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疫情之下美国华人的残酷现实:比病毒更可怕的是失业

根据华盛顿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美国华裔有500万以上,老华人们大部分从事餐饮、旅游、代购等行业,受疫情影响最明显。近两年到美国的新移民则从事电商外贸等职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纽约和洛杉矶的华人,讲述疫情之下的现实和心态。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 北京—纽约、洛杉矶连线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9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国的失业率可能进一步恶化。可能会达到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接近25%的失业率。”5月10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如是表示。

5月8日,美国劳工部公布最新数据显示,4月份美国失业率环比飙升10.3个百分点至14.7%,为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值。数据显示,4月份美国非农业部门就业人口环比减少2050万人,创历史最高值,凸显疫情对美国经济的沉重打击。

根据华盛顿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美国华裔有500万以上,老华人们大部分从事餐饮、旅游、代购等行业,受疫情影响最明显。近两年到美国的新移民则从事电商外贸等职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纽约和洛杉矶的华人,讲述疫情之下的现实和心态。

p98 纽约空荡荡的华尔街

纽约空荡荡的华尔街

中餐馆老板陈伯:

30年来首次领失业救济金

来自广东中山的陈伯移民到美国快40年,从最初在搬家公司打工到开出租车, 再到在纽约经营中餐馆,是那种典型的勤快能干的华人代表。

他的餐厅在周围小有名气,不但是很多华人聚餐首选,而且上过美国多家电视台的烹饪节目。疫情没有发生时,陈伯的生意火爆,从周一到周日的晚餐时段,顾客进店消费都需要排队。

“讲真,我从没试过失业的滋味,我觉得一个人有手有脚,就一定可以开工,这几年餐厅经营其实不容易,美国的中餐厅淡旺季很明显,每年6月到9月生意不会太好,赚钱主要靠冬天和春天。今年受疫情影响,从2月份开始餐厅生意就不行了。”陈伯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本土肆虐,让餐饮业举步维艰。堂食经营被迫停止,只能走外卖网销。

“美国和中国不同,外卖人工成本很高,作为老板我还要继续给员工开销,每个月开销都是固定的,而疫情严重影响了餐厅经营收入,相当于一直亏着,哪怕有政府补贴,也很难。”陈伯说。

本来他想忍一忍,因为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在鼓励民众尽快复工,陈伯表示即使乐观估计,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也许要到6、7月份。但到那时候又是中餐馆经营的淡季,所以,2020年要熬过去真的挺难。

“家人都不支持我继续赔钱经营中餐厅,子女们没有一个人喜欢这个行业。”陈伯于是狠下心来,做出结束餐厅的决定。

“这是我来美国30多年第一次申请美国政府发放的失业救济金。没想到80%的美国人都是月光族,申请系统一直瘫痪,我花了好几天,才顺利把程序走完,拿到每周500美元的失业金,州政府又多给每名失业者每周额外600美元的补助。这1100美元失业金并不比我给员工的工资低,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申请到或者能拿到这么多。我有积蓄还好,有很多人真的很难。”陈伯说。

在采访结束时,他希望通过记者呼吁一下,给同胞们打打气:“在全世界,中餐永远是最物美价廉的就餐选择,只要疫情一过,人们仍然是民以食为天,中餐业一定会恢复到原来的兴旺,所以大家一定要坚持!”

Robin:

IT达人变身奶爸,还准备直播带货

来自东北的Robin是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帅小伙,他的人生轨迹在之前很顺利,来美国念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在大公司工作了3年,后来和同学试水电子商务创业。

在疫情面前,Robin的小公司很快倒闭了,幸好在大公司的妻子还在工作。由于父母已经回到中国,这个昔日的IT达人只能自己照顾一对子女。

Robin的朋友圈显示,“家庭主夫”的工作是:全职负责做饭以及开车采购和接送孩子。

被问及写程序和当“家庭主夫”哪一个更难时,Robin选择了后者。按照他的说法,当“家庭主夫”最难的地方在于,生活是“随机性”的,有许多后勤工作要做。

“网上都管小孩叫神兽,真是不可控,天天忙于许多家务事,无法集中精力。”Robin说,以为自己会有时间在房子周围做点事,或者再做个项目,但一件也没做成。Robin很闹心。

他通过半夜看电影或者打游戏来调节,甚至看了《男人能做妈妈吗?》等一系列书籍,“疫情打乱了一切节奏,我很关注国内外贸行业是如何转内销的,我也在研究能否在美国用直播的方式帮人带货,尽管我觉得当个全职奶爸也享受新角色带来的快乐,但我更希望获得一份全职工作。”Robin说。

p99 奢侈品门店闭店说明

奢侈品门店闭店说明

代购Sunny:

百货公司都关门了,去哪里买呢?

Sunny女士在家宅了一个多月了,她定居在美国洛杉矶多年,从2015年开始做代购生意,还注册了一家小型贸易公司,手下有3个专业代购。今年,她发回国内的最后一单生意是口罩和滴露消毒液,那已经是2月中旬的事了,到今天已经停单近3个月了。

3月20日开始,美国亚马逊旗下海淘电商平台Shopbop上,商品结算页面的货运选项提示,订单送达和退换货配送均受到运输延期的影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多家电商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目前平台全球发货物流时间普遍延期,如果算上这期间的节假日,买家等待耗时可能超过一个月。

Sunny告诉记者,作为职业代购,奢侈品利润极高,在美国代购是很多华人尤其是家庭主妇的首选职业,有一个非常固定的产业链:大代购商和导游结盟,游客、留学生、来探亲访友的同胞,组成代购链条上的一环又一环,或排队代买、或拍照视频、或人肉把商品带回国内等。

“美国各个州退税不一样,但是加州是国人最喜欢来的,成为大的代购不仅可以申请更多的退税,部分品牌会有返点,而奢侈品返利最多,这就是为何代购能赚到钱的秘籍。” Sunny说。

但是,从欧洲到美国,整个奢侈品行业正在遭受雪崩。航班取消、客流降至冰点,机场免税店遭受灭顶之灾。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分析称,全球免税店全年的营业额可能蒸发近1/4,美妆和奢侈品首当其冲。

“就以国人买得最多的Gucci来说,疫情以来,它关闭了在意大利的6家工厂。Gucci隶属于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该集团旗下还有圣罗兰、葆蝶家、巴黎世家、布里奥尼、宝诗龙等品牌,都暂时关店,无处代购。关了就关了吧,国人都在家,谁还会买奢侈品呢?”

5月10日,美国的彭尼百货(J.C. Penney)宣布,将在一周内申请破产保护,并关闭旗下约850家商店中的四分之一,成为继高档百货尼曼马可斯(Nieman Marcus)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后,在新冠病毒冲击下又一个申请破产的大型百货连锁公司。

“百货公司都关门了,我们这些代购去哪里买呢?代购Gucci的想哭泣。”Sunny说。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