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为防偷车抢车,二抵贷黑车上手段:断油断电、启动报警、屏蔽信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浙江报道

“今年受疫情影响,缺钱的客户多,汽车二抵贷业务很火爆,综合利率普遍在月息4分到5分(折合年化利率48%至60%)。如果车主还不了钱,我们就把车子当作‘黑车’卖了,价格便宜,好卖得很。”杭州某典当行业务员赵可告诉记者,疫情以来,浙江汽车二抵贷市场日趋活跃,交易频繁,大量二抵车辆流入地下汽车交易市场,成为“黑车”。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走访浙江汽车二抵贷市场发现,典当行等机构已成为当地汽车二抵贷市场上的主要放贷人,交易多以现金方式进行,贷款月息高达4分至5分。当车主无力偿还借款及高额利息时,放贷人会将车辆作为“黑车”在市场上抛售,收回本息。

而这些无证“黑车”,因价格便宜,一时间居然成为汽车交易市场上的“香饽饽”。

月息高达4分至5分,现金交易以规避监管

车辆抵押贷款可分为“一次车抵贷”和“二次车抵贷”。

“一次车抵贷”俗称一抵贷,就是车辆首次抵押贷款,这种情况一般会发生在车辆按揭贷款,以及全款车抵押贷款之时,车主将车辆抵押后,资金出借方会与车主去车管所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并在车上安装GPS设备,车主可将车开走,继续使用。

“二次车抵贷”俗称二抵贷,多见于车辆还存在银行按揭或其他抵押贷款的情况下,车主将未结清贷款的车辆再次抵押给其他借贷公司或个人以获得借款,车辆需质押在由资金出借方控制的停车场地。

由于汽车二抵贷质押物余值少,质押人存在较大违约风险,所以很少有正规金融机构介入汽车二抵贷业务。

然而,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来做二抵贷的客户都极其缺钱,十有八九很快要‘爆雷’,所以用正规的金融模式很难做二抵贷业务,只能用高息放贷、先息后本,来对冲业务风险,用卖‘黑车’这种办法来给出借的本金兜底,用现金交易等方式来规避监管。”赵可说。

违规之举必然造成乱象丛生。

9月22日,浙江宁波,一位在车辆二抵贷业务中与典当行发生纠纷的车主王超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阐述了自己的遭遇。

今年5月,王超将自己的车辆以5万元的价格在宁波市海曙区某典当行做二次抵押。

“我的车子市场估价10万,4月份我把车子抵押给汽车一抵贷公司,去车管所办了手续后拿到7万,车子还是由我使用。5月份,我很缺钱,就找宁波海曙这家典当行做了车子的二抵贷,车子质押给对方后,拿到5万,8月份我没有还利息,典当行就把我的车当‘黑车’卖了。”王超告诉记者,根据他的车载导航显示,目前他的车子已被售往山东。

王超说,他与典当行的业务员做的是现金交易,并根据“先息后本”的原则,扣除了前两个月的利息3000元及停车费1000元,实际到手只有4.6万,“每个月的借贷成本是2000元,综合利率达到月息4分(折合年化利率48%)。”

“我和业务员一直保持沟通,我告诉他,我八月利息还不起,但是到九月就会有钱,到时会把本金和利息一起还掉,把车子赎回来,对方也答应了,但是没想到对方转身就把我的车子卖了,我找对方理论,对方也不理会。”王超说。

王超坦言,交易过程中他没有拿到类似于“当票”等典当行出具的交易材料或合同文本,“只记得是在一张车辆质押借款单据上签了字,签完就被拿走了,具体内容也不记得了。”

王超认为,该典当行开设于宁波闹市区,对方业务员常常参加宁波当地的金融组织会议,“感觉他们很正规,但为什么这么不讲信用”?

对此,赵可告诉记者,在二抵贷的车辆质押借款合同中一般会约定,借款期限届满后,典当行可以将相关债权转让给第三方,并无需通知车主。

赵可推测,王超的车辆可能是以5.3万元左右的价格被出售了,大约相当于市场正常交易价格的5成。

“因为他没有签债权转让协议、车辆买卖协议,所以他的车子是‘黑车’里情况比较差的,买家的利益缺乏法律保护,所以卖不出高价,估计这家典当行加价3000元左右就卖给收‘黑车’的商贩了。”赵可说。

赵可告诉记者,目前不少来自山东、湖南、广东等地的“黑车”收购贩子长期在浙江收车。

“从目前的行情来看,本田、丰田这些车因为好出手,‘黑车’收购价可以达到市场价6成,一些国产车,比如奇瑞、长城,只能达到市场价3到5成,其他大部分车子收购价就是市场价的5成左右,如果随车提供有车主签字的债权转让协议、车辆买卖协议等材料,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0.5个点,这些车子被外省车贩子收走后,会转卖到他们当地,有利可图,有多少要多少,供不应求。”赵可说。

“黑车”何以成为香饽饽?

