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江西南康千亿产业逆势上扬的秘密

依靠提升产业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

短短几年时间内,智联网平台有“5G南康家具产业智联网”,大数据中心有“中国家居云上小镇”,跨境电商服务平台有“惠享家”等数字化平台在南康相继落成。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 江西赣州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9期)

一次签约115.9亿元!

4月28日下午,江西赣州市南康区与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化建”)签约南康家具聚集区项目,项目总投资115.9亿元。

在南康,今年签约的大项目不止这一个。

4月初,我国家具龙头企业之一的月星集团决定投资南康,总投资金额47亿元。4月26日,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率队在南康考察,寻找投资机会。4月29日晚,美克家居(600337.SH)发布公告称,拟在南康投资建设“美克数创智造园区”。

赣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南康区委书记徐兵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月星集团、美克家居,四大家居龙头今年齐聚南康,这在全国县(市、区)中是绝无仅有的,可以说是一个重要标志,表明南康家具在国内家具产业链上的地位得到重大提升,南康的目标是打造全国乃至世界的家具集散地、世界家具创新创业的孵化园生态园。

南康在哪里?打开地图,仔细搜寻,才能发现这是典型的内陆山区,位于江西赣州,毗邻广东,既不靠海,也不临边。今年,当全球经济在新冠肺炎冲击下岌岌可危之时,这个中国内陆山区为何还能保持投资规模逆势增长,且赢得众多巨头青睐?

更令人诧异的是,不仅是投资热火朝天,在“六稳六保”的其他方面,南康同样表现良好。

以在“六稳六保”中摆在第一位的就业为例,当地政府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就业形势良好,根本不担心当地劳动力就业的问题。有企业主则称,“实际上,我们是担心工人走了,现在都想办法留住工人,加班加点生产,为下半年的销售旺季做准备。”

南康区委副书记、区长何善锦表示,今年一季度,虽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是南康坚决落实“六稳六保”要求,推动项目建设大提速、抓项目、扩投资,一季度全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5%,工业投资增长10.1%,8个主要经济指标保持正增长。

逆势上扬,南康凭什么?秘密或许在于南康历经20多年发展起来的庞大而稳定的产业链,及其背后潜藏的竞争优势。

93-1 南康家居全球跨境电商集转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摄

南康家居全球跨境电商集转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p93-2团团圆生产线上的工人正在将材料切割《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摄

团团圆生产线上的工人正在将材料切割《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p93-3 团团圆生产线上的实木椅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摄

 团团圆生产线上的实木椅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投资南康的逻辑:

“南康家具的成本真是不可思议”

美克家居在公告中给出了投资逻辑:充分利用南康区家居产业基础、综合的交通枢纽优势以及优质的家具产业环境与低成本的制造资源,重新规划供应链布局,降低生产成本、物流成本,供应链总成本,提升数字化智能制造能力和竞争优势,打造公司国内第二个供应基地。

如今被产业龙头看重的家具产业基础、产业环境和制造资源,在20年前还是一片空白,彼时的南康并没有家具产业。南康家居小镇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吴梦喜介绍,1999年,费孝通老先生在南康调研时,送了16个字“无中生有、有中生特、特在其人、人联四方”,南康家具产业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之所以“无中生有”,关键是“人”。南康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黄琨说,南康是客家人的大本营之一,全区有80多万客家人,联系着散布全球的客家人。而对家具产业来说,南康当地历史上就是木匠之乡,改革开放以后,南康木匠纷纷走出去谋生,积攒了一些资本和经验之后,回到老家创业,慢慢形成南康家具产业。

“买全球卖全球”是南康人对当地家具产业的概括,指的是当地不产木材,原材料全部靠外来;做出来的家具在当地销售量也很小,绝大部分是卖到外地,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为广东家具产业做配套或者贴牌。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南康已经成为全球家具产业绕不过去的关键节点之一。

