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群殴”美团

疫情下餐饮行业陷入困境,依托服务商家的美团自然唇亡齿寒,也在财报中做出了一季度预亏的提示,这场纷争背后折射的恰恰是各自寻求突围的焦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广州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8期)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等33个相关餐饮行业协会、商会发布了《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下称“交涉函”),措辞强硬地指出美团外卖涉嫌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佣金费率)、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等问题,引发了广泛关注。

餐饮商家和外卖平台本是合作共赢的上下游关系,但似乎相爱也注定相杀。疫情下餐饮行业陷入困境,依托服务商家的美团自然唇亡齿寒,也在财报中做出了一季度预亏的提示,这场纷争背后折射的恰恰是各自寻求突围的焦虑。

74-1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I 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摄

74-2正在等待顾客取餐的外卖小哥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I 摄

正在等待顾客取餐的外卖小哥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74-3 《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截图

《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截图

餐饮企业叫苦外卖平台叫冤 佣金比例到底高不高?

中国烹饪协会在2月12日发布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餐饮业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调查分析报告》中指出,相较于去年春节,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

一场疫情使得餐饮行业直面生存危机,堂食受限,业务量断崖式下跌,外卖成了很多企业的“救命稻草”,他们前所未有地依赖美团外卖等平台。

美团研究院在2月对3.2万家餐饮商户进行调查显示,目前营业的商户中,53.6%外卖收入占到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高达42.9%的商户外卖收入占比超过70%。

当外卖成为餐饮商户度过此次疫情危机的重要抓手,外卖平台又称因疫情导致成本增加时,双方矛盾就进一步激化。

在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出交涉函后,4月13日,美团外卖做出了回应,直言其商户佣金的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和想象。美团外卖在回应公告中表示,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在疫情期间为了帮助商家复工复产,美团外卖还启动佣金返还计划,针对经营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以广东为例,目前返佣和活动补贴累计金额已超过1亿元。

但随后,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又向媒体发出交涉函,质疑美团外卖回应中的佣金费率数据:据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反映,其正式成员商家166家中有约120家已上架美团外卖平台,而在这约120家商户里,2019年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此外,文件还提到,返佣并不能解决餐饮企业目前面临的现金流困境。

据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Q1)》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6%、25.5%和8.4%。

可以说,在市场占有率上,美团外卖优势明显。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致美团外卖的联名交涉函中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

这也被认为是美团外卖的佣金费率和经营限制等条款备受广东餐饮企业关注的原因。

不止广东,河北、重庆等地的餐饮商会也曾公开呼吁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减免佣金。中国烹饪协会2月12日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显示,91%的企业表示,平台佣金费率并没有优惠,甚至还有2%的企业表示,佣金费率有所提高。

双方“论战”的焦点似乎集中在了相对于外卖平台提供的服务,佣金到底高不高?

广东餐饮协会在交涉函中提到,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经有几百家餐饮企业投诉,美团外卖的垄断和高佣金之举让餐饮商家不堪重负。

而美团外卖网站显示,商户在美团外卖开店不收取开店相关费用,当产生外卖订单时会按照最终签约的费率收取费用。以广州市为例,美团配送的费率约3%至21%,若商户选择自己配送,则费率为5%至21%。饿了么网站显示,饿了么产生订单后会收取平台服务费,选择门店自行配送,费率约为每笔订单金额的 5%至8%,选择饿了么配送则为每笔订单金额的15%至25%。

据记者了解,外卖平台佣金由3项资费组成,分别为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即外卖员的收入)占到佣金的80%,这部分并非平台获得。美团外卖方面表示,佣金抽成比例的不同是根据商家选择的配送服务来确定的,如果商家不选择配送服务费而自行解决配送,几乎所有商家佣金立刻可以减少到个位数,可能会低于5%。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餐饮企业与外卖平台合作,可以摊薄部分房租和部分人工,从而增加利润,但如果平台扣点在20%左右或以上,基本上就没有增量利润空间了。

