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疫情之下的中国留学生

有的主动休学一年,有的日夜颠倒上网课

疫情发生后的第一学年,赴美留学有哪些新情况?改上网课会给美国大学的经营带来哪些影响呢?《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展开了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 上海报道

“考虑到今年美国疫情好不了了,我主动申请休学一年,学校也很快批准了。”美国埃默里大学大一新生杨蕙宇9月5日在上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最近,美国的大学已陆续开学,身边的留学同学在国内过着美国时间,上网课,天天倒时差写作业,杨蕙宇却已经完成了她的青海之旅。“旅游只是我休学计划的一部分,我不想虚度这一年。”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9月1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指出,长期以来,中国留学生和学者为美国的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美国有关数据显示,中国在美国留学人员占美国全部留学人员总数的1/3左右,中国留学生每年给美国贡献的价值超过了150亿美元。

疫情发生后的第一学年,赴美留学有哪些新情况?改上网课会给美国大学的经营带来哪些影响呢?《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展开了调查。

95

主动休学:“不想大一就上网课,错过很多机会”

杨蕙宇13岁那年从上海来到了美国读初中8年级,学习成绩一直优异,2019年12月被埃默里大学提前录取,主修大数据专业。该校享有“新常春藤”院校美誉,最初由可口可乐公司创办人捐巨资创建,学校拥有 7 所大型医院,一所为全美 20 佳医院,为医学生提供良好的实习场所,曾在2014 年治愈美国第一例埃博拉病毒。知名校友包括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当代知名作家冯唐。

“能够进入这样一所大学深造,我十分自豪。但后来美国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当时一万例还不到),有家长预感到美国会大规模暴发,我们几个高中留学生一起联名跟校长申请回国。所以我在3月份就回到了上海,那时回国的人并不多,机票大概一万五。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后,家里人就一直在讨论建议我干脆休学一年。我其实是舍不得在美国的那些小伙伴的,所以当时很纠结。”杨蕙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杨蕙宇告诉记者,最终母亲用几个理由说服了她。其一是美国大学新生通常有很多庆祝活动,该校的传统是新生典礼上大家一起喝可口可乐、举杯合影,比较有仪式感,而今年改为了线上举行,大家对着屏幕各喝各的。其二,很多社团没有办法参加。其三,与教授面对面的交流很重要,如果不能去,就会错失很多被教授引荐的课题研究机会。其四,60万元一年的学费就上上网课实在有些不划算。

“后来我在6月给大学的招生部门发了邮件,申请休学一年,里面需要写原因和打算,我都如实写了,大学也很快批准了。埃默里大学对中国大学生还是很友好的。”杨蕙宇说。

接下来休学的这一年,有何打算?杨蕙宇透露,小时候长期在美国学习生活,一直很想去拉萨看看,但怕体能跟不上,所以暑期就先去青海、甘肃“测试”了一下自己,接下来还会去成都、重庆等之前没有机会去的地方转转。“其实现在是国内游最好的时机,人少、酒店也不贵,做好防护我想到处走走。”

杨蕙宇告诉记者,自己家人有参与上海自闭症儿童公益活动,她很受感动,“因为这种公益活动有时间的规定,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前我一直没机会长时间在国内一起参与,这次也想利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加入进去。”

当然,学习也不能荒废。杨蕙宇表示,美国高中有AP课程(即大学预备课程),可以换大学学分,她想继续复习回顾一下,争取再多拿点学分。

杨蕙宇透露,她身边还有3位选择休学的大一留美中国留学生,目前都在国内,大家都制定了不同的生活学习计划。

97 9月3日凌晨3点,已被美国名校康奈尔大学录取的大一新生刘茗嘉正在上海的家中上网课。

9月3日凌晨3点,已被美国名校康奈尔大学录取的大一新生刘茗嘉正在上海的家中上网课。

国内上网课的中国留学生:酸爽!我的网课从凌晨3点上到9点

杨蕙宇的高中同学刘茗嘉也被美国另一所名校康奈尔大学录取。刘茗嘉从9月2日开始,一直在努力适应跨国上网课的时差问题。不过令她高兴的是,康奈尔大学和国内多所名校有合作,其中包括清华、北大、上海交大、东华、浙大、港大等,根据每个人的学院可以选择不同的学校。

“康奈尔大学主要想给我们一个大学的氛围,我9月10日就要去浙大海宁分校了,学校设施特别好,一人一个单间。”刘茗嘉9月5日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道,“届时,康奈尔大学的网课也要上,浙大线下选一节课。”

刘茗嘉用“酸爽”一词形容已经经历了几天的凌晨网课生活。

“我的艺术课程几乎都在后半夜,所以一周有两天的课程时间得日夜颠倒,从凌晨3点上到早上9点。因为时差原因肯定是有些不习惯和疲惫的,但是有些老师理解我们的难处,很人性化,告诉我们自主画室课以后可以不用凌晨来上课,只要定期和他确认自己的进度就好。一些规模大的讲座课也有录播方便有时差的同学在适合自己的时间学习或者回看复习上课的内容。”刘茗嘉说。

康奈尔大学的讲座课配有一节小规模的讨论课,会有一位博士生作为辅导老师带大家重温课件内容并解答问题。刘茗嘉告诉记者:“我对艺术史课程内容比较陌生,讲座课进度较快且人多不适合即时提出问题,但在讨论课上都可以得到解答。这样的学习方式是我第一次接触但是觉得非常有效率。我觉得网课虽然和实体课有一些区别,但只要认真听讲,按时完成作业,积极寻找老师帮助都是可以学好的。大学为了给我们更好的学习体验也提供了很多线上资源与老师服务,对国际生也都抱有关心理解的心态。”

美国高校面临巨额亏损 

英国又来抢C位

一般来说,美国高校大一新生约占本科学生总量的16%。根据麦肯锡在今年7月发布的“美国新生入学报告”,今年秋季入学的大一新生数量将由于远程授课的原因下降15%,这将会导致美国大学减少将近7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将近500亿的学费收入。

根据麦肯锡测算,在美国高校本科所有年级的学生入学率下降20%的极限情况下,美国高校将集体损失1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0亿元。

有分析认为,这将有可能催化美国高校明年放宽招生条件。学美教育集团董事长张恒瑞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指出, “今年美国大学本来是认真在考虑补录(学生)的,后来发现美国秋季校园不能开放,本来录取的学生也不能去学校上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预期的一些补录就没有发生,但实际学校的招生名额并没有补满。如果后续疫情能有效地控制,明年校园开放比较明确的情况下,春季转学的机会就会变得更有可能。有些学校以前没有春季转学但今年可能会开放,有些学校以前春季转学的名额很少今年会多。另外,大一和大二的秋季转学(大一升大二、大二升大三)今年准备起来,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另据今年年中新东方前途出国联合多机构发布的《2020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在留学国家的选择倾向中,英美澳加仍是热门目的地。但是,在今年比较明显的变化是英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中国学生心目中的“首选留学目的国”。

报告指出,近两年较为紧张的中美关系,以及英国重新开放PSW签证、学制短等优势,均导致倾向英国留学的群体占比上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调查中就发现有原打算赴美的中国留学生在去年年底“改道”转去了英国留学。

与此同时,纵观6年数据,日本、新加坡的涨势明显,也分流了部分留学目的国的倾向群体。随着留学大众化趋势的持续深入,亚洲国家以其相近的文化环境、低廉的留学费用、高含金量的文凭等因素,留学吸引力日益上升。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7期)


2020年第1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