对非应届的优秀人才也有直接落户的政策。除此以外,还有针对居住证持有者的积分落户政策,通过若干年的奋斗,也有可能转为常住户口。

“只要你有优秀的才能、能为城市做出贡献,这个城市就会欢迎你、接受你;在上海同样能够活出精彩、获得成功。”汪怿说。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9期)


2020年第1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