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广东外贸新变局

“云上”广交会来了

中国外贸行业的晴雨表和风向标——广交会,将首次把它的舞台完全放在云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邓雅蔓| 广东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7期)

中国外贸行业的晴雨表和风向标——广交会,将首次把它的舞台完全放在云端。

4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第127届广交会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广邀海内外客商在线展示产品,让中外客商足不出户下订单、做生意。

当贸易完全走向云端,交易结算、物流和技术等配套便缺一不可。会议还决定大力发展外贸新业态——跨境电商:在已设立59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基础上,再新设46个,同时实行一系列税收支持政策等。

对于此次在疫情中受到重击、占我国外贸1/4的加工贸易业,会议提出,年底前暂免征收缓税利息、扩大鼓励外商投资产业范围和缩小加工贸易禁止类商品种类等措施,支持加工贸易企业纾解困难。

国务院常务会议为何研究加工贸易和跨境电商?

2020年前两个月,据海关总署数据,中国进出口贸易总值为4.12万亿元,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总值2.04万亿元,同比下降15.9%。这意味着,中国外贸出口已遭受较大冲击,且由于3月以来疫情在全球的快速蔓延,冲击仍在持续。

作为外贸出口大省,广东首当其冲,同时也在极力“自救”,跨境电商成为亮点。据广东省统计局数据,2020年前两个月,广东省市场采购出口增长1.8倍,跨境电商进出口增长33.4%,均居全国首位。

在全球疫情尚未结束、跨境线下消费难以满足的情况下,跨境线上消费需求有望得以释放,对于普通卖家和跨境电商而言,这无疑是个新商机。

“退单潮”之下,外贸行业怎么办?

3月以来,在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的情况下,外贸行业反倒遭遇了一场“退单潮”。与国内其他行业相比,外贸从业人员正在经历一场“加时赛”。

此次疫情中受到最大冲击的是加工贸易业。“说白了就是没有自己的品牌,供货渠道又单一,这次是比较危险的。”在广东从事家电制造的蔡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比起家电,从事服装、皮鞋和玩具等加工贸易行业的工厂受影响更大,因为它们的客户有些是来自欧美的大型批发商,有时一个客户养活一个工厂,出现缺口很难补上。

2020年前两个月,国内加工贸易进出口总值为9545.4亿元,同比下降16.4%;一般贸易货物进出口总值为2.5万亿元,同比下降9.2%。相比而言,加工贸易产品受到的影响要比一般贸易产品大很多。

“以往会更重视体量庞大的to B(面向企业)端客户,因为需求很稳定。但这一次觉得能有订单就行,要多开辟新的市场和客源。”蔡先生说,他并非没有考虑过国内市场,但自身产品在国内市场确实缺少竞争优势,复工半个多月来的销量不佳,海外同类产品的需求反而更大。

中国家庭的消费需求和审美取向与海外家庭不尽相同。“比如磨豆机、面包机和开瓶器等,这在西方家庭里是必备品,所以销路还是可以的,但在国内家庭就不是很多。”蔡先生说。

此前,蔡先生的海外客户主要分布在欧盟国家,这一次,他想通过入驻跨境电商亚马逊,将自家的产品推向东盟和澳洲。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前两个月,中国对东盟进出口值为5941.1亿元,同比增长2%,东盟逆势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跨境电商市场有多大?

3月以来,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的访问量居高不下。据市场研究公司Comscore的数据,3月9日当周,亚马逊网站访问量接近6.4亿次,同比增长32%。

“目前灯具在亚马逊上的销售增长非常快,我们知道广东有很多具备制造实力的工厂。”3月31日,亚马逊北美站招商运营经理Celia 在招商会上,还提到了医疗科研和保健、办公器材、家电和酒店餐饮等多个行业的海外需求变化。

例如,受疫情影响,外卖等产品需求强劲,一次性的餐具食品打包袋、封袋机等产品的需求变大。“我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酒店餐饮招待用品正被企业买家所购买。”Celia 说,“还有很多需要通过专业的线下渠道去定做的工业类产品,在亚马逊上完全有这样的采购需求。”

这对国内的跨境电商无疑是好消息。

2019年,广东出口总额是4.3万亿元,占国内出口总额的比重高达30.4%。其中,通过跨境电商管理平台进出口1107.9亿元,增速高达45.8%,规模位居全国第一。

跨境电商在广东乃至全国都有着广阔的增长空间。

3月20日,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的跨境电商(9610)监管场所完成对香港、澳门首票跨境电商一般出口实单业务测试。这意味着珠江西岸跨境电商零售出口将增加一条新通道。

“9610”是海关监管方式代码,全称“跨境贸易电子商务”,适用于境内个人或电子商务企业通过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实现交易,并采用“清单核放、汇总申报”模式办理通关手续的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商品。

因为跨境电子商务的特点是小额且多单,若按一般贸易出口对单个包裹报关清关,不仅增加海关的查验成本,同时也限制了出口货物通关的效率。“9610”模式下,海关只需对跨境电商企业事先报送的出口商品清单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就可办理实货放行手续,这不仅让企业通关效率更高,而且也降低了通关成本。

港珠澳大桥9610跨境电商出口场站是目前全国唯一在通关场所内设立的通关场站,仅需数分钟即可出关离境。离境车辆由于经港珠澳大桥,不需要再绕行深圳,仅需30分钟即可抵达香港机场,1小时内可达香港葵涌码头,25分钟内可达澳门机场。 

“现在单子比较多的是游戏机、充电宝和小家电等,主要是供应给港澳客户或者到港澳中转。”该场站推动方广东港珠澳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港珠澳供应链”)总经理助理郑太龙告诉记者,该场站是全国唯一同时直通香港和澳门的出口场站,香港和澳门分别拥有800万人口和60万人口市场,却没有工厂专门制造这些产品,所以消费需求一直有。

但受疫情蔓延和一些国家禁航令影响,场站目前还没有做到“物尽其用”。“因为物资管控和国际物流的影响,我们目前暂时还是以港澳市场为主,很难在疫情好转之前马上开拓其他国家的市场。”郑太龙表示,他的公司原计划今年与澳门机场展开合作,利用航空运输大幅提高口岸的贸易量,但具体进展要等到全球疫情好转之后。

在粤港澳大湾区棋盘里,开通于2018年10月24日的港珠澳大桥是其落下的重要一子,成为连接粤港澳进口、出口和转口的最短陆上运输半径。而设在内地的跨境电商出口场站,相比于港澳两地,有着难以替代的成本优势。

郑太龙曾经在去年参与了一项跨境电商业务。2019年7月,小米最大的经销商之一——慕辰电子商务选择把香港1500平方米的自有贸易仓库和2000 平方米临时仓库转移至珠海西域码头。仅在存储和物流两方面,慕辰电子商务就比在香港时节约了62.3%的成本。

“开通于珠海的跨境电商9610场站,弥补了珠海乃至广东西部地区的出口市场空缺,对以后打造跨境电商集聚区将起到重要作用。”郑太龙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