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对宏观调控的要求史无前例

这是央行今年以来第三次降准,也是央行逾10年以来首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这种高频度的货币政策调整,是当前疫情冲击下非常必要和及时的应对举措。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评论员  葛丰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7期)

中国人民银行4月3日宣布,决定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并下调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至0.35%。

这是央行今年以来第三次降准,也是央行逾10年以来首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这种高频度的货币政策调整,是当前疫情冲击下非常必要和及时的应对举措。

在渐次发力的逆周期调控保驾护航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正逐渐步入正常轨道。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外围经济的影响仍在持续扩散和深化,全球经济究竟何时才能触底回暖仍很难预计,因此,未来时期中国的宏观调控仍将面临新冠肺炎疫情严峻考验。

现在看来,这次疫情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可以用“史无前例”四个字来形容。在其冲击下,很多国家仅截至目前已推出的救助计划和刺激政策,其力度就已远超预期。例如,以美国为代表的众多西方发达国家,纷纷降息至零利率、负利率,提供无限量的货币流动性,所出台的经济救助计划规模,普遍高达本国GDP的10%~20%。

在此普遍“大水漫灌”背景下,中国迄今仍然坚持以定向施策为主基调的宏观调控,表现出了颇为不同的审慎性与克制力。那么,这种相机决策、小幅快进的预调、微调与精准调控,是否足够应对“史无前例”的疫情冲击呢?

中国的做法应该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因为站在人类社会整体视角来看,这次疫情对世界各国如何进行危机应对,提出了远超经验范围甚至认知极限的全新命题。这个命题的复杂性,一方面体现在其对人类生产、生活的影响极为深远,但在另一方面,不同以往历次“大萧条”或战争损失等先例,这种大规模的疫情影响并非社会运行出现问题所致,一旦疫情过去后,原有经济运行机制仍可以迅速恢复常态。因此,这种两面性使得救助政策的“度”很难事先一次性把握到位,人类需要在这场全新考验中摸索、适应、稳扎稳打。

再从中国自身特殊情况来看,一方面,中国采取精准调控具有多重有利因素,如疫情防控迅速见效、复工复产进展顺利等;此外更重要的是,中国作为新兴加转轨经济体,局部性的政策调整在很多领域仍具有较高边际收益。以此次定向降准为例,不同于发达国家普遍已陷入流动性陷阱,中国的二元金融格局下仍有大量信贷需求(尤其是小微企业信贷需求)处于被抑制状态,因此,通过定向降准等专项政策工具,可以很快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当然,与此同时,中国也必须要警惕过大力度刺激政策的后续影响。仍以流动性释放为例,由于中国的货币传导与信用创造机制仍存在较多待完善的环节,再加之中国的宏观杠杆率业已过高,房地产等资产泡沫亦有待消化,局部性的通胀压力在近期也有所显现。因此,凡此种种决定了中国在疫情考验下,只要经济不滑出底线,总量型的经济政策就应尽量保持连续性与平稳性,同时结构性的经济政策则应尽量做到提前预判、精准施策。尽管这是一个很高的要求,但在巨大倒逼压力下,相信中国的宏观调控水平能够在这场实战中得到全面锤炼,取得长足进步。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