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湖南51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之后

对于湖南来说,全省51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志强| 湖南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7期)

35 为促进贫困户增产增收,湖南冷水江市禾青镇苗田村引导村民大力发展生产时间短、效益高的云耳种植产业。湖南51 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之后 供图| 湖南省扶贫办

为促进贫困户增产增收,湖南冷水江市禾青镇苗田村引导村民大力发展生产时间短、效益高的云耳种植产业。湖南51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之后 供图| 湖南省扶贫办

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满打满算还有9个月不到的时间,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任务仍有许多硬骨头要啃,疫情又增加了难度。

截至3月5日,河北、山西、内蒙古、黑龙江、河南、湖南、海南、重庆、西藏、陕西10省区市的贫困县,实现了全部脱贫摘帽。

作为“精准扶贫”首倡之地,湖南如何在抓好防疫工作不松懈的同时,坚持抓好剩余贫困人口脱贫和脱贫成果巩固,以高质量的脱贫成效彰显首倡地的首倡之为?

湖南51个贫困县全部摘帽

中部地区贫困县贫困发生率降至2%以下,西部地区降至3%以下,这是贫困县摘帽退出的主要衡量标准。

摘帽是不是意味着完成了脱贫攻坚任务呢?

贫困县摘帽并不意味着脱贫攻坚任务大获全胜。在这场脱贫攻坚大考中,脱贫摘帽好比“期中考试”,即使考试合格,也要接受2020年下半年启动的“期末赶考”——脱贫攻坚普查。

3月10日,湖南省扶贫办相关处室负责人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贫困县退出以综合贫困发生率为主要衡量标准,参考贫困人口错退率、贫困人口漏评率和群众认可度3项指标, 其中综合贫困发生率要低于2%(中部地区)为否决性指标,贫困人口错退率要低于2%、贫困人口漏评率要低于2%、群众认可度要高于90%。

一个贫困县达到了上述退出标准,那么贫困县下一步就可以申请摘帽,启动退出的程序。据了解,省定贫困县和国家级贫困县在摘帽程序上有稍许差别。

从程序上看,省定贫困县脱贫摘帽,需由县级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提出退出申请,市州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进行初审,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负责评估检查,拟退出名单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后退出;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的,由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评估检查,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进行专项评估检查,对符合退出条件的贫困县,才能由省级政府批准宣布退出。

“贫困县摘帽的程序是非常严谨、全面的。”湖南省扶贫办相关处室负责人表示,2018年起,中央实行贫困县摘帽由“省负总责”,由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专项评估检查,对符合退出条件的贫困县,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后公示退出。中央结合脱贫攻坚督察巡查,对贫困县退出进行抽查。

2月29日,湖南省政府批复同意2019年拟摘帽的邵阳县等20个贫困县脱贫摘帽,至此,湖南全省51个贫困县全部退出贫困县序列。

贫困县摘帽任务也是按照年度来安排, 2016—2019年湖南脱贫摘帽的贫困县分别为2个、12个、17个和20个。

根据湖南省扶贫办的数据,湖南51个贫困县2014—2019年减少贫困人口456.3万人,占全省减贫总量的70.1%;贫困发生率由19.49%下降到0.48%,降幅高出全省平均水平7.19个百分点。

对于湖南来说,全省51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湖南省扶贫办相关处室负责人坦承,“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脱贫攻坚的总体目标,明确到2020年底我国现行贫困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湖南51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贫困人口大多数实现脱贫,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真正解决好了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

36 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石栏镇“让妈妈回家”七绣坊苗绣创业基地,村民在认真学习苗绣技艺,实现了在家门口就业增收。供图| 湖南省扶贫办

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石栏镇“让妈妈回家”七绣坊苗绣创业基地,村民在认真学习苗绣技艺,实现了在家门口就业增收。供图| 湖南省扶贫办

36-2 湖南省新邵县潭府乡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 供图| 湖南省扶贫办

湖南省新邵县潭府乡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 供图| 湖南省扶贫办

力争6月底前啃下扶贫攻坚“硬骨头”

国务院扶贫办强调,贫困县脱贫摘帽以后,还有一部分剩余贫困人口需要继续攻坚,要坚持标准不降,力量不散,高质量完成剩余脱贫攻坚任务,做到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目前,湖南省51个贫困县还有11.6万未脱贫人口,占全省剩余贫困人口的58.3%,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已脱贫的456.3万人需要巩固提升。

