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善”终?重庆前首富尹明善被证监会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重庆报道

10月13日晚间,*ST力帆(601777,下称“力帆股份”)发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实际控制人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两个多月前的8月6日,力帆股份公告称,因其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力帆控股”)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公司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司法重整。

10月9日,力帆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和吉利迈捷投资有限公司将作为意向重整投资人,参与力帆股份的重整工作。天眼查APP显示,前者由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后者则是吉利科技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资不抵债——司法重整——找到投资人——被立案调查,仅仅两个多月时间,82岁的重庆前“首富”尹明善,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考验。而轮转的命运,似乎并没有给这位耄耋老人一个“善终”的机会。

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一位已离职的力帆控股前任高管唏嘘不已,“在重庆官方的努力下,吉利出手,力帆看来是有救了,但尹老爷子……”

1

最近半月,力帆股份股价3次异动

在吉利可能入主力帆股份的当口,尹明善恰恰此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对于力帆股份来说,是命运多舛。而对于尹明善来说,则饱含英雄迟暮的无奈。

从8月6日力帆股份宣布破产重组至今,该公司已经发布了3次“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分别在8月29日、9月3日和9月8日。

一位不愿具名的重庆某证券公司高级经理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今年以来,力帆股份多次受破产重组消息影响,股价异动。当时业内就有人说,会不会是故意放话,说企业将被行业领跑者收购,再买入股票拉升股价,诱导散户入局,随后即可高位撤出。”

尹明善是否有此行为,尚需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无论如何,眼看力帆股份即将转手,这位重庆人口中的“老爷子”,没能逃过命运的安排。

时间回到2017年10月31日,时年79岁的尹明善正式卸任董事长,将手中的接力棒传给了47岁的牟刚。

那天,满头白发的尹明善一身中山装,精神矍铄,“7年前力帆上市时,我有一点白头发,穿的是这件中山装,现在头发全白了,还是当年的中山装。”

重庆以码头文化闻名,而尹明善这句话,特别有重庆江湖的味道。

上世纪80年代,重庆一大批摩托车制造企业崛起,重庆人称其为“摩帮”,“摩帮”的“带头大哥”正是尹明善。

“摩帮”代表了重庆制造业曾经的辉煌,尹明善则是重庆企业界的传奇。他54岁创立力帆股份,一度进入全国私营企业前8强,64岁被选为重庆市工商业联合会会长,65岁当选政协重庆市第二届委员会副主席,成为改革开放以来首位进入省级政协领导班子的民营企业家。2006年,力帆首款汽车产品下线,时年68岁的尹明善宣布向汽车行业转型。如今的他虽在一年前退居二线,但依然是力帆股份实际控制人,决定着企业的未来方向。

可惜的是,在汽车行业,尹明善和力帆股份没能重温“摩帮”的荣光。

2005年至今,力帆股份在轿车和SUV市场均有涉足,但一直扮演着市场跟随者的角色,技术和销量平平,缺乏明星产品,直到2016年12月,才通过迈威实现单车月销过万辆。但就算这一年,力帆乘用车销量也仅为104423辆,全国排名第36位。

同时力帆股份在新能源转型方面也早有布局,但却受到了新能源骗补事件的极大影响。

2016年10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下称“力帆乘用车”)收到财政部下发的处理决定,公司不符合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条件车辆共计2395辆,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达1.14亿元,对上述新能源汽车中央财政不予补助,并取消力帆乘用车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力帆股份汽车品牌由此受到严重冲击。

1

扣非净利润连续4年为负,卖厂也难以支撑

“骗补”恶果导致力帆股份的资金每况愈下。在宣布司法重整之前,力帆股份已经多次被曝拖欠债务。

2018年5月,大批供货商围堵在力帆乘用车门前,要求结清货款。

2019年初,不少汇票持有人发现,由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力帆控股和力帆股份共同的子公司)承兑的银行汇票无法按期兑现,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也因此被告上法庭。

