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公司数据库被黑遭重创,疫情雪上加霜

一家20年老品牌的末路

深耕杭州20年,突然宣布“停业重整”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杭州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4期)

7月11日,在杭州经营20年的老牌糕点连锁企业浙江浮力森林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浮力森林”)突然发布《致浮力森林全体员工的信》,称疫情以来公司现金流遭遇问题,公司通过各种渠道试图缓解资金压力,但“在巨大的资金缺口面前总是杯水车薪”,公司门店将停业,企业进入法定重整程序。

浮力森林是杭州人耳熟能详的老牌糕点连锁企业,门店遍布杭州大街小巷,持有其预售卡的杭州市民或达数万人之多,公司还曾在新三板挂牌。

天眼查信息显示,浮力森林成立于2000年12月,公司注册资本6288万元,是一家从事烘焙食品连锁经营的大众消费行业企业,主营业务为烘焙类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公司生产的烘焙产品包括面包、常温西点、冷藏西点、饼干、圆蛋糕、礼盒、月饼等。

68-1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达文创园内的浮力森林门店外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I摄

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达文创园内的浮力森林门店外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I摄

68-27月11日,浮力森林各门店张贴的停业通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I摄

7月11日,浮力森林各门店张贴的停业通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I摄

深耕杭州20年,突然宣布“停业重整”

根据7月11日的致全体员工的信,浮力森林已决定正式进入法定重整程序,并从7月12日起正式暂停营业,全体员工开始休假,休假期间员工工资具体发放形式,“将在法院立案后由指定管理人来执行”。

7月11日,浮力森林大部分门店关门歇业,门店纷纷贴出停业通知。记者走访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8号大街附近的浮力森林下沙工厂,发现大门紧闭,其附近门店也均已关门。

7月1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多家浮力森林门店,电话均无人接听,公司总部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令外界诧异的是,该事件出现了反转。

7月12日,浮力森林官方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名为《浮力森林致消费者的一封信》,信中称,近日网上流传的“《致浮力森林全体员工的信》”未经管理层及公司权力机关审议及决策,也未加盖公章,但在社会上意外出现,引起了广大消费者不必要的恐慌,部分门店商品遭到哄抢,且部分门店也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目前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

有消费者就此事向浮力森林提问《致浮力森林全体员工的信》是否为虚假信息?公司未予正面答复,但称:“那封信没有经过公司管理层的讨论及决策,也没有公章,不是公司官方文件。门店目前暂停营业。”

7月16日,接近浮力森林的李民(化名)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致浮力森林全体员工的信》内容基本真实,7月11日关门是公司整体部署下的统一行动,但造成了持有公司预售卡的市民进店哄抢商品,还造成门店破损,警方介入,“可以说公司对这个事处置不当吧”。

值得注意的是,《致消费者的一封信》揭示了浮力森林除疫情因素之外,不得不停业重整的重要原因:虚假充值卡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致消费者的一封信》显示,公司数据库被人为入侵破坏,导致市面上出现了大量来历不明的充值卡,公司已向警方报警,并暂时关闭充值卡支付等功能。

李民向记者透露,去年公司内部数据库就已遭人为破坏,公司查账时发现,实际使用的公司充值卡金额比公司发售的充值卡金额要大。

李民称,目前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此事很快会有结果,但损失已经造成,很难挽回”。

“据我所知,虚假充值卡的事公司在去年11月就向公安机关报案,越查越多,而且都是在门店可以真实使用的,损失可能达到千万元级别。今年又来了一场疫情,对浮力森林来说,是雪上加霜。另外,由于浮力森林在杭州门店多,老客户多,常年向浮力森林采购预售卡的企业单位也很多,所以这个问题在杭州的社会影响很大,政府部门已经介入重整过程。”李民说。

69-1 浮力森林 《致消费者的一封信》

69-2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达文创园内的浮力森林门店早已人去楼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I

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达文创园内的浮力森林门店早已人去楼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I

浮力森林 《致消费者的一封信》

69-3 7月11日以来网传的《致浮力森林全体员工的信》

 7月11日以来网传的《致浮力森林全体员工的信》

曾登陆新三板,连年亏损终摘牌

对于浮力森林现状如何的问题,李民介绍,公司目前已与供应商做了初步沟通,员工安置问题也在处理过程中,“有一些薪资缓发、社保缓缴的问题”,总体情况平稳,公司近期可能会将重整情况以媒体发布会等形式对外公布。

浮力森林是否还能够重新站起来?李民认为,公司多年亏损,目前经营情况欠佳,市场竞争又很激烈,哪怕没有疫情的影响,前景也堪忧。但目前浮力森林品牌影响力还在,不排除有投资人给公司注资,进而接手公司品牌、门店和工厂的可能,“这种可能性确实比较小,特别是现在这个经济形势下,合适的投资人很难找”。

2016年,浮力森林曾开启资本市场之旅,但无论从公司业绩还是综合表现来看,结果均难言令人满意。

2016年4月19日,浮力森林在新三板挂牌,证券代码836436。彼时公司财务数据显示,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7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03亿元、9122.80万元、3629.36万元;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057.17万元、290.95万元、-729.97万元。

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营业收入为8888.02万元,净利润为-120.45万元。

从2015年开始,浮力森林连年亏损。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8419.90万元、7796.46万元、3416.9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80.45万元、-1290.73万元、-602.53万元。

2019年4月25日,浮力森林从新三板摘牌,未公布更多财务数据。但从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亏损幅度日趋扩大的趋势来看,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经营业绩难言乐观。

除了挂牌3年均呈亏损态势之外,在新三板的3年,浮力森林还经历了实控人易主、股东违规减持遭监管等事件。

70 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浮力森林下沙工厂已经关门,门把手上贴了一张纸,上书“停产重整”《中国经

 位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浮力森林下沙工厂已经关门,门把手上贴了一张纸,上书“停产重整”《中国经

2018 年 2 月 6 日,浮力森林控股股东浮力森林(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香港浮力森林”)与杭州福映堂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杭州福映堂”)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杭州福映堂通过收购香港浮力森林持有的浮力森林可转让股份3206.88万股,占浮力森林总股本的51%。本次收购中,香港浮力森林所持浮力森林51%股份的现金对价为3848.25万元。

此次收购前,香港浮力森林持有公司6164.75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98.04%,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张禹平、翁荣辉、翁高美等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本次收购后,福映堂成为公众公司控股股东,郭孝坤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公司实控人变更后不久,香港浮力森林还曾因违规减持公司股票遭监管。

2018年5月2日,香港浮力森林减持公司股份,持有股票比例从93.41%变动为 88.04%,持股比例达到挂牌公司已发行股份的90%时,未暂停股票交易,该行为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香港浮力森林因此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对其出具的《监管意见函》。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