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暗藏玄机

菅义伟新内阁中的五类人和最大黑马

真心希望菅义伟首相还记得这一个故事,记得恩师的嘱咐。

文|徐静波

当了整整7年零8个月首相,创下了日本宪政史上近150年来任期最长的纪录,安倍首相的最后一个夜晚,没有盛大的欢送宴会,他和3位内阁官房副长官、1位首相助理聚在首相官邸,喝了一壶散伙酒。

今后不再是安倍的时代!

2020年9月16日,日本开启了“菅义伟时代”。

这一天上午,安倍内阁宣布总辞职。下午,国会召集临时大会,选举菅义伟为日本第99代内阁总理大臣。然后,菅义伟根据宪法,开始组建内阁。

内阁成员名单在下午由新任内阁官房长官在首相官邸举行记者会发表。

菅义伟在组建内阁之前说,要选拔一些有能力、肯干活、愿意一起参与改革事业的志同道合者加入到新内阁中。他把自己的新内阁,命名为“为国民而辛勤工作的内阁”。

我们来看看,菅义伟到底选了哪些同仁,作为新内阁大臣呢?

1

新内阁大臣基本上可以分成这么几类:

第一类    报恩对象

这里面至少有两位属于此类。

第一位,是菅义伟在27岁时,从一名机电公司的配线工,一夜成为国会议员秘书的恩人,也是他的政治引路人小此木彦三郎(原通产大臣)的儿子小此木八郎,此次安排担任国家公安委员长。

第二位,是菅义伟成为国会议员之后的政治导师梶山静六(原自民党干事长、内阁官房长官)的儿子梶山弘志,此次安排继续留任经济产业大臣。

第二类    网红干部

这里至少有3位属于此类。

第一位,河野太郎。河野太郎出生于政治世家,父亲河野洋平担任过自民党总裁和众议院议长。他还是一个大孝子,父亲患严重肝病,必须换肝。他二话没说,叫医生切了一只肝给了父亲,父亲今年83岁,健在!此前,他是安倍内阁的防卫大臣,今天转而出任行政改革大臣。河野的走红,是因为他学了特朗普,啥都发推特,在网民中知名度很高。

第二位,是39岁的年轻干部小泉进次郎。小泉的妻子是日法混血儿新闻主播泷川雅美,重要的是小泉的父亲是原首相小泉纯一郎,安倍的政治兄长。小泉进次郎跟他父亲一样,出牌不按套路,狼性十足,属于迟早要抢夺首相宝座的人,拥有一大批师奶级粉丝,和同龄的热血青年粉丝。这次继续保留公职——环境大臣,没有特别的提拔重用。

第三位,是天天在电视上露脸的新冠肺炎疫情担当大臣西村康稔,他说话细声细语,这次继续担任“经济再生大臣”,负责防疫工作。

第三类    “安倍家族”

“安倍家族”是日本政坛的一种说法,指的是安倍的亲信群体,这次至少有3位入阁。

第一位,是安倍首相的亲弟弟岸信夫(过继给舅舅当儿子,故姓“岸”),这次是他第一次入阁,一上来就委以重任——防卫大臣。

第二位,是新任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安倍组建第二次内阁时,就安排加藤担任了负责政治与外交事务的内阁官房副长官,安倍走到哪里,加藤就跟到哪里。在安倍执政期间,他还担任过少子化问题担当大臣、厚生劳动大臣。

第三位,是萩生田光一,是日本政界公认的安倍最忠实的兄弟,安倍说煤球是白的,萩生田绝对不敢说是黑的。曾经担任安倍助理(自民党总裁助理),连续几年替安倍到靖国神社送香火钱。加藤胜信离开首相官邸后,萩生田接任内阁官房副长官,陪伴安倍左右。此次继续留任文部科学大臣。

除了以上3位之外,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也是“安倍家族”的重要成员,2017年,他接替萩生田出任内阁官房副长官,鞍前马后服务安倍两年,去年9月升任大臣。

第四类    团结力量

这一次,菅义伟能够当上新首相,全靠自民党内几个主要派阀的捧场。因此,必须给各个派阀分配几个大臣名额,平衡党内各种力量,显示一种团结之心。

除菅义伟本人之外,20个内阁成员中,有一半,便是这样的分配名额。譬如,外务大臣茂木敏充是竹下派的。复兴大臣平泽胜荣,虽然当过中学生时代的安倍的家庭教师,但是他属于二阶派的。法务大臣上川阳子,属于岸田派。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属于石破派。万国博览会担当大臣井上信治,属于麻生派。农林水产大臣野上浩太郎属于细田派。

当然其中还包括一名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的代表——国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

第五类    政治“祖宗”

