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绥芬河战“疫”进行时

4月8日,武汉解封,国人刚想喘口气,谁知东北边陲一个小城又拉响疫情警报。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7期)

52 视觉中国

随着国内加强对于国际航班的管控,一些陆路口岸正成为外防新冠肺炎疫情输入“战役”的前线。

4月8日,武汉解封,国人刚想喘口气,谁知东北边陲一个小城又拉响疫情警报。

4月10日,黑龙江通报了4月9日新增的28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情况。令人吃惊的是,这28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竟然全部由绥芬河入境。

实际上,近期,人口不过7万的黑龙江边境小城绥芬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绥芬河位于黑龙江东南部,为牡丹江管辖的县级市,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连日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增长的背后,是这座县级市所面临的巨大“外防输入”压力。

这座边境小城扛得住吗?

“外防输入”压力大增

4月9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例,除广东的4例本土病例外,38例为境外输入病例。

这38例境外输入病例中,黑龙江便有28例,而截至4月9日24时,黑龙江已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55例。

黑龙江省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黑龙江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已连续多日两位数增长,4月4日至9日,这一数字分别为13例、20例、20例、25例、40例、28例。

除了确诊病例,截至4月9日,黑龙江现有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52例,并已有境外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的情况出现。

截至9日24时,黑龙江累计报告的155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绥芬河占比97.42%,即有151例的输入路线为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绥芬河,均为中国籍,不少是在俄罗斯的个体华商。

以4月8日新增的40例境外输入病例为例,除一例由东宁口岸入境外,剩余39例病例均先从莫斯科乘坐飞机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再乘大巴等至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其中更是有16例病例在同一天——4月5日,乘坐同一航班——SU1702,由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4月6日乘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绥芬河海关综合技术中心实验室核酸检测阳性。

从莫斯科飞抵符拉迪沃斯托克约需9小时,从符拉迪沃斯托克乘车前往绥芬河口岸约需两个小时。4月9日,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馆直言,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路线存在“巨大感染风险”。

而在近期俄罗斯飞往中国的航班大幅减少的情况下,通过陆路经绥芬河口岸入境人数确有激增。

绥芬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3月21日至4月7日24时,绥芬河口岸累计进境2443人,从莫斯科、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等欧洲地区返程人数达到1733人,占比70.9%。而截止到4月7日24时,该口岸累计确诊输入病例84例、无症状感染者127例。《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4月8日、9日新增的由绥芬河口岸入境的病例中,绝大多数的入境时间也在3月21日至4月7日24时之间。

建设方舱医院、小区封闭管理……

目前,中俄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已全部临时关闭。

在此之前,绥芬河市政府已于4月3日发布公告称,在绥芬河公路口岸入境人员骤增的情况下,“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过极限”,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公路口岸旅检通道4月5日临时关闭,4月6日正常开关,4月7日至4月13日继续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商定。

4月7日,黑龙江省政府外事办公室发布“重要提醒”称,中俄双方商定,临时关闭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口岸旅检通道,并提醒在俄中国公民,在此期间勿贸然前往滨海边区经绥芬河口岸入境。

但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与中方间包括波格拉尼奇内—绥芬河在内的3对中俄公路客运口岸均已关闭的情况下,仍有少量中国公民不顾中俄两国外交机构和相关地方政府的通令,执意自俄其他地区来到滨海边疆区。

对此,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馆已连续多日发布提醒称,切勿尝试经由绥芬河等陆路口岸回国,切勿贸然来到滨海边疆区。

4月9日和10日,各有一名自莫斯科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拟经波格拉尼奇内—绥芬河口岸回国的中国公民已被俄滨海边疆区防疫和执法部门依规隔离。此前,滨海边疆区州长科热缅科宣布,所有乘俄国内航班抵达滨海边疆区的中国公民将被隔离14天。

除了临时关闭口岸旅检通道,绥芬河此前已要求对进入的所有境外人员100%测温、100%接受流调、100%核酸检测和100%集中隔离观察14天,实施全流程健康监测和管理服务,实现“闭环管控”,严防境外疫情输入。

牡丹江市市长王文力4月9日晚介绍说,原来绥芬河的核酸检测能力只有96份,在哈尔滨海关的大力支持下,将检测能力提升到600份。

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组组长、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于凯江坦言,面对大量境外输入病例的集中涌入,单纯依靠绥芬河现有医疗资源肯定是不能完成救治任务的。

目前,绥芬河正在加紧调配医疗资源,以应对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病例。

4月6日,绥芬河开始建设方舱医院,据悉,是在一座办公楼的基础上改建而成,共13层,其中3至11层用于收治患者,可提供600余张床位,预计将于4月11日启用,而进驻绥芬河市方舱医院援助的医疗队员预计有400人左右。

根据疫情防控需要,绥芬河市人民医院也已于4月8日18时全面停诊。记者注意到,此前经绥芬河口岸输入的病例多在绥芬河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据悉,绥芬河市人民医院、即将投入使用的方舱医院只收治无症状感染者,牡丹江康安医院收治轻型、普通型患者,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作为省级区域重症救治中心负责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哈医大一院派驻专家、物资、设备,全力支援重症救治。

据于凯江介绍,“随着4月11日绥芬河方舱医院的启动,整个绥芬河将能为患者提供880张床位,牡丹江康安医院目前也有500张床位。下一步,如果需要的话,我将考虑提议在牡丹江再改建一个方舱医院,调集全省乃至更大范围的医疗资源,投入到抗击外来输入疫情的战役。”

就在全国其他城市已陆续“解封”的情况下,绥芬河又开始对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4月7日,绥芬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称,自4月8日6时起对全市所有小区实行封闭管理,严守小区大门、楼道单元门和居民家门。按照要求,小区居民每户可每3天派出一人外出购买生活必需品且当天必须返回,进出小区人员按“通行证登记+扫码+测温+戴口罩”管理。

而从4月9日12时起,绥芬河对部分路段、车辆实施交通管制,除了部分路段禁止机动车、电动车行驶外,出租车和客运车辆禁止驶出绥芬河城区。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