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中药材和中成药出口骤增

非疫情类中药材销量断崖式下跌

中药材真的全面火爆起来了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调查中药材市场,走近中药材种植户、药店,采访中医药采购商,更多的声音和数据表明,这个古老而庞大的产业实际上还在寒冬中煎熬,等待经济的全面回暖,不过,一些变化正在发生。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湖南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8期)

“呀!今年卖中药的发大财了!”这是外界不少人的羡慕之词。

“生意太差了,今年中药不好做。”中药材经营者抱怨活不下去。

“国家对中药这么重视,机会来了。”不少投资者发出类似的看法。

“我们还在等政策落地,真正帮助中药材发展。”中药材经营者说。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关于中药多样说法同一时刻出现,到底谁对谁错?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以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三药三方”为代表的一批中医药被证明具有明显疗效,由此一战成名,成为世界网红。

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002603.SZ)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一季度实现净利润4.33亿-4.61亿元,同比增长50%~60%。公司称,业绩预增主要源于公司主导产品连花清瘟产品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

政策层面,近两个月,四川、河南、河北、安徽、山西、深圳等多地密集出台支持中医药的文件,力挺中医药。

中药材真的全面火爆起来了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调查中药材市场,走近中药材种植户、药店,采访中医药采购商,更多的声音和数据表明,这个古老而庞大的产业实际上还在寒冬中煎熬,等待经济的全面回暖,不过,一些变化正在发生。

70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吕江涛I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吕江涛|摄

防疫中药2月底就卖光了

“2月底,中药预防方里面提到的药材就卖断货了,但别的药材并不好卖。”湖南邵东市廉桥镇党委书记申战云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廉桥中药材市场3月15日正式开门营业以后的20多天里,生意远不如往年兴旺。

据官方资料,廉桥中药材市场现有中药材经营门店1488间,经营户1200余家,经营2000多种中药材,成交量在全国中药材专业市场中排名第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廉桥中药材市场随之关闭,市场门庭冷落车马稀。但是,防疫药材销售一空。

2月10日,湖南省中医药专家开出的两个防疫中药预防处方,由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正式公布推广,下发至各市州卫生健康委员会,供全省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专院校、中小学预防使用。其中,一号方所列药材为黄芪、白术、连翘、山银花、藿香、石菖蒲、防风、甘草;二号方包括黄芪、山银花、陈皮、大枣、甘草。

申战云说,廉桥药材品种多,预防方中的药材都能配齐,量也不算少。比如,预防方中的金银花(含山银花)的年交易量占全国50%份额。

廉桥中药材市场经营户杨女士说,“省里的方子刚出来,我们就接了很多订单电话,也有不少人到门店来买,像山银花、甘草这些平时很普通的药材很快就卖光了。”

不过,存货售罄之后,杨女士着急补货却只能干瞪眼,因为物流不通,外地的货进不来。

湖南省松龄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必正说,防疫药材确实卖得好,也涨价,但不是每一味药材都猛涨,比如黄芪只上涨了20%,“产量大,供应充足。”曾必正表示。

在长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益丰药房、特格尔、老百姓药房等连锁药店了解到,药店按照预防方配好的中药包2月份和3月份都非常好卖,一放上货架就被抢购。

这样的形势持续时间不到两个月。曾必正说,预防方是预防作用,但人们喝几服药就够了,总不能天天喝。更重要的是,随着国内疫情得以控制,一般人不再喝预防方中药。

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正式推广的一号方标明:可连服3~5天。

71-1 湖南廉桥中药材市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I 摄

湖南廉桥中药材市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71-2 湖南廉桥中药材市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I 摄

湖南廉桥中药材市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多种药材销售断崖式下跌

预防方所列的少数中药材品种短时间销售火热难掩整个廉桥中药材市场的冷清。申战云用“断崖式下滑”来形容交易的惨淡。在廉桥,除了金银花(含山银花)之外,更多的中药材主导产品滞销。

申战云介绍,廉桥玉竹、玄参、射干占全国80%的份额,杜仲、厚朴占全国70%的份额,白术、金银花(含山银花)、百合占全国50%份额,当前销售困难。

中药材商铺经营户曾亮说,虽然市场从3月15日就对外开放了,可来的人太少,卖不动,“今年别提生意了,能维持下来就谢天谢地了。”

曾必正说,线下实体销售药材下滑近50%。在他看来,需求的大幅减少是导致中药材销售减少的根本原因。“疫情下,一般人都不敢去医院,一些小病、慢性病能拖过去就拖过去,不会去医院。”

长沙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一位医生说,“参加工作10多年来,第一次休息这么久,医院里医生比病人还多,去上班干吗?”

