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国际油价暴跌,国内油价有40美元/桶的保护价

“三桶油”为何还亏损

国际油价凛冬再至,低油价持续时长恐刷新历史。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邓雅蔓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9期)

国际油价凛冬再至,低油价持续时长恐刷新历史。

5月11日,美国6月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24.14美元,跌幅为2.43%。布伦特7月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29.63美元,跌幅为4.33%。

国际油价的持续低企,使得国内三大石油石化巨头忧心忡忡。为此,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一把手接连发声,要求企业充分做好长期应对低油价的思想准备,牢固树立长期过紧日子思想,并纷纷对2020年预算指标进行相应下调。

与国际油价相比,国内设立40美元/桶的地板价已经不低,可谓是当下全球原油价格新“天花板”,为何“三桶油”却依然叫苦不迭呢?

p68 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为何油价过高过低,“三桶油”都难逃亏损局面?

“三桶油”中,要数中石油受到低油价冲击最大,披露的会议内容也最为沉重。

中石油一把手直接将当下的低油价环境概括为“至暗时刻”。“公司又一次走到了生存发展的紧要关头。”中石油董事长、党组书记戴厚良在会上表示,作为国内最大的油气生产供应企业,中石油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保油气产业链稳定中肩负着重大责任,要紧紧依靠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带领公司穿越当前的至暗时刻。

事实上,这与中石油在产业端的布局有很大关系。国内石油产业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已经构建出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上游勘探开发、中游运输和下游炼化销售。

中石油是国内最庞大的石油上游勘探企业,但下游业务相对较少,“头重脚轻”。目前国内产量排名最前的两大油田:长庆油田和大庆油田,皆归属于中石油。

但在国际超低油价背景下,国内庞大的石油勘探开发能力就转变为沉重的成本负担:油田面临“采一桶亏一桶”的窘境。而对于国内基础能源行业而言,不能“说停就停”,在压缩成本支出的同时,也要坚定不移执行增储上产任务,保障国计民生。

为何40美元/桶的地板价仍无法阻止亏损,成本高企是其根本原因。鉴于我国“多煤少油”、勘探难度大的现实国情,国内大部分油田的盈亏平衡点是50~60美元/桶,远高于40美元/桶的地板价。

完全依赖石油进口也不现实。撇开运输成本因素不谈,作为危化品,石油对仓储设备有很高的要求,投资极大,短期很难增加设备。据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4月报告显示,目前全球陆上石油储存空间基本全满,海上还漂浮着大量已经装满原油的油轮。假使我们大幅进口原油,将面临着“无地放油”的现状。

除了努力控制成本,中石油似乎没有其他选择。“国际油价的高低取决于市场,控制企业的成本取决于自身。低成本不是短期的应急之策,而是长期的战略举措。”戴厚良表示。

那么,低油价是不是全无好处?并非如此。低油价虽然给上游勘探开发环节带来了沉重负担,但同时利好于下游炼化销售,使得下游成本大幅减少。

所以,每当面临低油价冲击时,中石化的压力相对中石油要小一些,业绩也要好看一些。

但中石化的桶油成本也不低。据中石化2019年年报,2019 年中石化油气现金操作成本为人民币782元/吨(折合15美元/桶),同比下降1.8%;加工原料油的平均成本为人民币3403 元/吨((折合65美元/桶),同比下降4.1%。

“要打破高油价情结,优化投资安排,深化成本管理,减少费用支出,做好打持久战准备。”中石化董事长、党组书记张玉卓表示,在降本增效之外,他还重点提到了严防债务和资金风险,确保负债率和负债规模可控在控。

拥有国内最大炼化和销售板块的中石化,为何担心负债率?这背后又与国内炼化行业产能过剩的现状有关。

2019年,布伦特原油同比下降10%,中石化的营收继续居“三桶油”首位,但净利润却下降8.7%。这主要是由于销售价格同比下降,中石化的炼油事业部经营收入同比减少3.1%。

什么情况下,“三桶油”才会盈利?

目前,国内“三桶油”都已经发展成为上中下游一体化企业,所以国际油价的波动可谓牵动着整个营收的基本面:过高亏下游,过低则亏上游。

“三桶油”中,要数中海油应对国际油价波动的能力最强,这背后同样与其生产成本有关:中海油是“三桶油”中唯一一家桶油成本低于30美元/桶的企业。

“做好长期应对低油价挑战的充分准备,牢固树立过‘紧日子’‘苦日子’思想,扎实开展降本提质增效活动。”4月24日,中海油董事长汪东进表示,要高度重视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给公司带来的巨大冲击,努力提升成本管控能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国际油价低位运行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低油价将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这不是疫情导致的低油价,而是供需关系导致的。”4月26日,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对当前的油市低迷格局做出上述判断,并认为低油价将持续1至3年。

“油价的短期走势主要取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态势。”他还表示,只要油价恢复到50美元/桶,产量又会大幅上升;但从长期来看,无论是新冠肺炎疫情,还是石油价格战导致的油价大跌,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石油供应能力过剩的问题。

当国际油价回升至50美元/桶,国内“三桶油”的勘探与生产板块都将随之复苏,但要大规模盈利恐怕还不够。

“当油价回升至50美元/桶,公司部分油田可以有盈利能力,有个别区块仍然达不到盈利水平。整体而言,油价要回到60美元/桶以上水平,才可以实现全部油田和区块盈利。”面对2016年国际油价一度跌至30美元/桶,中石化前董事长王玉普这样表示。

这意味着,国内石油行业可能要等到国际油价回升至50~60美元/桶,才能见到曙光。

“一季度,国内成品油销量下降也超过了20%,勘探、炼化等业务收入成本倒挂,石油石化企业整体亏损。”4月20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委员、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一季度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表示,低油价对降低我国经济运行成本有利,但是对中央石油石化企业生产经营和效益产生较大冲击,导致一季度石油石化企业整体亏损。

彭华岗还在发布会上披露,一季度石油石化企业的亏损直接影响了中央企业的效益增速30个点。

所以,国内设立成品油40美元/桶的地板价用意就在于此。

根据财政部、国家发改委2016年发布。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