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再来1万亿美元!美国又要“放水”,中国央行会跟进吗?

微信图片_20200803092251_副本

《中国经济周刊》见习记者 孙斌 | 北京报道

美国东部时间7月30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美国二季度GDP年率为惊人的-32.9%,创下了20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按可比数据计算,在2020年剩下的两个季度,若美国经济总量无法实现1万亿美元规模以上的增长,则2020年美国必将陷入经济衰退。因此,“救经济”在当下对于美国政府来说貌似是如坐针毡。

经过美国白宫与参议院共和党高层数天的讨论,7月27日,参议院共和党高层公布了一项规模约1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万亿元)的新冠疫情第二阶段救助方案,并与民主党方面进行谈判。对此市场反应强烈,本周一,美国三大股指同步反弹,其中纳斯达克指数单日上涨1.67%;美元指数当天最低跌至93.4853点,创2年多新低;黄金、白银、原油等关联品种同步上行,其中黄金价格一度接近2000美元/盎司。

根据共和党发言人的表述,新一轮纾困计划存在些许改变,不同于7月31日到期的首轮纾困计划,第二阶段计划明确将降低对于非就业人员的补助。此外,新计划依旧延续了对于不同收入层级的家庭和个人采取差异化救助的特点。

从上述变化来看,新一轮纾困计划的目的显然是为了跟进一步的鼓励更多的美国民众重返就业岗位,同时也力求赋予社会更强的消费能力以刺激需求端的复苏。新一轮计划表面上顶着“纾困”的标签,但实则更多体现出了“刺激”的效果,进而再度引发了对于美元再度“放水”的讨论。

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话题就是美元“泛滥”之下,我国央行是否会跟进采取可观的宽松政策。虽然我国M2总量也呈现逐年上升的态势,但是近年来我国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明显不同于以往,更多采取了针对性的定向投放原则,维持货币供应稳定的同时对经济的发展和调节更是起到了“对症下药”的效果,这也是为何我国货币政策没有被贴上“大水漫灌”标签的原因。但非常时期、非常市态下,我国央行是否会有非常之举,市场仍心存疑问。

11

22

对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国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副会长谭雅玲、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资深研究员牛铁航,针对市场关注的焦点问题进行了解读。

问题一:美国新一轮纾困计划能通过吗?

谭雅玲:这个概率偏低,因为到6月份为止,美国的财政赤字压力非常大。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当前扛负着2.4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超过12%,这种状态在美国财政赤字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如果新的1万亿美元救助计划推出,则意味着美国财政赤字将接近3.5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将进一步上升至20%左右,相当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对美国来讲是风险极大的。

牛铁航:新的纾困计划能不能推出要从多方面看,不能简单地从美国疫情需不需要这笔投入来谈。很重要的一点是,虽然计划还没有落地,但市场已经提前给出了反应,例如美股三大股指、油价的反弹,美元指数的下跌以至于带动黄金的上涨。如果最后新的救助计划落空,那么市场很可能会“反水”,这样一来无疑会引发市场的动荡甚至是恐慌崩盘,这一点是很大的压力,而且不是不可能发生,我们必须警惕这个问题,毕竟美元资产的联动效应非常强。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大选,现在距离美国大选只剩下90多天,候选人拜登的支持率要明显高出现任总统特朗普,且差距还在拉大。此时特朗普依靠政策和经济的抓手已经很难扳回劣势,所以不排除会采取更激烈的手段,比如这次的新纾困计划,即使冒着引发更大风险的压力。

问题二:新一轮纾困计划有哪些潜在的目的和影响呢?