属于祖宗级的,只有一位,那就是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今年79岁。他在2008年时,就担任过一年的首相。在安倍内阁,他屈就副总理辅助安倍,当账房先生。

看了以上介绍,大家一定会有一种“拉帮结派,论功行赏,乌烟瘴气”的感觉,但仔细一分析,这一内阁的干部结构,还是比较科学的,既有老同志,也有年轻干部;既有自己的亲信,也有肯出力的同僚。除了个别新提拔的,大部分都已经当过几个部门的大臣,经验比较丰富。

譬如,像河野太郎今年57岁,已经担任过法务副大臣、总务大臣政务官、消费者与食品安全担当大臣、防灾担当大臣、行政改革大臣、外务大臣、防卫大臣,在自民党内还当过行政改革推进本部长、代理干事长。也就是说,国务院三分之一的部长副部长位子都干过,剩下的,就是首相的活还没有干过。

不断地反复地在各个专业部委轮岗,是日本执政党培养领导干部的一种手段,也是培养复合型人才的方法。

菅义伟网罗这些人才,组建这一届新内阁,不是为了凑热闹,而确实是为了干实事,不干实事,日本面临的三座大山——抗击疫情、恢复经济、办好奥运,就无法扛过去。扛不过去的话,菅义伟内阁也就会成为一届“短命内阁”,最多撑一年。假如扛过去了,菅义伟首相至少可以干4年。

2

那么,在菅义伟新内阁中,到底有几匹黑马呢?

河野是一匹。河野现在的形象是“直性子+炮筒子”。菅义伟当了7年多的内阁大管家,吃足了中央各机关互相扯皮各自推诿的苦头,因此立志要对中央机关职能进行大改革,让河野来当行政改革大臣,既有经验(以前干过),吃相又难看,足够吓唬那些柔弱的官僚。

这次上川阳子是重新出任法务大臣,这位东京大学本科与哈佛大学硕士毕业的才女,在过去几年,已经当过两次法务大臣,这次是第三次跨进法务省。日本处决死刑犯,必须要由法务大臣亲笔签下处决令,有的法务大臣不愿意沾染阴魂,死活不签,结果日本目前有100多位死刑犯被判处死刑后,还笃悠悠地待在监狱里。上川在2018年一口气处决了13名奥姆真理教杀人事件的死刑犯,包括教主麻原彰晃。看来,菅义伟期望她再来一次大扫除。

这一次菅义伟内阁的最大黑马,无异于安倍的弟弟岸信夫。

岸信夫的家庭背景,跟安倍一样,有一位当过首相的外公(岸信介),有一位当过首相的小外公(外公的弟弟、佐藤荣作),有一位当过自民党干事长和外务大臣的生父安倍晋太郎,还有一位直到今天才退位的首相哥哥。

今年61岁的岸信夫,毕业于庆应大学,曾在住友商事工作。先当选参议院议员,再当选众议院议员,当过外务副大臣、防卫大臣政务官、众议院安全保障委员长,这次是第一次当大臣,一当就当了统领25万自卫队的防卫大臣。

最令人担心的,是岸信夫与台湾的关系。

安倍的母亲洋子夫人与台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年10月,台湾驻日机构在东京搞双十节庆祝晚宴,主宾一定是这位老太太。岸信夫不仅是家族的“对台代表”,更是近年来日本政府与台湾当局的联络官,无论是李登辉访日,还是蔡英文访日与安倍隐秘相见,都是岸信夫一手操办。

为什么要让岸信夫来当防卫大臣?这不仅是菅义伟的政治考量,更是安倍的政治遗愿。

日本一直期望与台湾建立某一种形式与某一种程度的安保合作机制,但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推进渠道,岸信夫凭借“台北座上宾”的身份,打通日本列岛与台湾岛之间的岛链,强化对中国大陆海空力量进出太平洋的立体监控,实现军事情报隐秘共享,有可能成为现实。同时,在中美军事对立加剧,中国统一台湾的决心越来越坚定的背景下,日本如何配合美国和帮助台湾?也成了日本政府面临的一个紧要课题,完成这一课题的任务,显然也交给了岸信夫。

菅义伟的这一步棋子,走得实在出乎意料,让人心惊!

菅义伟十分敬崇的政治导师梶山静六,曾经给菅义伟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梶山的哥哥在太平洋战争中战死,死讯传到家里时,母亲居然和村民们一起三呼“万岁”。梶山以为母亲疯了。但是,后来发现母亲躲在自家的仓库里号啕大哭,他陪着母亲一起哭了一整天。后来,梶山成了著名的反战主义者,尤其坚决反对修改宪法第九条。

真心希望菅义伟首相还记得这一个故事,记得恩师的嘱咐。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8期)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