南康“买全球”的实力惊人,每年木材消耗量达1000万方以上,在非洲、俄罗斯、瑞典、芬兰等全球多地,南康都是木材大买家,甚至直接改变了个别木材的命运。据吴梦喜介绍,曾经,橡胶木在割完橡胶之后就被扔掉,而且因为难以处理让人头疼,而南康企业创造的技术让橡胶木成为很好的实木家具材料,变废为宝,如今,南康是全球橡胶木使用量最大的地区。

南康一年卖掉多少家具?官方资料显示,南康从事家具产业人员近50万人,家具企业近10000家,家具物流企业394家,2019年家具产业总产值1800亿元。

庞大的规模之下,是美克家居格外看重的南康“低成本的制造资源”。江西团团圆家具(下称“团团圆”)副总经理曾慧说:“同样一件实木家具,我们五六百块钱做出来还能赚钱,他们的成本要高好几倍,觉得南康的成本真是不可思议。”

当地一位官员在接待国内一家大型家具企业时,对方认为南康家具的成本拼不过自己,“看过一圈之后,他承认,单讲一家企业,南康确实没有哪一家企业有他们强,但是,南康靠整个家具产业集群形成的成本优势,他们拼不过。”

全世界最齐全的家具产业链带来最低的成本

徐兵认为,中央提出“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通过这次疫情的考验,南康家具的产业链整体优势凸显出来了,是南康家具未来加速崛起的动力。

“你现在让我们到外地去投资家具产业是肯定不会去的,因为全世界现在没有哪个地方有像南康这样齐全的产业配套,带来最低的成本。”曾慧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2014年,团团圆家具从原来做配套转向做品牌。“发展很顺利,每年都是翻番式增长。今年的增速可能差一点,因为体量变大了,但增长的总量还是不错。”

团团圆是个缩影,过去的20年,南康家具产业整体上经历了从为他人做配套做贴牌向区域品牌的大转型。曾慧介绍,团团圆能够快速崛起,关键是背靠当地齐全的产业配套,这使很多环节都不用自己做,成本降低很多。比如,家具上的雕花可以交给专门的雕花公司。“如果自己做,买雕花机器要钱,机器利用率不高;交给他们,成本更低,雕花质量更好。”曾慧说。

南康家具协会会长顾建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南康做一把椅子,有做靠背的,有做腿的,有做喷涂的,有做材料的,有做拼板的,有专做纸箱包装的,甚至有专做一个很小的魔术贴的,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南康家具产业促进局局长李庆伟认为,南康家具产业形成了专业化分工链条,成为一个良性的上升式循环,越是专业化,越能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提升质量。

智能制造在加速南康产业链的深化。2019年10月,南康家具产业智联网智能制造项目开建,目前,实木家具智能共享备料中心建设进度已达到80%,预计5月底正式投入使用,可以为企业提供成本更低、木种更多,交付也更快的备料、开料服务。

像开料、备料一样,给家具喷涂油漆的环节也可以共享。在江西汇明生态家居科技有限公司建设中的智能共享喷涂中心,该中心副总经理赵来昱介绍,“家具白坯成型以后,送到这里来,全部用机械手臂智能化喷涂,不管是桌子还是柜子,只要是同一种工艺,同一种油漆,就能统一喷涂,比单个企业自己做的效率高得多,成本也低得多。”

共享喷涂,还有助于解决家具生产的环保难题。赵来昱说,在家具产业,大量使用油漆的喷涂环节是脏活累活,容易造成工人的职业病,而废水废气废料的环保成本对很多中小企业来说是很大的负担,“我们就通过共享机制解决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可以来这边做喷涂,既不需要大规模做环保投入,又能降低成本”。

“买全球卖全球”的话语权

南康还在不断深化、强化其家具产业链。中化建投资115.9亿元的南康家具聚集区项目就是强链的一个环节,项目总建筑面积384.49万平方米、厂房252栋、配套用房88栋及物流用地面积200亩,拟引进家具制造企业和物流龙头企业。 

此前,南康已经建设1000万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租金低廉,吸引家具企业入驻。吴梦喜说:“我们不追求利润,只要覆盖财务成本就行。”团团圆就是受益企业之一。曾慧说,企业省下一大笔固定资产投入的费用,风险小了,成本也下降。