新冠肺炎肆虐带来的冲击下,并非没有亮点。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政策所研究员黄修祥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疫情让人们非常重视提高免疫力,药食同源的一些药材,比如薏苡仁、山药、党参、茯苓等销售保持增长。

不过,在廉桥多家经营贵细药材的店铺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被视为提高免疫力的不少“明星”药材如人参、虫草、西洋参、阿胶等贵细药材生意冷清。黄修祥认为,经济下行期间,消费购买力下降,贵细药材接下来走势可能还会下滑。

东阿阿胶4月15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受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报告期内国内部分经销商复工复产延期,且药店等销售场所普遍顾客流量严重低迷,导致公司线下业务受到较大影响,一季度净利润预计亏损6684 万元~9436 万元,同比下降117%~124%。

不止东阿阿胶,其他主营中成药的上市公司如红日药业(300026)、紫鑫药业(002118)、吉药控股(300108)、华润三九(000999)等均预计今年一季度业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

72-1 湖南廉桥镇某中药饮片企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I 摄

湖南廉桥镇某中药饮片企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72-2《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I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中药出口迎来机遇

3月23日,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能够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能够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蔓延,中医药也随之出海,受到追捧。中新社报道称,近日,美国、意大利、荷兰、英国、匈牙利等多国中医药诊所问诊人数大增,尤其是中医药饮片及配方颗粒销售量猛增2到3倍。

多家中药上市公司纷纷对外发布中药出口海外的消息。振东制药(300158)称,向蒙古国、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和中国台湾地区出口了近千万元的中药材和饮片。华润三九称,公司已在研究中药配方颗粒等品种拓展海外市场的机会。香雪制药(300147)表示,受疫情影响,目前美国等海外多地对板蓝根颗粒的需求量飙升,部分药店出现缺货,直接空运补货,客户愿意承担空运成本。

安徽合肥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全省出口中药材3357吨,货值1.2亿元。其中,对欧洲出口中药材266.5万元,增长48.6%;对西班牙、俄罗斯、匈牙利、阿尔巴尼亚等国出口较2019年实现了零的突破。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2020年3月,中国中药材及中式成药出口量为1.4万吨,同比增长29.9%。

疫情推动中药材出口取得新进展,但并不意味着中药材全面打开国际市场。

实际上,我国中药材在全球市场上的存在感并不强。从金额来看,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中药出口额为39.09亿美元。

有媒体报道,当前我国仅有10种中药通过了美国FDA的IND申请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其中,只有3种中药制剂获准进入到最后的Ⅲ期临床试验阶段。

对廉桥这样的中药材流通市场和中药材种植基地来说,海外市场显得遥远而陌生。申战云介绍,廉桥的药材玉竹在全国市场占比达80%,在东南亚国家销售量很大,但主要用途不是作为药材,而是用来煲汤。

松龄堂在当地是规模较大的中药饮片企业,年销售额超4亿元,但是,曾必正坦言,公司中药材海外销售还很少,未来会考虑走出去。

黄修祥判断,疫情过后,中药出口量同比还会有所增长,但增速会放缓,因为中药并非抗疫的主要药物,而且中药饮片的质量有待提高。

73 湖南邵东市流泽镇种植的玉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I 摄

湖南邵东市流泽镇种植的玉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摄

消除质疑和顾虑需要保证中药品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医药疗效及安全性受到质疑,黄修祥提到的中药饮片质量,是制约中药规范化发展的难题。

湖南省中医研究院附属医院副主任医师宁鹤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事中医20年来,确实感受到越来越多人接受中医,但是要发展壮大中医,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中医专业人才少,国民认知度不够等,中药质量可以说是核心,中医中药不分家,如果中药质量差,治疗效果就不好,在这方面,需要严格监管,做好道地药材。

在中医药界,道地药材是优质纯正药材的专用名词,指历史悠久、产地适宜、品种优良、产量宏丰、炮制考究、疗效突出、带有地域特点的药材。

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药品管理法》称,国家保护野生药材资源和中药品种,鼓励培育道地中药材。

种植是源头,不少中药企业都在这一环节开始管控。如振东制药对外称,公司在全国建立的中药材种植基地总面积超过80万亩,成为全国最大的中药材种植企业。4月18日,振东制药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种植有连花清瘟所需的连翘、金银花、板蓝根、甘草等药材,长期和以岭药业有业务往来,近期订单和业务量增加明显。

申战云感慨,中药源自中国,但在国际上,日本、韩国的中药更受欢迎,廉桥镇曾组织当地种植户和中医药企业代表前往日本学习,“人家种药材,说种5年就一定种5年,确保药材的有效成分达标。”他认为,应该学习日本的做法,而且要从种子抓起,廉桥近几年重点建设中药材种子培育基地和科研中心。

邵东市市长周玉凡介绍,邵东不断加快规模化、标准化和带动力强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不断扩大中药材种植基地规模,全县中药材种植主体主要由20余家公司、70余家中药材专业合作社构成,各合作社种植规模大都在300至1000亩。2020年,邵东的目标是建好15万亩集中连片道地中药材种植示范基地。

流通环节的管控也是确保道地药材的关键,新版《药品管理法》对此做出不少严格规定,提高了进入门槛,这对曾亮和杨女士等传统中药材商铺经营者是不小的挑战。

比如,新版《药品管理法》第五十五条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应当从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或者具有药品生产、经营资格的企业购进药品;但是,购进未实施审批管理的中药材除外。第四十八条规定:发运中药材应当有包装。在每件包装上,应当注明品名、产地、日期、供货单位,并附有质量合格的标志。

廉桥中药材市场上的绝大部分中药材经营者难以达到这些标准。曾亮解释,按照关于中药材的新规定,在廉桥这样的中药材市场,流通的很多中药材实际上属于农产品,而非中药材。今后,只有在拥有药品生产、经营资质的中药企业炮制加工之后的药材才能算作中药材,“以前,我们可以直接卖给药店,现在药店直接进货,被查到了就算非法来源。”曾亮说。

尽管如此,曾亮还是说新版《药品管理法》严格管控中药材质量是好事,“中药在这次疫情中得到更多认可,今后,真正做到道地药材,才能更好治病,才能让更多人相信。”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