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疫情中的“石油战争”

美国拿起另类抗疫工具

国际油价如此之低,对所有产油国经济都是严重打击,但疫情之下的需求极弱,确实是无人可以马上扭转的事实。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钮文新|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7期)

98 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特朗普出面调停之后,4月9日,沙特和俄罗斯终于就石油减产达成协议:从今年5月份开始每天减产1000万桶,首轮减产时长为期两个月;从7月开始,第二轮减产幅度每天800万桶,持续到今年年底;从2021年1月开始第三轮减产,幅度每天600万桶,一直持续到2022年的4月。

这项被描述为“拯救油价唯一希望”的协议,真能拯救油价?市场走势的事实证明,不行。北京时间4月9日晚,路透社提前发布“每天减产最高可达2000万桶”——减幅大超预期的“乌龙消息”,美国西德州轻质原油WTI的涨幅一度飙升12%。但正式消息公布后,市场发现此协议减产幅度只是此前预期1000万至1500万桶的下限,油价迅速跳水。截至收盘,WTI跌幅9.29%,报收22.76美元每桶;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4.14%,报收31.48美元每桶。

为什么减产协议会不及预期?难道沙俄不知道市场期待?还是沙俄根本不在乎油价高低?有测算说,这轮油价暴跌俄罗斯每天损失10亿到15亿美元,而中东各国的损失更大。实际上,有个细节是非常值得关注的。特朗普致电普京希望沙俄达成减产协议之时,普京告诉特朗普,美国需要加入减产协议。此次,美国、加拿大、挪威等非OPEC国家也参加了这次谈判,但会后没有见到这些国家体现减产份额。所以,此前报出2000万桶上限的减产恐怕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很可能包括了美国等其他非OPEC减产额度的预期,但这个预期显然没能达到。

国际油价如此之低,对所有产油国经济都是严重打击,但疫情之下的需求极弱,确实是无人可以马上扭转的事实。尤其是美国,页岩油企业不可能立即将开采成本压至每桶40美元以下,而油价暴跌已经把这些企业高达近1万亿美元的债务悬空,100美元面值的债券,现在市场交易价格已经折价10%以上,而发行利率也高出美国国债利率6到8个百分点。

面对此情此景,特朗普当然着急。怎么办?真会像外界猜测和议论的那样。打仗?

按说,美国政府支出已经因抗疫变得极其紧张,而且军队也因疫情受到严重冲击。就在这样的时刻,美国在波斯湾的军事部署频繁调动,并表现出对伊朗极限施压的姿态。更严重的态势发生在南美,美国宣布将向委内瑞拉附近海域派遣军舰,以“强化在加勒比海地区的反毒行动”。

美国媒体披露,美军除近期征招100万预备役士兵以外,还启封了仓库中的800余辆M1主战坦克,以及大量装甲车、卡车和火炮。俄罗斯侦察体系也发布报告称,卫星发现近期美军在本土出现异常且频繁的兵力调动,甚至连核弹基地活跃度也大大提高。很显然,这些行为已经超出抗击新冠病毒的需求。俄罗斯明确指出:这是战争准备。作为应对,俄罗斯重启“在2019年已取消的征兵计划”,打算征兵13.5万。

美国为什么要“打”委内瑞拉?美国人说是因为毒品。美国一直试图推翻马杜罗政权,以扶持亲美的委内瑞拉政府,其理由就是马杜罗纵容委内瑞拉对美贩毒。此前美国支持的反对派发动“颜色革命”败北,现在是不是要亲自上阵?架势很像,除本土和海上军事活动外,美国声称向加勒比海派兵的行动已经获得22个伙伴支持。从历史看,拼凑一些支持者是美国军事行动之前的一贯伎俩和必要准备。

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发动战争”是为了转移国内视线的焦点:疫情严重恶化。至少可以淡化国内舆论对美国政府“抗疫失败”的批评。现在已经看到的是:一场重新调整世界能源格局的“石油战争”。

我们都以为中东是全球石油资源的龙头老大,但从石油探明储量这一单项指标看,委内瑞拉以3000多亿桶的规模常年稳居世界第一;沙特阿拉伯第二,2665亿桶;加拿大第三,1697亿桶;伊朗第四,1584亿桶。当然,储量大未必输出量大,从近年情况看,石油输出前10位的国家,第一是沙特,第二是俄罗斯,而伊朗、委内瑞拉分列第7、第8位;前十大石油输出国,基本占满了国际石油贸易量,其他新的产油国很难再抢份额。

但是,美国插进来了,从奥巴马政府开始,以页岩油为代表的油气资源开发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增长极,美国原油不仅自给自足,而且开始出口,这搞得传统石油输出国非常难受。美国页岩油要挤占谁的市场?沙特?那是老盟友。俄罗斯?那是老冤家。它们的市场无法挤占,伊朗、委内瑞拉就变成了美国的两个重要石油利益对手。针对伊朗还可以顺便强化对中东的控制,针对委内瑞拉则可以强化对南美后院的控制。

向委内瑞拉宣战现在是否是个好时机?好像利大于弊。第一,尽管俄罗斯是委内瑞拉的“铁哥们儿”,但疫情刚刚暴发的俄罗斯或许鞭长莫及、自顾不暇;第二,进攻委内瑞拉不仅可以通过石油禁运遏制对手经济,而且可以拉高油价,空出美国需要的石油市场份额;第三,美国可以将战争作为另类抗疫手段,弱化国内舆论压力;第四,讨好美国军事利益集团,为特朗普连任加分;第五,军火工业可以成为疫情中美国经济拉动力。

那弊又是什么?国内人民的反战情绪?有治理贩毒的“正义说辞”压着;与俄罗斯进一步交恶?当然,但好又能好到哪儿去?世界舆论的谴责?美国从来不在乎这个。可见,美国与委内瑞拉的开战或许在所难免,而目前,马杜罗则表现出“誓死一战的坚定信念”。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