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日本杂货店LOFT疫情期间来上海开店,首日营业额破日本纪录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 上海报道

 

视频:王雨菲

说起已有30多年历史的日本国民生活杂货店LOFT,去过日本旅游的人一般都不会陌生,它那醒目的黄色店招经常出现在日本街头的核心商圈,131家店铺的年销售额高达1200亿日元。曾有杂志将其评选为“让你一见钟情的五个日本百货店”。

今年7月底,LOFT的中国区总部正式入驻上海静安区同乐坊,并在上海徐汇区美罗城开出面积1000平米的首家海外直营门店。开业当天需要排队限流进入购买,创造了日本同种规模LOFT店铺开店首日迄今为止最高的营业额。LOFT总经理庄野桂一郎近期在上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对此直呼“意外”。

庄野桂一郎:中国消费者购买力高于日本人

“开店第一天的销售额超过了60万元,比我们预计的要高出一倍以上。这个销售额一连持续了几天。在日本,LOFT的确很受欢迎,但从来没有出现像上海这种消费者排队购买的状况,这也反映了中国市场规模之大,以及大家对我们的期待,我们非常感动。”庄野桂一郎说,“我们在上海开设了1号店,今后也会继续开设2号店、3号店,这里是非常巨大并且有魅力的市场,我们今后一定会在这里加大投资,巩固中国事业的基础。”

庄野桂一郎向 记者介绍道,日本LOFT的商品单价并不高,均价约800日元,在日本的人均购买客单价为2000日元左右。不过,中国顾客的购买力更高一些,平均客单价在人民币200元以上(约合3100日元)。

“关于商品的供应商,基本上和在日本经营的商品是一样的。比如日本LOFT店铺里有某公司的笔记本,那么中国LOFT会在国内选择该公司在中国的子公司来进行采购,以确保与日本LOFT的商品一致。日本直接进口的商品占10%左右。”庄野桂一郎介绍说。

疫情期间2个月实现跨国开店,如何实现?

从2年前开始,庄野桂一郎几乎每个月都来中国调研。

他回顾道,即便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LOFT也没有放慢拓展中国市场的脚步。“中国政府尽早采取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为我们开店提供了一个相当好的时机。”

从去年10月有意向到今年4月底签约,只用了6个多月的时间,LOFT就完成了从日本向中国拓展店面的布局。为了确保LOFT中国区总部的顺利入驻以及首店的开业,上海静安区政府各部门无缝衔接、组团式服务、优化审批流程,将政策效应最大化,切实增强了企业的幸福感。

上海同乐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汤烨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回顾说:“LOFT其实早在上海看中了一处办公楼,但后来因为场地无法按时交接,不得不另外寻找。我当时和朋友交流中无意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就与LOFT方面接洽,正好我们园区有一栋楼,一家意大利企业因为当时意大利疫情严重改变了租约,我们与LOFT方面可谓一拍即合。”

同乐坊诞生于百年前的弄堂工业集聚区。近年来,上海市静安区政府持续引进优质企业资源,开发闲置厂房,打造集生活、工作、娱乐于一体的同乐坊文化创意园区。而今,这里跨国公司总部代替了原来的小作坊,个人工作室代替了原来的学堂。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LOFT当时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入境签证。”汤烨勍说,“4月底一完成签约,6月日本方面就要派人来正式进驻,但来的人要有10位,逐一办理时间太紧,我们就联系区商务委、区外办发送商务邀请报送市外办审批,用最快的速度为LOFT企业的高管发出签证邀请函。当时航班机票也非常紧张,LOFT企业的高管不得不分了好几批来上海,区外办安排人员到机场接送至隔离点集中隔离14天,最终得以顺利在上海办公。”

“我们确实得到了来自上海市行政人员,特别是静安区商务委的大力支持。通过本次对上海市场的布局,我们亲身感受到了整个城市的支援。今后为了回应大家的期待,我们会更加努力。”庄野桂一郎对记者说。

责编:姚坤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