啃下这些硬骨头对即将迎来脱贫攻坚普查的一线的扶贫办主任们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湖南石门县,湘鄂边陲,武陵山脉东北端,因地势险海拔高,被称为“屋脊县”。1986年,它被湖南省人民政府确定为贫困县;2011年,被纳入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

截至3月11日,石门县还有剩余贫困户783户1440人,全都属于兜底保障的贫困人口,这些贫困户是扶贫攻坚中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

3月11日,石门县扶贫办主任覃事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兜底的贫困户实现脱贫是没有问题的,兜底保障都已经达到标准了。

一位基层的扶贫干部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国务院扶贫办和省扶贫办的要求,为了防止有些地方搞突击脱贫、数字脱贫,兜底保障贫困户原则上不能提前脱贫,必须统一放到2020年收官之年宣布脱贫,可以让兜底保障对象真正脱贫,做实扶贫工作。

按照湖南全省对扶贫攻坚的总体部署,为迎接国家扶贫普查,6月底之前,贫困县目前未脱贫的贫困户都应达到脱贫的基本条件——两不愁三保障。

按计划,覃事用和同事们3月份之前把扶贫工作剩下的问题全部摸排上来,5月底前全部整改到位,为脱贫攻坚普查做一些巩固提升的准备。

“7月份就要启动普查,留给我们整改的时间已经不多。”覃事用表示,为确保脱贫攻坚普查和年度考核中万无一失,必须把工作做在前面,石门县已启动对未脱贫户、无劳动力户、重病大病户、重残户等重点对象进行“拉网式”问题大排查、大整改。

2019年摘帽的湘西泸溪县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脱贫攻坚质量“回头看”行动,全面排查未脱贫户脱贫的短板;已脱贫户稳定脱贫的隐患;贫困村退出存在的薄弱环节……

泸溪县扶贫办主任李新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为确保高质量通过全国脱贫攻坚普查,针对排查出来的问题,我们全力整改,力争在6月15日前全面清零。”

疫情之下,

如何破解贫困劳动力务工就业难题

1月初,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使得各地脱贫攻坚工作遭遇了空前的困难,扶贫项目停工、贫困户外出务工产生恐慌情绪、贫困户增收渠道受阻……

2月以来,湖南一些贫困县着手组织贫困群众开展春耕备耕农业生产,但受疫情影响,各地封村封路,化肥、种子送到农户手中还是出现了困难。

“前一段时间,农村一些地方确实存在化肥农资运不进去的情况,给贫困人口的春耕备耕带来一些影响,但现在这类情况都得到了根本好转。”一贫困县相关人士透露,针对这种农资运送难的情况,为确保不误农时,县里领导安排专人挂牌督办,全力组织春耕生产。

受疫情影响,很多贫困户对疫情防控缺乏科学认识,抱有一种恐慌心理,不愿外出返岗务工,这让很多扶贫工作人员头疼不已。

湖南湘西州一贫困县扶贫办主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截至3月11日,与去年同期相比,他所在的县还有20%左右的外出务工贫困户未返岗,县委县政府今年已组织多趟专列和几批专车点对点输送贫困户外出务工,争取3月底确保所有贫困户外出务工人员返岗。

娄底市双峰县,曾国藩故里,2012年被确定为湖南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8年成功实现脱贫摘帽。目前,双峰县剩余贫困户1037户共2327人未脱贫,这些数字深深印在双峰县扶贫办主任彭斌的脑子里。

在彭斌看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下,贫困群众外出务工、扶贫产业建设等成为他们当前工作的头等大事。“抓就业、抓产业排在我们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彭斌表示。

由于担心疫情,很多贫困户外出打工心生顾虑,彭斌先后给其结对帮扶的一贫困户找了3份工作,最后在贫困户所在的村委会安排了保洁工作,才真正解决贫困户安下心来务工的问题。

不仅外出返岗务工受到疫情影响,贫困群众的“钱袋子”也缩了水。在增收方面,一些贫困户在疫情中生活收入断了来源,6月底前要达到脱贫的标准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

“抓就业就是抓增收,抓务工就是抓脱贫。”覃事用表示,石门县已先后组织5个批次的务工专列和专车点对点输出贫困劳动力,有序引导仍滞留在家贫困劳动力增加劳动收入。

湖南省扶贫办数据显示,截至3月20日,湖南有各类扶贫企业5809家(含省市县扶贫龙头企业和参与了产业扶贫项目实施的企业),已复工5569家,复工率95.87%。全省2963家扶贫车间已复工2777家,复工率达到93.7%。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