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林毅夫预判:“十四五”期间,中国将成为高收入国家

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是否影响未来5年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日前演讲的一个观点引发广泛关注。他预测,在“十四五”期间,我国人均GDP将会跨过12700美元的门槛,从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变成一个高收入的国家。这在人类历史上将是一个里程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4期)

一石激起千层浪!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日前演讲的一个观点引发广泛关注。

他预测,在“十四五”期间,我国人均GDP将会跨过12700美元的门槛,从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变成一个高收入的国家。这在人类历史上将是一个里程碑。

自2016年起,我国就已经成为中高收入国家,并开始朝着成为高收入国家的方向努力。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目前我国区域发展差距较大,中国内地不仅有14个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城市,也有6亿人均月收入仅为1000元左右的人口主要分布在广大的农村地区。

在差距如此悬殊的大经济体内,未来5年我国能否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50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I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I摄

“十四五”时期我国将成为高收入国家?

林毅夫教授目前担任国家“十四五”规划编制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席,他得出 “十四五”期间我国将从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的结论,是基于新结构经济学视角。

他认为,不管在哪个发展阶段,经济发展表现出来的都是收入水平的提高。要不断提高收入水平,有赖于现有的产业技术不断创新,新的附加值更高的产业不断涌现,以此来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

所谓高收入国家,其衡量标准是由世界银行设立的,实际是按照人均国民总收入(人均GNI)对世界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进行的分组。

世界银行以人均国民收入为标准,把国家分为四类:低收入国家、中等偏下收入国家、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这一标准不是固定的,每年7月1日,世界银行会根据综合因素变动进行相应调整。

2020年的划分标准为:2019年人均国民收入低于1035美元的国家为低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收入在1036美元至4045美元之间的国家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收入在4046美元至12535美元之间的国家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收入超过12536美元的为高收入国家。

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标准,2019年中国GDP约为14.343万亿美元,GNI约为14.308万亿美元。按照14亿人口计算,中国的人均GDP和人均GNI都略微超过1万美元,在全球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

“虽然在统计上,GNI与GDP有一些差距,但一般认为两者相当,而且核算GDP要比GNI容易得多,因此在与世界银行划分的标准比较时,常用人均GDP的数据代替。”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汪三贵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世界银行标准,目前我国人均GDP正好已经跨过1万美元,如无特殊情况,在“十四五”期间,我国应该可以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之前曾有“2020年迈入高收入国家”的预判

早在2014年,林毅夫曾撰文称,2020年中国或将变成高收入国家。

他在文中指出,党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即国民生产总值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城乡人均收入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要达到这一目标,未来几年经济增长需要保持平均每年7.3%的速度。

如果实现这一目标,林毅夫认为,人民币将继续升值。因此,到2020年,考虑到人民币升值的因素,我国的人均收入有可能达到12700美元。按照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设立的指标,一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迈过12700美元的门槛就已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

也就是说,林毅夫得出“很可能2020年中国会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的判断,有两个重要前提:一是“中国能维持每年百分之七点多的增长”,二是“人民币不断升值”。

根据世界银行今年6月份发布的新版全球经济展望,预测2020年主要经济体中只有中国会继续增长,中国2020年的经济会增长1%。而发达经济体会下降7%,其中,美、日均下降6.1%,欧元区下降9.1%。金砖国家中巴西、俄罗斯、南非和印度都会出现大幅衰退,而越南会增长2.8%。

汪三贵认为,按照世界银行的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会增长1%,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这个GDP增速,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GDP少有保持正增长的。“但是在GDP没有达到一定增幅的前提下,只靠汇率、靠人民币升值,今年步入高收入国家的可能性不大,除非美元大幅度贬值。”

月收入不到1000元的6亿人大部分分布在农村

中国的现实是,作为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区域之间的发展差距较大。中国内地既有14个人均GDP已经超过2万美元的城市,覆盖人口达1.5亿,同时也有像甘肃、云南、贵州等省份,人均GDP还在7000美元以下的。

从全国而言,根据国家统计局对全国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数据,我国目前还有 6亿人每个月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这是否影响中国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这是两个概念。衡量一个国家是否是高收入,是按平均数值计算的,如果平均数达到了世行的标准就算是高收入国家。因为我国内地已经有14个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城市,尽管还有6亿人月均收入不到1000元,并不影响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汪三贵说,目前这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大部分分布在农村,“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并不意味着每个人的收入水平都达到了这个标准,特别是西部农村地区,城乡差距比较大,不容易达到,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坚持实施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原因。”

“乡村振兴是一项关乎民生大计的重要战略部署,这体现了党中央对‘三农’问题的深思熟虑,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和发展意义。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要在下一阶段把农村发展作为重点,大幅度缩小城乡收入和生活质量的差距,着力增加农民收入,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汪三贵说。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