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以岭药业股价暴涨,股东套现

“A股最富院士”吴以岭身家几何?

年初至今,以岭药业的股价已经上涨了160.10%,总市值达389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周琦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8期)

53

4月24日,以岭药业(002603.SZ)股价大跌8.21%,报收32.33元/股。4月17日,以岭药业的股价曾一度冲高至41.69元/股,就在外界预期要收获8个交易日以来的第六个涨停板时,其股价却开始一路向下。

不过,年初至今,以岭药业的股价已经上涨了160.10%,总市值达389亿元。

以岭药业股价此前接连涨停,市场普遍认为与其专利产品连花清瘟被纳入新冠肺炎治疗药品有关。4月14日,以岭药业发布公告称,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成为首个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的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的药品。

4月10日、4月13日、4月14日连续3个交易日,以岭药业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4.36%。此后的两个交易日,再收获两个涨停。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以岭药业股价近期首次异动。3月23日—25日,以岭药业同样在3个交易日内收获了两个涨停板,区间累计涨幅为24.61%。

此前连续收获三连板的红日药业(300026.SZ),4月24日股价也大跌8.29%,报6.64元/股。与以岭药业类似,红日药业的产品血必净注射液,同样被纳入了新冠肺炎治疗药品。

55 2020 年3 月13 日,工作人员正在将打包好的连花清瘟颗粒搬下生产线。

2020年3月13日,工作人员正在将打包好的连花清瘟颗粒搬下生产线。

以岭药业股价年内一度暴涨235%

4月16日,医药板块(中信一级行业)多股受市场热捧。Wind数据显示,以岭药业、红日药业、誉衡药业(002437.SZ)、华大基因(300676.SZ)等10股涨停,硕世生物(688399.SH)、热景生物(688068.SH)两只科创板股票分别上涨15.73%、13.53%,30股涨幅超过5%,142股以上涨收盘。

有业内人士分析,医药股连续大幅上涨,与此前“三药三方”被国家药监局纳入治疗新冠肺炎药品有关。

在4月14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李昱介绍,中医药通过临床筛选出有效的方剂“三药三方”。

国家药监局已经批准将治疗新冠肺炎纳入到“三药”(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血必净注射液)的适应症中,“三方”(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中的清肺排毒颗粒和化湿败毒颗粒也已获国家药监局批准,获得临床试验批件。

4月14日午间,以岭药业发布连花清瘟产品新增新冠肺炎轻型、普通型适应症公告,股价随后涨停。

4月17日,以岭药业股价一度涨至41.69元/股,和年初的12.43元/股相比,暴涨235.40%。

根据此前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以岭药业今年一季度业绩比上年同期增长50%~60%,将达4.33亿元~4.61亿元,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一季度连花清瘟产品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

连花清瘟胶囊的生产线已全力生产,并应用在国内新冠肺炎的治疗中。但在国外市场上,连花清瘟胶囊是供不应求、价格暴涨。

据媒体报道,跨境电商eBay平台显示,国内零售价15元起的连花清瘟胶囊,国外的售价已被炒到了88.2元/盒,身价暴涨近5倍。

4月14日晚间,以岭药业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价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4.36%。以岭药业表示,近期公司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

以岭药业在公告中表示,药品进入其他国家地区销售需根据当地相关法律法规注册获得上市许可。公司专利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目前已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泰国和香港地区、澳门地区分别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现代植物药”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但目前在上述已获得上市许可的国家和地区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比例较低,暂未实现规模销售,对公司经营业绩不构成重大影响。

虽然以岭药业尚未公布2019年年报,但其2018年年报显示,国内地区营收占其总营收比重达99.66%,国外地区仅占0.34%。

此外,连花清瘟并非以岭药业的最主要产品,用于益气活血、通络止痛的通心络,才是以岭药业真正依靠的“独门绝技”。

1982年,吴以岭通过研究典籍,发明了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通心络,将水蛭、全蝎、土鳖虫、蜈蚣、蝉蜕等入药,并加入人参、檀香,最后研制成通心络胶囊。

