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78亿元投资蚂蚁集团 现值700亿元

马云为何“打折”让社保基金入股?

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官宣,将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的同步发行上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4期)

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蚂蚁集团”)正式官宣,将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的同步发行上市。

估值超过2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万亿元)的蚂蚁集团将“A+H”股上市的消息,让投资者情绪瞬间“沸腾”,这只“独角兽”的IPO,对于全球资本市场来说都是一场狂欢盛宴。

A股错失了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黄金十年的众多科技大牛股,是让投资者非常遗憾的事情。但如今“蚂蚁”来了,会带来怎样的冲击波?马云的个人财富又将增长多少?蚂蚁IPO能否打造出史上最强“造富神话”?会批量产生多少亿万、千万富翁?一系列疑问待解。

5年估值飙升3倍,马云身家再增千亿,亿万千万富翁一大把

2003年10月18日,为解决线上交易中的信任问题,淘宝网首次推出了“支付宝”服务。一年后,支付宝从淘宝网分拆独立。2013年3月,以支付宝为主体的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建,这也是蚂蚁金服的前身。2014年10月16日,蚂蚁金服正式成立。2020年5月,“蚂蚁金服”更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没了“金融”,增加了“科技”。

在万亿估值的蚂蚁集团即将IPO的此时此刻,更受人们关注的是:谁在分享蚂蚁这只“独角兽”快速成长的巨额回报?

在16年的发展过程中,蚂蚁集团历经3轮巨额融资;5年时间,估值由450亿美元一路飙升至2000亿美元,涨了3倍还多。

2015年,蚂蚁的A轮融资金额约合18.5亿美元,对应的公司估值为450亿美元;2016年,蚂蚁启动B轮融资,融资额增至45亿美元,估值约为600亿美元;2018年,蚂蚁开始C轮融资,彼时估值已经高达1500亿美元,融资额约为140亿美元。

随后,蚂蚁开始频频传出IPO的消息,直到如今正式官宣,蚂蚁集团的估值被普遍认可在2000亿美元以上。

梳理蚂蚁的机构投资者名单,堪称豪华顶配,不仅有全国社保基金、中国人寿等“国家队”,还有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等超长线资金,以及众多顶级产业基金和知名VC/PE,如华平投资、红杉资本中国等。

但是,蚂蚁集团最大的股东还是阿里及蚂蚁系的高管和员工。据阿里巴巴2020财年报告披露,马云在蚂蚁集团持股约8.8%,并拥有50%的表决权。阿里巴巴持有蚂蚁集团33%的股权,君瀚和君澳持有蚂蚁集团50%股权。君瀚属于马云、谢世煌、阿里系、蚂蚁系员工,君澳属于阿里巴巴合伙的部分成员。由此推断,阿里及蚂蚁系高管和员工约持有蚂蚁集团超过八成的股权。

若按2000亿美元估值算,马云持有蚂蚁集团股份将高达17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30亿元)。而另据媒体不完全统计,阿里及蚂蚁系将至少有近60名高管个人财富增长超过亿元。当然,一大批员工也会分享到IPO的红利,2013年,蚂蚁集团首次公布股份架构时明确宣布,员工持股将达到40%,是蚂蚁集团最大的股份所有人。

53-1 支付宝的“手写账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I摄

支付宝的“手写账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I摄

社保基金入股拿到“最低折扣价”,交社保你就是股东

在蚂蚁集团的股东名单中,一众“国家队”非常显眼,而且都是蚂蚁集团估值还比较低的A轮和B轮融资时进入的,其中,最特别的就是“国家队”中持股比例最高的全国社保基金。

据主导这笔投资的全国社保基金原副理事长王忠民透露,在蚂蚁集团的A轮融资中,全国社保基金以78亿元人民币获得了5%的股份,而且相比其他投资人,蚂蚁集团给予了社保基金20%的价格折让,是“唯一”的。

若按照如今蚂蚁集团超过200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社保基金这5%的股份如今价值已经高达700亿元人民币,投资浮盈超过620亿元人民币。

全国社保基金跟每个普通中国人的社保账户相关,社保基金这笔投资获得的620亿元收益,相当于中国近10亿的参保人员,每个人的社保账户里平均多了62块钱。所以,有网友打趣:只要交过社保,就是蚂蚁的股东;每次刷支付宝,都感觉在帮社保基金赚钱,也为自己多赚点养老金。

在蚂蚁集团B轮融资时,市场估值其实已经达到了1000亿美元,但最终估值只是以600亿美元计算,相当于打了六折,而入股的几乎都是中投海外(国家外汇资金投资管理机构)、建信信托、中国人寿等“国家队”。

早在2015年,马云就在内部定调说,蚂蚁集团必须做一家“国民企业”,希望未来在国内上市,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分享发展成果,让“国家队”提前入场,也是这一理念的体现。

53-2 蚂蚁集团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I摄

蚂蚁集团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I摄

从金融到科技,2000亿美元只是蚂蚁集团的“起步价”?

从今年5月开始,“蚂蚁集团”就取代了“蚂蚁金服”,出现在公司对外公开的信息中,井贤栋和胡晓明公开露面和接受采访时的头衔也变成了“蚂蚁集团董事长”和“蚂蚁集团CEO”,支付宝APP开机屏等渠道也逐渐使用了新名字“蚂蚁集团”。

“新名称意味着我们将全面服务社会和经济数字化升级的需求,但蚂蚁还是那个蚂蚁,坚持创新,用技术为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创造价值是我们不变的初心。”蚂蚁集团官方如是回应“更名”一事。

根据蚂蚁集团预测,到2021年,其技术服务收入将上升至总收入的65%,成为第一大收入项。而在员工构成上,蚂蚁集团技术人员目前占比逾63%。去年,支付宝曾宣布其全球用户数已超过12亿。

当然,强化科技公司属性对于蚂蚁集团来说,也并不意外,蚂蚁集团的未来野心肯定不仅仅局限于金融领域。

比如,今年3月,支付宝官宣了其成立以来的最大升级,并宣布了新目标——做全球最大的“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沿用多年的口号“支付就用支付宝”也变为了“生活好支付宝”。这意味着,支付宝不再甘心只是做一个支付平台。蚂蚁金服CEO胡晓明表示,未来3年支付宝将携手5万服务商,通过开放平台战略、数字经营赋能,帮助线下4000万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

有了新目标和新使命,2000亿美元估值对于蚂蚁集团而言,或许也只是一个“起步价”。对于抱怨A股没有可以做价值投资“长牛”公司的投资者来说,蚂蚁集团会是一个好选择吗?结论需要时间验证,但想象空间已经足够诱人。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