南康家具聚集区项目的另一个使命是南康区委书记徐兵念兹在兹的“将南康打造成全国乃至世界家具、木材集散地”,提升南康的话语权。

据中国(南康)家具云上小镇大数据平台显示,南康需要从国外进口的木材有橡胶木、松木、白蜡木、杨木、胡桃木等等,进口木材占年消耗木材的70%~80%。2019年进口橡胶木数量已达401.8万m3,松木数量达98.4万m3。

顾建厦说,“我们买了这么多木材,用了这么多木材,如果还没有话语权,我认为也是不对的。”

要实现这一目标,其关键支撑点是位于南康的赣州国际陆港。

赣州国际陆港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蔡湖南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南康企业进出口报关要去广州、深圳等沿海城市,时间长,物流成本高,因此,虽然南康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外面的企业依然不愿来。“有了赣州港以后,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现在南康的家具企业可以实现‘家门口报关’,同时又把中欧班列、铁海联运‘三同’班列开起来了,吸引国内大型物流企业也争相进驻,催生了赣州的跨境电商、跨境物流、跨境金融等新业态新模式,对整个的产业生态进行了调整。”

95-1 赣州铁路口岸.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摄

赣州铁路口岸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95-2南康互联网+家具产业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摄

南康互联网+家具产业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2016年5月28日,首趟家具专列正式发车,赣州港铁路专线正式投入运营,顺丰、京东、德邦、“三通一达”等物流巨头纷纷来到南康。“赣州港的建成让南康家具品牌以更低的物流成本、更高的效率覆盖至全国、全世界。”蔡湖南举例,若按2019年消耗进口木材600万m3,在赣州港的辐射下,原材料成本和物流成本共计降低984元/m3计算,赣州港每年为南康家具企业节省了近60亿元人民币。

目前,赣州港直接与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木材商合作,木材进口量大,如今的橡胶木、生木、白蜡木的价格指数都由南康发布,南康渐渐掌握了木材的定价权和话语权。

“我们的原材料主要来自芬兰和瑞典,在松木和欧洲云杉类木材上,已经具备了话语权,今年我们的重点将放在橡胶木上。”顾建厦表示。

“买全球”的话语权之外,在“卖全球”这一端,南康也有宏大的目标:从贴牌生产升级为具有品牌影响力的“南康智造”。

2019年,南康家具产业总产值已达1800亿元,南康家具集体品牌价值也达到100亿元,然而,一个令当地人尴尬的事实是,南康迄今为止还没有在全国叫得上号的龙头企业。南康希望龙头企业入驻本地可以带来示范效应。南康区政府官网文章称,月星集团投资的智能制造生产基地项目建成后将为南康家具企业转型升级提供“参照样板”。

在顾建厦看来,巨头们进入,一方面,可以带来全国销售渠道,让南康家具站在更高的平台;另一方面,南康家具区域品牌也将从原来更注重生产,变为生产、销售、设计、品牌联动。

区长直播带货5000万元

从设计到营销,南康家具产业微笑曲线的另一新增长点是电商。

4月16日晚,南康直播间来了一位特殊的“临时主播”——南康区区长何善锦。现金红包、让利促销、限时秒杀……何善锦创下了单日累计观看人数超160万人的直播成绩,带货5000万元。

南康官方数据称,2020年一季度,南康电商企业完成预售订单1095.9万单,订单额96.7亿元。即便在疫情影响下全产业“扑街”的2月,南康家具也在短短十几天内获得了近80万单的预售订单。

南康区委书记徐兵认为,对拥有千亿元产业集群的南康家具而言,拥抱数字经济浪潮,发展产业大数据,推动产业数字化,是面对时代之问的一道必答题。

近几年,南康电商发展迅猛。2016年,南康区政府发布的《南康区电子商务产业扶持办法(试行)》提到,要引进国内10强综合性或专业性电子商务及服务企业在南康设立总部,阿里巴巴、京东、亚马逊等电商巨头先后落子南康。

短短几年时间内,智联网平台有“5G南康家具产业智联网”,大数据中心有“中国家居云上小镇”,跨境电商服务平台有“惠享家”等数字化平台在南康相继落成。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