熊猫星厨创始人李海鹏认为,如今餐饮销售额的20%被平台收割,这是不合理现象。监管部门应该对垄断平台进行管控,平台的定价权不能掌握在平台自己手里,监管部门应该对佣金的比例形成一个管控。

75 美团外卖广州地区资费查询截图 图片来源:美团外卖网站

美团外卖广州地区资费查询截图 图片来源:美团外卖网站

矛盾焦点还在于“独家经营”限制之争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交涉函中还重点提及,疫情期间,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但美团外卖依旧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和《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所谓“独家经营”,是指外卖平台要求商户签订“独家协议”,不与其他平台合作,这是行业内多年来被诟病的重灾区,交涉函中也提到,疫情发生前,餐饮企业对美团外卖是能忍则忍。

对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上同时搜索超过10家不同体量餐饮品牌,它们均在两家平台上线,这与交涉函中提到的“独家经营”不符。

不过,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称,投诉的商家多数是小规模连锁企业,大规模连锁餐饮企业在多个平台都有上线,很多企业还有自营私域流量池外卖业务,美团外卖对这类大型企业不敢限制,如真功夫、麦当劳、喜茶等,特别小的夫妻店或者外卖流量不大的企业,美团外卖方面可能觉得无关紧要,如沙县小吃、兰州拉面等。

因而,受害较多的或是腰部企业。

广州市一家餐饮企业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选择美团外卖的“独家经营”模式,佣金比例为16%,同时选择和其他外卖平台合作的话,佣金比例就会上升至20%以上。

中国法学会食品安全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刘金瑞分析,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只有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才会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如果平台用更好的条件吸引商家入驻并获得独家授权,是具有正当理由的,这属于正常的市场竞争行为。

而针对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提到美团外卖涉及强制商户“二选一”的行为,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久禄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若确实存在涉及“二选一”或者“多选一”行为,则是限定交易的行为表现。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九条规定,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份额达到50%则被视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当经营者被认定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要求商家“二选一”的行为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嫌疑。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也表示,美团外卖这种具有排他性的“独家条款”是违反《反垄断法》的,这种做法最终导致平台对商家掌控度越来越高,也让消费者没有太多的选择权,对消费者的权益构成了侵害。

不止美团外卖被指“独家经营”限制,其他外卖平台同样被曝出过相同问题,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表示,他们反对任何平台采取“独家限制”。

疫情下“都很难”导致矛盾升级

据美团点评(03690.HK)财报显示,2019年,该公司全年营收975亿元,其中餐饮外卖业务营收548亿元,同比增长43.8%,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而根据财报,2015年至2019年期间,美团外卖业务整体佣金率从1.1%激增至12.6%,毛利率也同时飙升到18.7%。

前述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向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提交的反映文件中也提到,美团自5年前进驻该县,商户佣金费率从4%上升至15%,到如今小部分老字号商家达到20%,其他商家为23%。

外界分析,从起初的低佣金费率、高补贴吸引商户入驻,到佣金费率的逐步递增,美团外卖成功将市场占有率优势转化为利润优势,在去年实现扭亏为盈。但按照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的说法,餐饮企业的利润被摊薄。因而,在疫情这种“都很难”的特殊时期,双方上演上下游反目戏码。

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交涉函中提到,若美团外卖继续坚持原有做法,将逼迫广大餐企不得不采取包括法律行动、扶持新平台等措施对美团外卖进行反击甚至抛弃。

而美团则在声明中表示:商家、骑手、平台从来就是一个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两毛钱,占收入的2%。

经过几个回合的交锋后,美团和广东餐饮行业达成了妥协。

4月18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表“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和美团外卖的联合声明”。声明表示,美团外卖充分尊重餐饮商户自主选择各类平台,并将对广东地区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加大返佣比例至3%~6%,双方未来将建立日常沟通机制,全力营造公平有序市场环境,助力餐饮企业渡过难关。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