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600万外卖骑手成“高危职业”,平台和消费者谁之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周瑞锋 邹松霖 | 北京报道

9月8日,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刷屏,文章通过半年的调查,以数十位外卖骑手和相关行业人士的经历,展示了数百万外卖骑手在系统算法的驱使下,为了完成订单而奔走搏命的状态。

为什么外卖骑手总是如此“着急”?外卖骑手怎么就变成了“与死神赛跑、用生命抢单”?外卖平台为何要用算法把外卖骑手“逼”成生死时速下的高危群体?(来自全国交警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危险的“高危职业”之一)

1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这与“外卖平台越来越短的配送时间”和“外卖骑手越来越多的交通事故”显然是有关联的。

对于外卖平台来说,算法越智能,系统越有效率,成本就越低,利润就越高,用户满意度和留存度也就越高……

对于外卖骑手来说,用时越短,就跑单越多;准时率越高、满意率越高,就级别越高、收入越高……

系统“计算”出的配送路线和配送时间是冰冷的,不包含现实的温度。每一个骑手都要在安全和收入之间做出权衡。

来自美团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目前,美团的骑手总数达到295.2万人。而饿了么蜂鸟即配官网显示的骑手数量则为300万人。这意味着,全国有至少600万外卖骑手,正面临着这样的选择。

9月9日凌晨,饿了么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将于近期发布新功能,其中之一是在结算付款时增加“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自主小按钮,消费者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饿了么会为按下按钮的消费者提供红包或吃货豆等权益。 

饿了么声明_副本

如果外卖慢下来、晚一点,你能接受吗?

就此问题,《中国经济周刊》集纳网友态度和观点,“我愿意”者声量很高,“不买账”者亦有理有据。

我愿意

@想养大橘子 :愿意的。有太多不可控因素。有一次点餐是店家现做,拖了20分钟,骑士一直打电话道歉,也一直说具体进程。都不容易,互相尊重。

@啵神爱摩托:谁也不容易!安全还是第一!将心比心、我愿意等!

@躺着会有早餐吃吗:作为顾客当然愿意!(“超时压迫”这个事情我觉得是毕竟多方有意和无意的合谋……所以,更希望派单和路线规划更合理,竞争机制更温和,安全保障更完善。)我可以多等很多分钟,但这些时间要真正用在让骑手们可以安全送餐上。

@不够的还不够:愿意,但是希望你们可以稍微加强一下送餐小哥送餐时的交通意识。逆行,闯红灯,街道乱窜不仅对他们生命很不负责,而且对于路上的行人车辆也会造成严重后果。不着急这一分钟吃饭,更注重这一分钟的安全。

@十三月_is :哇 真好 这样我就不用每次都备注不需要赶时间的话了

不买账

@贝贝TakeItEasy :我给他多5分钟,他不会用来开慢点走慢点,遵守一下交通规则。只会用来再多接一单。治标不治本。

@水之吟苑:平台不愿意多给自己的员工增加时间,却要消费者买单,这是合理的诉求吗,我有点搞不懂了,是消费者做错了什么吗?

@五道口小白龙 :系统是死的,但做系统的人是活的。明明是在和行业对手的竞争中不断压缩时间压榨骑手争取用户以及最大化榨取剩余价值,还要用最后一句话来道德绑架消费者——给骑手加工资和给用户超时补偿是不是也是对努力生活的人的尊重?资本的嘴脸便是如此。

@蓝莓的果酱瓶-叫我李夫人:我少给钱了吗?不多雇点骑手不多安排10分钟,现在要消费者来谅解骑手?平台赚着钱拿着好名声还转嫁矛盾,真是打得一手好牌。

@苗疆戰神史努比:啊就这?搞了半天还是把压力给顾客,自己什么都不用担哦?然后继续给逆行路线,出了事让骑手怪顾客不等?确实是资本家

@Hello傲寒:好一招道德绑架

每个为生活奔波的人,都值得被善待和尊重。

但谁不是呢?

编辑 | 杨百会

责编 | 邹松霖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