以岭药业2018年年报显示,心脑血管类产品占其营收比重高达58.26%。其历年年报也显示,通心络是其拳头产品,占公司营收比重极大。

“A股最富院士”吴以岭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此前介绍,连花清瘟是吴以岭院士开发的方子,也是在治疗“非典”时期研制的处方,主要功效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对轻型和普通型的新冠肺炎患者有确切疗效。

“非典”之后,连花清瘟胶囊成为临床相关疾病防治的基础用药,累计18次被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列入治疗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诊疗方案。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4月14日介绍说,连花清瘟对减轻发烧、减少呼吸道咳嗽症状、加快恢复都有效。对于病毒的转阴率和对照组相比,有缩短的倾向。对于轻症和普通型,连花清瘟被证明有效。

“我们实验室发现,连花清瘟虽然对抗新冠病毒肺炎比较弱一些,但是由新冠肺炎引起的组织细胞炎症的损伤,它有很好的抑制作用,这是从基础的研究中发现的问题。”钟南山说。

随着以岭药业股价和业绩的双双大增,以岭药业的创始人、董事长吴以岭院士的身家也随之暴增,被媒体称为“A股最富院士”。

胡润2020年2月26日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拥有15亿美元(约合105亿元)财富。

Wind数据显示,以岭药业的第一大股东为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吴以岭100%持股),持有上市公司31.19%股份。

以此计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的发布日2月26日,吴以岭所持以岭药业的股票价值61.24亿元。2月26日至4月16日,以岭药业股价上涨132.37%,吴以岭所持以岭药业的股票价值也涨至142.23亿元,增长超过80亿元。

即便是以4月24日的收盘价计算,其所持以岭药业股票价值也达121.3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以岭药业股价暴涨的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和高管的亲属以及重要股东频频大幅减持套现。

以岭药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田书彦2月4日披露减持计划,并于3月17日完成减持,减持股份数量为8899824股,套现超1.45亿元。

深交所数据显示,2月6日,吴以岭的亲属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套现1.47亿元;吴以成减持9.3万股,套现183.51万元。同日,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套现230.073万元。此前一天,2月5日,高管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套现354.261万元。

此外,吴以岭的亲属吴以池、高管王蔚的亲属王丽也有减持,不过金额较小。

上述人员今年以来通过减持以岭药业股份累计套现约3亿元。

红日药业也曾连续大涨

除了以岭药业,红日药业的血必净注射液也被纳入新冠肺炎治疗用药,一度成为资本市场追逐的对象。

红日药业 4 月 14 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产品血必净注射液新增适应症获得申请批件,批准血必净注射液说明书功能主治项增加用于新冠肺炎重型、危重型治疗。

据了解,2020 年一季度,来自红日药业的血必净注射液销售量暴增约87%。

4月15日—17日,红日药业连续3天一字涨停。4月21日,还一度冲上8.36元/股的历史高位。而其在2020年初,股价仅为3.51元/股,年内最高涨幅达138.18%。不过,其股价随后回落,至4月24日,报6.64元/股。

据钟南山院士介绍,血必净主要是活血化瘀的方子,通过研究发现对重症肺炎有效,对新冠肺炎是否有效,也需要一些循证医学的证据。“现在正在总结,初步看起来它也是有效的,减少了病死率。”

不过,红日药业4月9日晚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今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9644.01万元~1.32亿元,同比下滑25%~45%。

红日药业解释称,公司主力产品血必净注射液销售量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但因医保支付价下降46.54%,收入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中药配方颗粒因门诊量大幅下降,销售收入同比下降。

此外,红日药业还称,公司预计血必净注射液的适应症增项将对该产品的市场推广和销售产生积极影响,但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暂无法估计。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