2019年10月,平安银行一封内部邮件被网络曝光,要求对包括力帆乘用车在内的4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展开内部风险排查。理由是据坏账太高,可能面临破产清算。

从2017年起,力帆股份的主营业务——乘用车产销陷入困局,产销量逐年下滑,至2020年,力帆股份上半年累计销售传统乘用车978辆,同比下降95.29%;销售新能源汽车549辆,同比下降56.32%。同时,其唯一“拿得出手”的出口业务,也因受全球疫情影响,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力帆股份2020年半年报显示,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95亿元,同比下降173.9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7.84亿元。在此之前,其扣非净利润已连续4年为负,存在较大风险。

力帆股份在公告中坦承,其汽车板块生产经营目前处于非正常状态,同时公司存在大量涉诉案件及大额资产被冻结的风险。截至2020年9月,力帆股份涉及诉讼仲裁累计1178件,涉及金额高达50亿元,其中已判决(仲裁)为429件,涉及金额29.8亿元,力帆股份需承担对应金额损失;尚未开庭案件192件,涉及金额6.5亿元。

实际上,最近两年,为应对流动资金不足的难题,力帆股份多次被迫变卖资产,筹措资金。

2017年1月,力帆控股将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90%的股权出售给了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节省开支。

2018年12月,力帆股份作价6.5亿元将旗下全资子公司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出售给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后者实际控制方为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车和家也由此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资质。

2019年1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已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合计获得33.15亿元资金。

可惜的是,在出售了优质固定资产后,力帆股份并没有找到“造血”的办法,产销困境难以突破,对于尹明善来说,司法重整成了唯一的选择。

接班人难产,曾有人呼吁尹明善复出

在尹明善“交班”牟刚前,力帆股份的接班人问题颇为曲折。

多年前,尹明善曾表示,若家族中没有合适人选,将从家族外部寻找接班人。尹明善膝下一儿一女,分别是与前妻所生的儿子尹喜地,与现任妻子陈巧凤所生的女儿尹索微。而陈巧凤、尹喜地和尹索微,这次也一并被证监会宣布立案调查。

现年50岁的尹喜地早年曾陪尹明善创业,一度掌管力帆的房地产、期货以及足球俱乐部。

在网络上,关于尹喜地的报道,多是讨论其拥有的豪车。有报道称尹喜地在某汽车论坛的网名为“精彩哥”,爱车如命。

尹喜地在网络上声名鹊,源自一条视频:其驾驶着一辆价值3000万元号称中国最牛跑车的布加迪威龙。尹喜地曾透露,他先后购买了30多辆国外名贵汽车,在买车上的总开销高达5000多万元。

尹明善也曾公开表示,“我从来没有考虑指定儿子接班,他是新派人物,对于是不是接班兴趣不大”,“他对经营企业的兴趣并不那么浓厚,不像我是个工作狂。”

在这样的情况下,尹明善最终决定选择外部接班人。2015年6月,尹明善在公开活动上表示:时任总裁的尚游和时任首席科学家的陈卫是他心目中力帆未来的接班人。但两个月后,尚游就因身体原因提出辞去总裁职务。

2017年3月,在力帆新车发布会上,尹明善当众宣布,陈卫是未来的董事长接班人。几个月后,真正接班董事长的却是牟刚,陈卫仍是副董事长,原因是陈卫年龄太大了不合适。

这背后的隐情,无法为外人所知。

牟刚上任不久,力帆股份迎来了最困难的时期。在重庆坊间,甚至出现了“老爷子复出”的呼声。

2020年4月,在力帆股份股东大会上,出生于1995年的尹安妮正式亮相,被外界认为将接管企业大权。尹明善在会上介绍说,“尹安妮是我的长孙女,正在美国读研究生,现在企业比较困难,所以她回国历练,帮助企业纾困。”

值得庆幸的是,尹安妮并不在证监会立案调查的范围之内。

责编:杨百会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