浙江台州市路桥区是浙江较大的二手车交易中心之一,今年38岁的陈平长期在路桥从事二手车交易业务。

熟谙黑车市场“套路”的陈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黑车”之所以“供不应求”,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价格便宜,

“以市场上刚刚出现的一台售价150万的陆虎新车为例,这辆车落地价大约170万,开了几年之后,二手车值80万,‘黑车’价只要45万,还不到新车落地价的3折,你说划不划算?”陈平说。

陈平认为,“黑车”的“价格便宜”是建立在车辆一抵贷企业利益严重受损的基础之上的。

陈平说,以前面的陆虎车为例,该车辆在进入二抵贷市场前曾在某汽车一抵贷企业获得车辆抵押贷款60万元,在没有归还一抵贷贷款的情况下,车主又将车辆以40万元的价格质押给做二抵贷的典当行,最终因车主无力偿还典当行本息,车辆被典当行以45万元的价格在“黑市”出售。

“这辆车一旦被作为‘黑车’卖往省外,一抵贷企业就很难追回车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完全损失60万元本金和利息,如果拿不回车辆的实际控制权,哪怕走法律途径也是白搭,而他们的放贷利率大多在年化15%以内,你说他们要做成多少笔业务才能把这样的损失补回来?”陈平说。

车辆一抵贷企业蒙受巨额损失的另一面,是二抵贷机构强烈的牟利冲动。

陈平介绍,市场上很多车辆二抵贷业务员并不一定都是典当行等机构的员工,但当他们获得二抵贷业务后大多会将业务介绍给典当行,并获得二抵贷业务金额的5%作为“介绍费”。

“比如一笔二抵贷业务放款金额是10万元,那么‘介绍费’就是5000元,在招揽业务这方面典当行这些机构是非常大方的,毕竟一笔二抵贷业务扣除成本后的利润,可能达到年化25%左右,还不用交税,现在还有什么生意能有这么高的回报?而且这个生意有车子质押在手上,几乎没有风险,稳赚。”陈平说。

陈平继续指出,“黑车”如果只是便宜,还难以成为地下汽车交易市场上的“香饽饽”。

“二抵贷市场流出的‘黑车’之所以被称为‘黑车’,是因为车子的所有权其实主要归属于一抵贷企业,所以买了‘黑车’的客户要时时提防一抵贷企业去‘偷车’、‘抢车’,一旦被一抵贷企业拿回车辆的实际控制权,一抵贷企业就会立即启动司法程序,拍卖车辆,拿回自己出借的本金和利息,这样一来,买了‘黑车’的客户就血本无归了。”陈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为了确保自己对车辆的实际控制权,“黑车”贩子和购买“黑车”的客户发展出了一整套控制车辆的技术。

陈平介绍,目前市场上比较常用的车辆控制方法主要有安装车辆断油断电设备,安装车辆启动报警设备,更换车辆机械钥匙,安装信号屏蔽器等。

通过断油断电设备,可以在车辆遥控钥匙上设置100米至几百米不等的安全距离,车辆驶离遥控钥匙的距离一旦超过安全距离,车辆就会自动断油断电,无法行使。

车辆启动报警系统在车辆启动时可以对特定手机进行提醒,如果有必要,可以通过手机对车辆进行断油断电。

通过安装信号屏蔽器,可以屏蔽一抵贷企业在车辆上安装的GPS设备,让一抵贷企业根本找不到这辆车。

对于“黑车”在使用过程中面临的年检、保险等问题,陈平表示都可以想办法解决,比如在保险受益人里把“黑车”购买人添加为第一受益人,就可解决保险理赔问题,“‘黑车’使用过程中碰到的问题,找二手车市场上的黄牛都能大部分解决,花不了多少钱”。

“正因为‘黑车’在使用过程中碰到的大部分问题都能解决,也不容易被一抵贷企业找回去,所以‘黑车’的销路才会这么好,车辆二抵贷才会这么热闹,人人趋之若鹜,只要有业务过手,都能捞着油水。”陈平说。

陈平介绍,浙江汽车保有量大,再加上经济活跃,二抵贷车辆融资需求旺盛,从二抵贷市场流入地下汽车交易市场的“黑车”多数车价在10万元以上,属于业内“高端车”。

“国内‘黑车’交易几乎遍布所有城市和地区,但在山东枣庄、广东佛山、湖南以及江浙沪地区交易相对集中,其中江浙沪‘黑车’主要交易价位集中在10万以上,甚至15万以上,利润最高,这也让浙江成为‘黑车’贩子们的必争之地。”陈平分析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可”、“王超”、“陈平”为化名)

责编:杨百会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