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多面施一公

施一公又有了新“标签”,身家10多亿元的上市公司联合创始人。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吕江涛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6期)

p74

3月24日,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B(09969.HK)(下称“诺诚健华”)热度不减,开盘就延续了前一个交易日的涨势,最高涨幅接近7%,直至午后才有所回落,最终收于9.72港元/股。

这家3月23日才以“云敲锣”的方式登陆港股的公司之所以拥有超高热度,是因为其联合创始人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和国家级人才项目专家崔霁松。

提起施一公,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在科学界极具声望,还常常出席各种社会活动的著名“网红”科学家形象,被称为“风一样的男神”。

而如今,施一公又有了新“标签”,身家10多亿元的上市公司联合创始人。

施一公院士:辞职清华副校长,发起创办西湖大学

“我关注这家公司纯粹是因为看好施一公,明星科学家的号召力就值这个价。”有投资者在网络论坛上表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多位投资者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就是冲着施一公的名头才关注诺诚健华的。

施一公到底有多牛?

“我的时间是以秒计算的。”他曾这样对新华社记者说。

他是“网红”科学家,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原副校长,西湖大学校长。网上关于他的报道和其个人言论更是数不胜数。

11年前,作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生物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施一公拒绝了100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资助,回到中国。回到清华后,施一公组建生命科学研究团队,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在实验室。

施一公之所以被称作“风一样的男神”,是因为他走路快,总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他平均每天的睡眠不足6小时。为保证充沛的精力,他长期坚持跑步。大学时,他就是学校的竞走队员。在北京时,只要PM2.5在200以下,他就去校园里跑步,最少也要跑5公里。这不仅因为他是个急性子,更是为了省时间。在清华大学教书期间,他每年都要给清华的本科生上满100节课时,同时还身兼数个行政职务。

2015年,施一公率领团队解析了超高分辨率的剪接体三维结构,被业界称为近30年来中国在基础生命科学领域对世界科学做出的最大贡献。

2017年,施一公摘取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获得100万美元奖金,表彰他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的重大贡献。

2018年,施一公辞去清华大学副校长职务,与陈十一、潘建伟、饶毅、钱颖一等发起创办西湖大学并任首任校长。

资料显示,施一公发表的论文已逾200篇,被引用45733次。仅2019年,施一公就分别在《自然》《科学》《细胞》上各发表了一篇论文。

夫妻身家15亿港元

对于施一公的创业,也有人有不同的意见,争议的焦点主要是施一公曾经是非常反对科学家创业的。此前,在青年科技论坛(CCFYOCSEF)的子论坛上,就“是否应该鼓励科学家创业”话题,施一公认为,科学家在科研领域能发挥更大价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鼓励科学家创业。”

而后施一公去创业有点自己“打脸”的意思,自然引来争议。

但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期间,对施一公表示理解的网友越来越多。“科学家大牛就应该有钱”的观点普遍受到人们的认可。

在此背景下,施一公联合创办的这家医药企业近期赴港上市就受到了媒体和投资者的格外关注。

诺诚健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13年12月份施一公和严知愚合作创立的InnoCare北京诺诚。2017年4月份,瑞年投资以5480万元收购InnoCare北京诺诚的全部股权,成为InnoCare北京诺诚的唯一股东。诺诚健华在2016年3月6日将瑞年投资变成其全资子公司,因此诺诚健华间接持有InnoCare北京诺诚的全部股权。

成立至今,诺诚健华累计融资超2亿美元,众多生物医药领域知名VC/PE陪跑,IPO前估值已达62亿元。

诺诚健华的招股书显示,施一公的夫人赵仁滨持股12.43%,是该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尽管施一公本人并不直接持有公司股份,但由于他和赵仁滨的配偶关系,根据相关规则,施一公被视为于该等相同数量的股份中拥有权益。

以3月24日诺诚健华收盘价9.72港元/股计算,该公司总市值约为121.66亿港元,施一公夫妇的持股市值约为15.1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3.79亿元。

公司亏损仍获投资机构看好

施一公等明星科学家的加持也让这家成立不到5年的创新医药企业吸引了正心谷创新资本、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维梧资本、上海建信资本等一众VC/PE机构的投资,即使是诺诚健华仍处于亏损状态。

招股书显示,诺诚健华2017年度、2018年度的经营亏损分别为人民币3.4亿元、5.54亿元,2019年截至9月底亏损6.53亿元。2017和2018年度的研发开支则分别为6290万元和1.49亿元。

而公司亏损上市仍获得投资者的追捧,应该是看好诺诚健华的研发能力。

资料显示,诺诚健华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研发治疗癌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药物,特别是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肝癌、胃癌、胆管癌等疾病治疗药物。

在成立不到5年时间里,诺诚健华已有9款潜力候选药物,产品管线中主要有5款在研产品,分别针对5个不同靶点开发。其中3款产品已经进入临床阶段,另外两款还在临床前阶段。

其中主力产品奥布替尼(ICP-022)是一款新型BTK抑制剂,用于治疗多种B细胞恶性肿瘤及自身免疫性疾病,已于2019年底向中国药监局提交新药上市申请。

在全球BTK抑制剂市场中,奥布替尼临床试验进度上仅落后于强生、阿斯利康、百济神州,全球排名第四。全球第一款BTK抑制剂伊布替尼早在2013年就在美国上市,一年内便成为销售额增长最快的抗肿瘤药物之一。2019年,强生在伊布替尼上已经实现80.85亿美元的销售额,较2018年再增长30.3%。

如果奥布替尼在中国获批上市,不仅能为中国众多自身免疫疾病患者带来更多的药物选择,还有实力与伊布替尼竞争全球近百亿美元的市场份额。此外,公司特色产品还有ICP-192(泛-FGFR抑制剂),适应症为胆管癌和尿道上皮癌;ICP-105(FGFR4抑制剂),适应症为原发性肝癌。目前全球范围内仅有一款FGFR抑制剂刚刚上市,因此FGFR抑制剂和FGFR4抑制剂的市场潜力也很大。


2020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