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违规挪用信托财产、违规承诺收益,被暂停信托业务、罚款千万等

安信信托如何破解兑付危机

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安信信托暂停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限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分配红利、改正上述违规行为,并处罚款共计1400万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志强|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8期)

56

近日,监管机构对安信信托(600816.SH)违规重拳出击:暂停安信信托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限制向其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之杰”)分配红利,并处罚款1400万元。

4月6日下午,安信信托再发退市警告,并公布了上海银保监局对其下发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流动性收缩与业务违规遭重罚双重打击下,已连续两年亏损的安信信托为应对风险已成立清收组,采取了开展项目、债权、股权等资产转让措施,积极寻求第三方企业债务重组,以及通过司法途径处置资产加速资金回笼等举措。

业务违规被罚1400万元

4月6日下午,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下称“上海银保监局”)出具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上海银保监局认定的5项违规行为做了进一步披露。

兑付风险方面,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安信信托通过签订远期转让协议、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方式,违规承诺8笔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金额共计33.3亿元。截至2019年7月末,上述协议或支持函均已到期,已造成严重的兑付风险。

违规挪用信托财产方面,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2笔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

上海银保监局还指出,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将部分信托资金运用于非标准化债权时,存在期限错配、以后续募集资金兑付前期受益权份额,违规开展了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业务;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在部分信托项目中,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项目收益、项目风险等信息,信息披露违反审慎经营规则;2018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在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时,未充分揭示风险,隐瞒了信托计划出现逾期等风险信息。

针对上述违规事实,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安信信托暂停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限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分配红利、改正上述违规行为,并处罚款共计1400万元。

4月6日晚间,安信信托再次发布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安信信托经审计的2018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预计2019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将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业绩连续两年亏损

安信信托前身为成立于1987年的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登陆上交所。目前公司控股股东为上海国之杰,其持有安信信托52.44%股权。

2017年,安信信托营收55.92亿元,行业排名第一;净利润36.68亿元,行业排名第二。而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大变脸,全年业绩业内垫底,营收仅2.05亿元,亏损18.33亿元。

1月22日晚间,安信信托发布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31亿元到-36亿元。

安信信托解释称,业绩预亏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一是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二是受行业政策调整及市场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业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大幅计提减值资产是安信信托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1月21日,安信信托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议案》,2019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及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36.8亿元。其中主要包括:贷款类资产减值准备约6.9亿元,债权投资类资产减值准备约25.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4.2亿元。

针对安信信托业绩大幅预亏公告,1月23日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从计提减值资产准备的方法、原因、合理性、决策程序等方面做出说明,并对行业政策调整给业务收入带来的影响做出具体说明。

对此,安信信托在《问询函》回复中称,目前面临的不利因素是暂时的,在监管部门的指导、帮助和支持下,通过稳妥化解风险、积极展业、逐步改善公司的流动性状况和财务状况,公司仍将具备可持续盈利能力。

流动性风险显现

2018年以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影响,实体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同时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共同作用下,金融去杠杆进程加快,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部分信托企业项目的融资方出现违约。

据《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2019年中国信托公司资管产品下降。截至2019年3月末,国内信托公司资金信托余额19万亿元,较资管新规发布前减少2.4万亿元,下降11.2%。

在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安信信托的流动性压力开始增加。2019年12月30日,安信信托就表示,“在此情况下公司部分信托项目的融资方出现违约,未能及时、足额归还信托资金,公司信托业务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针对上述情况,公司努力采取多项措施防范和化解流动性风险。”

据《中国经济周刊》去年12月报道,随着多个项目违约,安信信托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所持的多笔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其持有的安信信托36.9%股权已因债务纠纷被冻结。据安信信托公告,上海国之杰也负债累累,上海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约24.2亿元,另担保涉诉金额约19.75亿元。

4月8日,一位信托业的人士告诉记者,“监管环境的变化,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信托行业的业务规模。但对于一些中小信托公司来说,业务结构也是对冲各种风险的一个重要方面。”

从安信信托主营业务来看,2019年公司业务规模增长不及预期;业务结构上,安信信托业务交易对手以中、小企业为主,安信信托表示,宏观经济下行背景下,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未能及时、足额支付公司信托报酬,导致公司年度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

监管趋严已成大趋势,2月22日,安信信托承认在流动性形势变化上认识不足,“公司固有业务项下持有的金融资产主要以贷款及债权投资为主,主要交易对手为中小企业,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到较大影响,公司对部分企业在经济形势下行中可能面临的困难及资管新规后行业整体的流动性收缩形势变化认识不足。”

目前,为应对流动性风险,安信信托已成立清收组,将采取督促用款人通过促销等方式加快销售进度、加速资金回笼;敦促用款人积极对外融资获得新的还款来源;要求交易对手增加保证、抵质押担保等增信措施;开展项目、债权、股权等资产转让;积极寻求第三方企业债务重组;通过司法途径处置资产等措施。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