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直击“新国展”集散点

入境人员抵京后是如何分流的

这个“中转站”是如何运营的?如何防范入境人员可能带来的疫情风险?3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探访了新国展。

 防疫、生产两手抓系列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燕  贾璇  肖翊|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6期)

p45 北京市内16 区集散点,登记完的入境人员正在等待车辆。

北京市内16区集散点,登记完的入境人员正在等待车辆。

p46-2 新国展W4 馆门口,入境旅客进行体温筛查后,根据不同的目的地进行分流。

新国展W4馆门口,入境旅客进行体温筛查后,根据不同的目的地进行分流。

p46-3 工作人员正在指引入境人员去往相应的集散点

工作人员正在指引入境人员去往相应的集散点

p46-4 入境人员登记处根据北京市内和京外其他各省区市进行区分

入境人员登记处根据北京市内和京外其他各省区市进行区分

境外疫情输入是当前首都疫情防控面临的突出风险。

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以下简称“新国展”)作为首都机场全部国际及港澳台地区入境旅客的转运集散地,主要用于经机场检疫后未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的低风险人群临时集散。

这个“中转站”是如何运营的?如何防范入境人员可能带来的疫情风险?3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探访了新国展。

p46-1新国展5 号门,一辆从机场驶来的大巴刚刚停靠。

新国展5号门,一辆从机场驶来的大巴刚刚停靠。

24小时营业,旅客转运8公里需测温3次

新国展距首都国际机场8公里,这里负责经机场检疫后未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的低风险人群临时集散。旅客在这里由相关省(区、市)和北京市各区的工作团队接转走。

具体来说,入境人员下了飞机后,走T3航站楼D区专用的廊桥和通道,出海关前进行健康申报及第一次体温筛查,如果没有发热、咳嗽等症状,即可乘坐统一的转运车,前往新国展集散点。转运过程中,上车前进行第二次体温筛查,进入集散点进行第三次体温筛查。

那么,若经海关检疫有发热等症状,怎么办?

据北京海关副关长高瑞峰介绍,北京海关已加强入境人员卫生检疫,特别是来自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的交通工具,严格实施100%登临检疫。若经海关检疫有发热症状的,将由专业部门、专用车辆转送至指定医疗点继续检测治疗。

经过上述3次体温筛查,没有体征症状的旅客,才会进入新国展集散点。

“这个集散点不是医学隔离点,也不是方舱医院。入境人员在机场已经进行了健康申报,以及体温筛查,凡是进入集散点的入境人员都是经过严格筛查后没有症状的。”北京市顺义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禹学垠介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新国展看到,乘坐机场大巴来到新国展的入境人员在进行过提问筛查后,分别前往北京市内16区的集散点和京外其他各省区市登记处。完成基本信息登记后,工作人员将安排专门的车辆将入境人员送走。

从现场观察看,入境人员从下车进去馆内,到最后乘车离开,整个过程在半个小时左右,基本上是来一批走一批,流转有序,并没有入境人员滞留的情况出现。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新国展目前是24小时全天运营。

p47-1偌大的主体场馆内,分布着京外其他省区市的集散点。

偌大的主体场馆内,分布着京外其他省区市的集散点。

p47-2 入境人员正在根据要求登记相关信息。

入境人员正在根据要求登记相关信息。

p47-3 在离开集散点前往各省区市前,工作人员还会进行一次体温筛查。

在离开集散点前往各省区市前,工作人员还会进行一次体温筛查。

p47-4 每一批入境人员离开后,工作人员都要对所有的物表进行消毒。

每一批入境人员离开后,工作人员都要对所有的物表进行消毒。

各省区市集中“出摊”,哪里人哪里接走

在新国展,北京市按照16个区分别设立临时集散点;其他省区市分别设立各省区市临时集散点。各集散点要保持相对距离5米以上,工作人员通道与入境人员通道分开,由专人引导旅客有序进入集散点,避免人群密集。旅客滞留区域的物表,如工作台、座椅、电梯按钮、扶手、门把手等,以及地面,每批旅客离开后均消毒一次。

据河南省集散点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这个团队叫作“驻京入境来(返)豫人员健康管理专班”,队友来自河南省外办、驻京办、卫生健康委、公安厅党员骨干,各司其职。

据河南专班介绍,对境外入豫人员能够立即转运到河南的,立即进行转运,并对接好各地市做好接站安置;不能立即转运的,到在京临时隔离点进行临时集中隔离,等待转运。

根据要求,目的地为北京市内的入境人员在登机后将被统一送往指定的隔离点进行医学隔离观察。少数满足在家隔离条件的,工作人员会安排专门的车辆送到小区门口,和社区人员进行交接。目的地为京外各省区市的将由各省区市驻京办的人员统一安排转回各地进行隔离。距离北京较近的省区市,在馆外有专门等候的车辆直接送回各省区市。距离较远的省区市则会根据入境人员的需求将其送到高铁站或机场。

江苏省集散点的工作人员戴超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入境人员到达机场和高铁站后,会由驻扎在那里的工作人员送上飞机和高铁,在高铁和飞机上会有专门提供给入境人员的隔离区域。飞机或高铁抵达后,当地的工作人员会立马接应,将入境人员送往隔离点。

p48 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内,工作人员的面罩上凝结了一层水汽。

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内,工作人员的面罩上凝结了一层水汽。

p49-1 入境人员中不乏“全副武装”者,有穿着防护服的留学生说,自己已经20 多个小时没去过厕所了。

p49-2

入境人员中不乏“全副武装”者,有穿着防护服的留学生说,自己已经20多个小时没去过厕所了。

p49-3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全副武装在现场采访。

p49-4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全副武装在现场采访。

入境人员中留学生居多数,为回国辗转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

记者注意到,新国展馆内的工作人员都必须穿着全套防护服,戴着口罩、面罩还有手套。离开新国展时,必须去专门的区域进行全身消毒。由于防护服一旦脱下就不能二次使用,为了不去厕所,在集散点工作的这些日子里,工作人员大部分时候都不吃不喝。

“这里有专门给工作人员提供的快餐,但是你穿着这个衣服,吃饭太麻烦了。”河北省集散点的工作人员王存卿告诉记者,这几天里他把发的餐食都让给了等待车辆的入境人员。“好多都是学生,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也没吃东西。挺辛苦的。看到他们能平安回家,我们心里也高兴。”

从现场情况看,抵达集散点的入境人员中留学生占大多数,不少留学生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因为学校停课或转上网课,所以选择先回国待一段时间。受疫情影响,大部分地区的直达航班都取消了,很多入境人员都中转了不止一个地方才回到北京。其中有一名从荷兰回来的留学生,先飞到迪拜,又飞到柬埔寨,最后才飞回了北京,耗时差不多要30个小时。从集散点出发后,还要5个小时才能回到所在的城市。

有留学生告诉记者,自己申请了一个学期的“暂时休学”,辗转了美国好几个州才终于飞回北京,全程机票就花了十几万。“虽然回去还要隔离14天,但总算是回来了。”

在集散点还有一些正在等待安排的外籍人士。Richard是瑞士人,已经在中国工作4年多了。春节假期他回到瑞士探亲,没有想到正好赶上疫情。直到前两天才好不容易买了一张经由莫斯科中转回到北京的飞机票。

“瑞士的情况太差了,我太太太震惊了!”Richard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瑞士一直给人很富有、高度发达国家的印象,但是疫情暴发以来,瑞士政府的表现难以令人满意,直到3月18日才宣布关闭所有的公众场所。瑞士人自己也不是很在乎,满大街溜达不戴口罩。“能回到中国我太开心了。”


2020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