谭雅玲:从近期美国的舆论导向中可以看出一个问题,对于新的纾困计划,美国在尽可能回避美元的话题,而是极力强调刺激经济的计划。我认为,这背后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助推美元贬值。对于当前美国的处境来说,美元贬值对美国经济是救助不是拖累,对美国经济和结构而言是舒缓而不是增加压力。最典型的例证就是黄金价格,美元贬值会撬动黄金价格的上涨,而美国恰恰是全球黄金储备最多的国家,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储备总量,因此美元贬值撬动黄金价格的上涨实际上给了美国很好的保障。另外,近期的一个现象也可以佐证这个问题,美国在预估第二季度的 GDP会达到-34%,我认为这有很大的炒作嫌疑在其中。从5月底开始,美元指数从100点跌倒了93点,一方面确实是因为美元放水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消化了市场对于第二季度美国经济数据的悲观预期。美国周度初请失业金人数已经连续15周下跌,最新的7月份PMI数据也已经回到了荣枯线上方,因此三季度美国经济预期转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美元或将反弹。但美国的目的是“弱美元”,所以在美元反弹之前尽可能压低美元汇率,进而节制美元的反弹高度就成为了逻辑的必然,这是提出新纾困计划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牛铁航:从影响来说,我们首先要看到一个现实,就是美元已经从所谓“美元荒”变成了现在的“美元超发”,而且仅仅经历了几个月的时间。财政赤字货币化是美国3月份开始实行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之后,美国为了救经济,利用国际货币的特殊地位开始大规模投放,以至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从4万多亿美元上升到了7.2万亿美元的惊人规模,新的纾困计划还可能增加它的规模。虽然美国可以依靠其国际货币的地位大规模输出美元,以至于不会因为超发而造成本土通货膨胀的上升,但是肯定会削弱美元国际货币的基础。某种意义上讲,疫情肆虐之下,美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了停滞的现象,美元的超发是拯救经济的手段,但后果也是难以避免的。美国已经有经济学家指出,美元未来可能会在一两年之内贬值35%,甚至崩盘。至于新的纾困计划,实际上是一种政策短期的饮鸩止渴,目的是支持美国经济的复苏,但长期会造成国际货币体系的震荡。

问题三:面对美元持续宽松,我国央行会跟进吗?

谭雅玲:我认为不会,因为我国的国情、货币和美国相比有着明显的差别。首先人民币汇率虽然是对标美元,但并不完全随从美元。今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跟美元有时反相关,有时同步,而且与美元同步的现象反而更突出一些,证明人民币汇率的自主性在加强。7元关口以及7元以下的水平,是我国企业发展一个非常合理和均衡的指标。人民币汇率跟美元汇率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还是与市场的情绪、逻辑以及中国自主的市场价格把控有特别重要的关系。所以,并非美元贬值了,人民币就必须想方设法追求贬值。第二,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是0.5%,而中国是3.5%,不可能和美国一样去走宽松路线,再加上中国现在调结构和去杠杆刚刚初见成效,更不能因为宽松再回到老路上去。第三,我国的通胀局面跟美国是不一样的,上半年我国的CPI和西方市场的差异较大,再加上贸易局势的困难会推高通胀预期,更是告诫我们大规模宽松不可取。

牛铁航:如果美元增发,人民币是不是也要跟进,这个政策我觉得是有必要反思的。这个涉及到几方面的问题。第一,我国经济需不需要救?我国GDP数据第二季度已经由负转正,第三、第四季度更看好的情况下,需不需要靠宽松来救经济?还是为了稳定汇率而跟进美国?这一点需要思考。我认为没有必要完全盯住美国,因为美国制定政策时,是以能否达到预期目标为考量。新纾困计划的1万亿美元,能不能达到前一轮同样的效果是个未知数,所以美国是很谨慎的,市场当前只是在反应预期,因此没有必要紧张。另外,美元的贬值是一个长期趋势,关键点在于美元的贬值是有序的还是无序的。毕竟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债务国,如果美元主动贬值,则意味着债权国手中的美元债会缩水,那么采取策略跟进美元宽松有序贬值就是有必要的。如果美元贬值是无序的,全世界都在抛售美元,那么跟进美元宽松就没有意义,因为跟不上它的节奏,反而会扰乱我国的经济,造成更大的风险。而目前来看,美元无序贬值的预期是偏大的,我并不认为美元持续的投放对美国经济还会起到明显的效果,而早晚美国要收拾货币超发的烂摊子,届时美元的崩盘真的可能会出现。

责编:周琦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