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力帆股份自救再出奇招:自己告自己

力帆股份财务数据为何连年下滑,以致背负巨额债务?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主业不振,从而引发产销困局。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重庆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4期)

7月10日,深陷债务危机的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777.SH,下称“力帆股份”)突然发布公告称,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多家子公司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司法重整。

公告还提示称,若法院受理申请人对力帆股份下属子公司重整的申请,力帆股份的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子公司被宣告破产,力帆股份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公告所言“多家子公司”,包括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重庆力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汽车销售”)、重庆力帆实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进出口”)等10家公司,这些公司均为力帆股份全资控股的子公司。

受困于乘用车产销困局,力帆股份近年来债台高筑,只能不断通过出售公司资产维持企业运营。2019年10月,重庆市政府介入协调,召集地方金融办和相关银行机构等债权人,共同成立债委会,力图帮助力帆股份解决资金短缺的难题。

现在看来,单纯依靠债委会,力帆股份已无法顺利度过危机。一位力帆股份前任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把宝押在了重整上,期望重整后企业能够顺利运行,这也可能是力帆作为一家企业最后的希望。”

62

 

欠款29亿,上半年乘用车产销下滑超90%

力帆股份到底欠了多少钱?

6月17日,力帆股份曾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涉及诉讼(仲裁)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其中已判决(仲裁)221件,涉及金额18.36亿元,上述221个案件,公司均为被告,被判决需要承担对应金额的损失;尚未开庭案件82件,涉及金额5.8亿元。

公告中提及的29.06亿元,只包括涉及诉讼的金额,上述力帆股份前任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没有提起诉讼的,远大于这个数。”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力帆股份实现营收74.5亿元,同比下降32.35%,净利润为亏损46.8亿元,同比下降1951%;今年一季度,力帆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74.88%,净利润为亏损1.97亿元。

力帆股份财务数据为何连年下滑,以致背负巨额债务?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主业不振,从而引发产销困局。

力帆股份以摩托车起家,从2006年起开始涉足乘用车市场,并逐步将其作为主业。2014年,力帆股份着手生产新能源汽车,并随后投资组建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进入共享汽车行业。

不过,乘用车和共享汽车所需的资金和技术,与摩托车不在一个量级。2016年,力帆股份扣非净利润为-2.61亿元,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此后的情况每况愈下。年报显示,力帆股份2019年累计销售2.25万辆传统乘用车、3091辆新能源汽车和60.85万辆摩托车,销量分别同比下降75.52%、69.49%和9.95%。

今年1—6月,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合计生产1385辆,销售978辆;新能源汽车合计生产517辆,销售549辆;摩托车合计生产22.4万辆,销售21.4万辆。各项产品产销量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下滑,其中传统乘用车产量和销量下滑程度均超过90%。

眼看造车路难行,2018年,力帆股份以33亿元转让15万辆乘用车项目生产基地后,又将旗下拥有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资质的子公司以6.5亿元出售给车和家,却依然无法阻止产销颓势,由于被迫放弃优质资产,债务危机反而加剧。

2019年,力帆股份决定大幅缩减乘用车产量,重返摩托车主业,但多年积累的债务尾大不掉,力帆股份已无法轻装前行。

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汽车分析人士赵伟认为,“力帆的问题在于没能抓住汽车行业发展的黄金期,没能提高技术水平、树立品牌影响力,如今市场面临整体下滑,包括力帆在内中小车企将面临最大的冲击。”

司法重整是尹明善最后的手段?

其实,早在6月29日,力帆股份就曾发布一份“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的公告。该公告称,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以力帆股份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力帆股份进行重整。

而在7月10日的公告中,力帆股份没有公布下属子公司的逾期未清偿金额,但公告公布的10起未清偿案件中,有4起案件的债权人是力帆股份自己所属的子公司。

也就是说,力帆股份“自己告了自己”。

上述力帆股份前任高管表示,司法重整或许是力帆股份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尹明善在绝境之下的翻盘奇招。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仅仅依靠重庆市政府牵头组织的债委会,已经没有办法让其度过危机了。”该人士说,“通过司法重整,无论是变更清偿债务的方式,还是进行股权调整,甚至彻底更改经营方向,只有通过彻底的变革,才可能让力帆置之死地而后生。”

“对于已过80岁高龄的尹明善老爷子来说,司法重整肯定是迫不得已之下的最后选择。由此可见,力帆已经处于最危险的时刻。”该人士说。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企业在负债、经营不善的情况下,可以由债权人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经过债务清偿、股权结构调整等一系列措施,可能使企业避免破产清算。

通过司法重整起死回生的案例不在少数。比如力帆股份的近邻重庆钢铁(601005.SH),就在2017年通过司法重整后重生,2018年和2019年均取得盈利。

另一个消息是,在今年4月的力帆股份股东大会上,出生于1995年的尹安妮正式亮相,被外界认为将接管企业大权。尹明善在会上介绍说:“尹安妮是我的长孙女,正在美国读研究生,现在企业比较困难,所以她回国历练,帮助企业纾困。”

新人加盟和司法重整,尹明善如此应对措施,能否让力帆股份绝地翻盘,还得经过市场的检验。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