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央行《调查》显示:三成城镇家庭两套房 户均资产318万

“住房”是《调查》中最高频的词汇之一,“住房占家庭资产比近七成”“住房拥有率为96.0%”“刚需型房贷家庭债务风险突出”等调查结论也引发了网友热议。

36-1《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I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I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9期)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发布《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下称“《调查》”),调查的取样对象为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万余户城镇居民,该调查对全国城镇居民的资产、负债及相关问题进行了汇总和分析。

“住房”是《调查》中最高频的词汇之一,“住房占家庭资产比近七成”“住房拥有率为96.0%”“刚需型房贷家庭债务风险突出”等调查结论也引发了网友热议。

2009年热播的电视剧《蜗居》,道尽都市人买房辛酸事。10多年过去了,从央行发布的《调查》仍不难看出,在一个普通城镇家庭,房子占据了多么重要地位。

城镇家庭96%有房,住房占资产比例近七成

《调查》特别说明,从当前掌握的资料看,这是国内关于城镇居民资产负债情况最为完整、详实的调查之一。

其中,关于城镇家庭住房的相关数据引发关注。

《调查》显示,我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以实物为主,住房占总资产比例接近七成,占实物资产的74.2%,户均住房资产187.8万元。

住房拥有情况相对均衡。城镇居民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为96.0%,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0%,有3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拥有住房1.5套。

业内人士分析,《调查》公布的数据似乎表明,不仅城镇居民的家庭财富被房子深度捆绑,城镇刚需住房也已接近饱和。既然市场已近饱和,为何在国内大多数城市,房价多年来都处于上涨状态?

城市经济学者、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副教授彭征认为,中国仍处于城市化进程中,“每年仍有大量的人进入城市生活甚至常住,因此,现阶段来看,在大多数城市,房价下跌依然很难。”

以重庆为例,2016年至2019年,该市主城区常住人口平均每年以超过20万人的速度增加。

彭征分析,目前看来,购房仍是大多数人能接触到最好的抵抗通胀的渠道,“如果10多年前在一线城市买房,时至今日,房价应该涨了近10倍,普通人很难接触到比房子更保值增值的理财产品。”

《调查》显示,拥有商铺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户均总资产是没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3.4倍,经营性资产是家庭资产差距大的重要原因。

彭征认为,这项统计数据说明,人们有了更多财富,依然倾向于买房,“普通家庭先考虑住房,较为富裕的家庭有了住房就买商铺,这同样是让资产保值增值的主要手段。”

《调查》还提及了城镇居民的家庭负债。中国城镇家庭负债结构相对单一,房贷为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43.4%的家庭有住房贷款,在有负债的居民家庭中,76.8%的家庭有住房贷款,户均家庭住房贷款余额为38.9万元,占家庭总负债的比重为75.9%。

《调查》显示,刚需型房贷家庭的债务风险突出。有房贷家庭的资产负债率、金融资产负债率和月偿债收入比分别为16.5%、101.5%和29.0%,债务风险明显高于平均水平。其中刚需型房贷家庭的这3项指标分别为24.2%、151.3%和33.0%,均为所有群体中的最高值。

彭征认为,“买房成家”的观念在当今社会依然是很多人的认知,“比如公租房,很好地解决了部分人群的居住问题。但大多数住进去的人,还是在考虑买一套自己的房子。”

中青年群体负债压力大,债务风险较高

《调查》还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资产分布分化明显。

317.9万元这个数字超出了不少网友的认知。有网友说,这只是平均数,平均数往往存在“被平均”的可能。

有网友戏称,“姚明和潘长江的平均身高超过1.9米,但实际上,大多数国人的身高仅为1.7米。”

《调查》显示,总资产最高2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为63.0%,其中最高1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为47.5%,而最低20%家庭仅占2.6%。这也意味着资产分布并不均衡,平均数体现的意义并不算大。

相比平均数,中位数更贴近实际。《调查》数据显示,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的中位数是163万元,几乎只有平均值的一半。而且这些资产中主要是房产,变现能力并不强,居民实际可支配财富并没有这么多。

将家庭资产扣除负债,得到的净资产更能真实地反映居民家庭的财富水平。《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净资产均值为289.0万元,家庭净资产中位数为141.0万元。

另外,《调查》显示,区域间的家庭资产分布差异显著,经济发达地区的居民家庭资产水平高。

分经济区域看,东部地区明显高于其他地区。东部地区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为461.0万元,分别高出中部、西部、东北地区197.5万元、253.4万元和296.0万元。东北地区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最低,仅占东部地区居民家庭的三分之一左右。

分省份看,家庭资产最高的三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北京、上海和江苏,最低的三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为新疆、吉林和甘肃。其中,北京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约为新疆居民家庭的7倍。

《调查》还特别指出,有3类群体的金融风险值得注意,除上文提及的刚需型房贷家庭外,还包括中青年群体和老年群体。

中青年群体负债压力较大,债务风险相对较高。户主年龄在26至35岁的居民家庭债务参与率、户均债务规模、资产负债率、债务收入比都要高于其他家庭。中青年家庭由于面临购房、子女教育等多方面的支出压力,负债现象更为普遍,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偿债压力相对较大。

老年群体投资银行理财、资管、信托等金融产品较多,风险较大。《调查》显示,户主年龄为65岁及以上居民家庭投资银行理财、资管、信托产品的均值为23.9万元,是总体平均水平的1.4倍,远高于其他年龄段水平。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